005 惹怒祁祥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30 20:28:10 字数:4754 阅读进度:272/393

我在他背后偷偷拉他衣角,想劝他不要和老师对着干,祁祥就握着我的手,“闭嘴,没让你说话。”

警示的目的达到了,宋老师也就不为难我们了,反倒是提了兴趣问了祁祥一句,“你小子跟人家女孩子处对象呢?”

祁祥没回答,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宋老师不是坏人,进了体校就等于提前入了社会,那些为人处世的学问他比同龄人学的精,可惜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根本不懂他的好心。

尤其是祁祥这样的男孩子,天生喜欢和老师作对。

从器材室出来,祁祥扳着我的肩膀让我看着他,然后他突然伸手蹭了蹭我脸上的眼泪,“真害怕了?哭的跟个猫一样。”

我于是没忍住笑,“我故意的。”

祁祥愣了愣。

我继续说:“其实宋老师人很好的,我们体育课测验的时候,如果不能达标给他唱首歌儿就算过了。所以我一哭,他肯定就不怪我们了。”

宋老师年轻啊,虽然长的算一般,但是平时很幽默在我们女生群里算是吃得开。

然后祁祥就有点儿不高兴了,“他好个鬼!”

我抿着嘴偷乐,我猜祁祥这么生气,肯定是我来之前宋老师还整他了。我开始好奇,祁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为什么我总是读不懂他。

我忽然问祁祥,“你为什么要转学啊,这里离l市那么远,你不想你爸妈吗?”

就是这一句话触到了祁祥的底线,他用力甩开我的手板着脸走开。

那天我在祁祥的背后看了好久,看他年轻的不够宽厚的肩膀无论在何时都是笔直的,我不懂它究竟承载了什么,又是什么带走了祁祥这个年纪该有的稚嫩。

他那么冷,哪怕我以为自己已经很接近他了,还是无法真正体会他的世界。

我把头压的更低一些,也掩饰住自己的落寞,却因为这样不小心撞在对面走过来的人身上。

器材室这边比较偏僻,除非是体育课,平时没人过来的,所以我看到丁梦洋和她们四班几个女生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很意外。

其实也没什么意外的,从她们把我围上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事儿就是那么个事儿,丁梦洋早晚会找上我。

今儿她来是觉得我和司辰走太近了。

我不想理她,四班那群女生就围上来把我堵在墙角。

有时候我真想告诉司辰,他那么宝贝的女朋友从前可是个很玩儿的开的女生,上初中时丁梦洋就跟人学抽烟了,现在反而装起了乖乖女。

然后有个女生特拽地说:“你离人家丁梦洋男朋友远点儿。”

说完还用手指头特用力的在我锁骨那儿戳。

另一个就过来揪我头发,“以后不许你和祁祥司辰一起走,要不然见一次打你一次!”

我知道我一个人对付不了她们一群,硬来的话吃亏的肯定是我,而且我不太会那些骂人的难听的话,与其被她们取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这是祁祥教我的,无视,她们会觉得自己被看不起,有时候比骂回去更有用。

被她们推来推去的时候,我只是狠狠的瞪着她们。

丁梦洋可能觉得没意思了,就让她们停手,但她走之前还是对我说:“记住了,以后有你好看的。对了,我听说你连江皓都勾上了?小心点儿,不然怎么被玩儿死的都不知道。”

揪我头发那女生也松开了手,对着我骂了一声之后就走了。

我攥着手指肿着半边脸颊回到了教室,有人看我的时候我就低下头用头发挡着脸上的伤。

我把对丁梦洋的恨意牵连到司辰身上,从那次在自习室遇到我就对他没好感,我想他对我也一样,所以他半开玩笑的问我怎么了的时候我没理他。

也包括祁祥,我不想被他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

祁祥还是看到了,我感觉到他是想问我的,但话到嘴边未必就能简简单单的出口。

我也明白,他希望我主动跟他说,然后他顺理成章替我出头。

可我已经放弃了,我不需要他为我出头。我不知道他要扛着多少事儿,但至少,我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丁梦洋再怎么样也只是小打小闹。

只是这样沉默的维护有时不一定能被理解,我们认识只有三个月却一起经历过一些事儿,哪怕祁祥那种寡淡的性格也一定把我看的和别人不一样了。

所以我被人欺负了不告诉他,可能是因为不信任,也可能是因为还在和他赌气。

任何一种可能都足够他气的,索性我咬紧牙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丁梦洋这一闹给我提了醒,我不该喜欢别人的男朋友,哪怕祁祥对我没什么,我这种单恋的行为也挺没意思的,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到自己该回的位置去。

我喜欢别人的男朋友,我喜欢有女朋友的男孩子,我是不是贱?

下晚自习后我就没和他们一起做作业,祁祥也没理我,反正时间还早,校外面那么多人就算我自己回家也没什么不安全。

第二天丁梦洋就又找我麻烦了。

我们两个班一起上体育课,男女生又是分开的,临近期末有测验,男生绕操场跑圈儿考1500米,女生这一边就一个一个考单杠。

前面说过,宋老师是个挺随和的老师,对我们也不严格,他说就随便考考。

但是我们怕啊,这个动作要求绕着单杠翻一周,看起来有点儿吓人。

宋老师就说万一掉下来他会在下面接着,不会摔到的。这样我们才安心,前面测验的几个女生确实都挺顺利,然后就到我了。

点完名他抬眼看了看我,看的我挺虚的。

我本来就虚,上了单杠的时候不知道哪儿掉下来一直虫子刚好落在我手背上,我大叫一声吓的松开手。

宋老师真的做到他说的了,他从背后托住我,只是他手是卡在我腰上的,我身体往下沉了沉,他手就有点儿滑上去,其实哪儿也没碰着。

不巧的是这些被祁祥看到了,我刚刚叫的时候他刚好从我们前面跑过去,我一叫他就回头,看到宋老师抱着我,祁祥就喊了一声别跑了,之后就跑过来把我拉到一边,然后一拳砸在老师脸上。

上次的事儿给祁祥明白一道理,就是寡不敌众,所以这两天在学校里他和司辰拉拢了我们年级一些男生,尤其是我们班和四班的。

祁祥本来家里就有钱,又加上他平时儿那种目空一切的劲儿很容易就收服了这些人,他说不跑了,那一群男生就一块儿起哄一样的过来跟着祁祥一起打老师。

反正出事儿了有祁祥罩着,那群男生不怕。

一对一的话这里恐怕没人是宋老师对手,可群殴意思就不一样了,宋老师挺惨。我去拉祁祥,被他一把甩开摔在单杠下面的垫在上了。

然后不知道谁去找老师了,教男生的体育老师过来了,一声吼就把那群男生吓的退到一边,只有祁祥不肯罢休。

后来他被拉开了,我们所有人都被叫到教导主任那儿,教导主任当着大家面问祁祥为什么打人。

他表情挺冷的,坦诚回答:“看他不顺眼。”

刚和他一起打老师的男生之一可能察觉情况不对,照祁祥这说法他们很难脱身,所以那男生叛变了,指控是宋老师摸我,然后祁祥才带着他们过来的。

除了祁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

我心里挺紧张也挺别扭的,事情摆在眼前,我觉得我不该背叛祁祥,但他们给宋老师定这罪太严重了,而且这还是一误会。

我要说实话。

教导主任问我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就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都给说了,因为我从单杠上摔下来,所以宋老师为了救我才抱着我。

至于其他人,有的说没看到,有的说宋老师不是那种人的,也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老师,好像是陈湘在和小宋老师谈恋爱,小宋老师才抱她的。”

这个人,就是丁梦洋班上的。我瞥见她得意的表情,也明白刚刚那虫子是怎么来的了。

然后那群男生就帮腔,说看到过我偷偷去运动馆的器械室。

还有人说我晚上放学之后不回家去了宋老师宿舍。

他们左一句右一句的,我这个当事人被围在中间,突然就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我抬头向宋老师求助,可他根本不说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愣是把自己身上的事儿当戏看。

教导主任就陈湘同学陈湘同学的喊我,让我马上解释清楚。

我又求助的望着林萱,她开了开口,刚想替我说话就被打断了。

祁祥阴沉着一张脸走到我面前,“都他妈给我闭嘴!要处分就处分我,谁再敢找她麻烦我就跟谁没完,男的女的都一样!”

我被祁祥这句话噎住了,突然就有种鼻酸的感觉,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被这么霸道的维护着。

然后他就拉着我的手腕就往外跑。

一直到操场中间,祁祥用力甩开我的手,冷眼问:“你是不是贱?”

同一句话,理解方式不同就完全变味儿了。

其实我明白祁祥那么说是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他觉得我能在他身边玩儿这么长时间,这两天怎么就认怂让人欺负。

祁祥没坏意,只是他觉得自己说过了要道歉的时候我根本没给他那个机会。

他又来拉我手的时候我躲开了。

我假装非常见过世面的反驳他:“轮不到你管我!”

天暗下来,祁祥的脸藏在幽暗中,我看不清。过了一会儿,他冷笑一声从我眼前走开。

他这样的人是不会跟我争论的,所以我不让他管,他就不会再花费一分钟在我身上。

有时候我也不懂祁祥是怎么看待我的,从那一天在他家的时候我就不懂了,也许他是真的觉得我贱,不然不可能那么一件事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一样。

可他又在那样的情况下替我出头,也会在全然陌生的时候亲近的叫我湘湘。

可能正是因为他给过我太多不切实际的期待,所以在我明白自己和其他人也没什么分别的时候,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落差。

后来祁祥被罚去操场跑圈儿,我站在教室窗子旁偷偷看下去,看的心烦意乱。

然后我看到旁边司辰空荡荡的座位,才知道他这一天都没来过学校。祁祥倒是有两次没来上课,但我印象里司辰缺课是第一次。

难怪刚刚祁祥打人的时候没人拦着。

这一天直到放学祁祥和我都没再说过话。

也许祁祥对我是恨铁不成钢,而我分明是有点儿恃宠而骄了,前一段日子他对我太算可以了,我也学会摆脸色给他看了。

当然,我觉得他越气越好,我们就真的划清界限了。

因为打架的事儿祁祥被请家长了,高一的学生请个家长也没什么可新鲜的,不过我记得赵小川说的那些话,而且祁祥的妈妈第二天中午就来我们学校了。

刚好我去交作业,不小心听到了。

我们学校的办公室是那种套间的,外面一间有几个办公桌,里面一间还有几个,我就在里面,然后班主任和年级主任以为没有人了,就和祁祥还有祁祥的妈妈进来了。

我准备出去的时候看到那画面,挺尴尬的,就想要不要等一下再出去,于是我躲在门后面了。

其实和一般学生被请家长还是不一样的,老师们对着祁祥妈妈的时候和气多了,我不是故意的,但还是听到一些,好像是祁祥妈妈拜托学校无论有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通知她。

然后祁祥的妈妈请老师们先出去一下,她有话要和祁祥单独说。

他们对话的声音很小,我也没有听的打算,除了祁祥最后一句大声说我想回家之外,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虽然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但我想他应该是很难过。实际上,祁祥也不过一个不到十七岁的男孩子,法律上称我们为未成年。

我开始为一天之前对他的态度内疚。

因为走神,我不小心碰了门一下,敞开一点空隙。我看到祁祥的妈妈,她很年轻很漂亮很端庄,似乎也很温柔,她也看到我了,但是没有当着祁祥的面说破,只是微笑着冲我点了一下头,祁祥应该没发现。

只是我没想过,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见到祁祥的妈妈。

后来他们从办公室离开,我又等了一会儿才敢出去。

然而办公室之外,距离我三两米的地方,倚着墙吸烟的人正是祁祥。

见我走出去,他勾了勾嘴角,吹散眼前的烟雾缭绕露出一张完全失去温度的脸。

他一步一步走过来,我捏着手往后退,却还是被他拎着肩膀拽到了楼梯间。祁祥松手那一刻我背砸在楼梯扶手上。

假如,他力气再大一点的话,恐怕我会直接摔下去。

“你都听到了?”

这才是祁祥第一次用冷漠的,甚至刻薄的眼神看着我,我甚至感觉他的一双眼睛就锁在我身上,带着尖锐的杀气。

我压低头,我想说没有,然后小心翼翼的从威胁的楼梯边上移动到另一面墙上。但是他突然伸出手捏着我的下巴,抬起另外那只一直捏着烟头的手。

上面还残留着一点火星。

我一点都不怀疑这支烟头不是对准我的脸的,我闭上眼大喊我不是故意的。然后这个烟头从我旁边经过,被祁祥用力按在墙壁上。

(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