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江皓:和心理医生那次(Qiiiiiii皇冠加更)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3:59 字数:6007 阅读进度:211/393

在医院那几天,我尽量做到对陈湘千依百顺,可是她始终都是那个样子,虽然不说什么怪我的话,但是失去笑容的脸就是她对我最大的惩罚,像一把利剑扎在我心上。

那时候,陈湘第一次问我:“我们是为什么要离婚的?”

我没说话,我只知道我的人生里肯定不会出现离婚这两个字。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陈湘虽然始终没有提过离婚,但是她整天都是郁郁寡欢的。我妈来看过陈湘,我不知道她们说过什么,但可以确定的事,陈湘对我的态度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我明白,她怕我自责。

可是她不明白,明明是我欠了她,她却还要逼自己去包容一切反而让我更觉得自己不是人。

陈湘的痛苦是失去孩子,她可以怪我可以怪陈汐可以怪许芊芊。

我的痛苦,却只能怪我自己。

陈湘变得越来越温和,不闹也不哭,但是她不会笑了,偶尔笑一次也是望着窗外傻傻的发呆。

只要我一出现,她就会变得小心翼翼,谨慎的观察着我每一个举止动作。她不懂,她越是在这个时候迁就我,只能让我更心疼,也更愧疚。

好多次我想坦白和陈湘聊聊,但我不懂怎么开口,从小我失去了很多,后来得到的那些,几乎就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即使是陈湘,我得到她也并没有付出过什么努力。我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我在主动,我给什么,她就被动的去承受什么。

于是我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怕我说出来的,即使她不愿意接受,但也会为了我勉强自己接受。

工作上出问题了,批错了一个项目,亏了不少钱,没少挨我爸的骂。

见到陈湘,她却和我说工作这么忙的话,就不要专门抽时间来看她了。这么快,她就嫌我烦了吗?

她已经不想看到我了吗?我抓着陈湘的手问她是不是想和我分开了。

陈湘说她没有。

生病了,我为了早点好能照顾她,所以才多吃了两倍的药。陈湘看到之后不开心,她觉得我太糟蹋自己了。

可难道,我不是为了她吗?

后来她把这些事和我妈说了,我觉得她在背后告状,我控制不了自己又和她吵。

这次吵完之后,她开始背对着我睡觉了。就连陈湘怀孕的那些日子,我都是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睡的,可她现在不让我抱了。

刚出了小月子身体修养好,陈湘又说想回家一趟。

我不许她回去。

陈湘说要走的时候,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她要和我离婚,可是她不承认。最后我只能妥协,但是我必须陪她回去。

我想,还好我回去了,不然陈湘肯定又要跑一次,让我再也找不到她。

在陈湘家的时候,我们做过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陈湘根本没有什么反应,她只是说疼,让我快点结束。

我其实不是那么控制不了自己,我想和她做,只是为了证明陈湘还在爱着我,但得到的这个结果反而更让我不安心。

这一次也只是草草结束。

为了陪着陈湘,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去公司,可她好像不太需要我,所以这次从她家又回到北京之后,我就开始恢复之前的生活,为了照顾陈湘,我专门请了两个保姆,一个陪着她,另一个洗衣服做饭。

我还经常抽时间陪她去看心理医生,我总觉得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可是医生说,陈湘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她可能会有抑郁症。如果控制不好的话,她的情绪会越来越崩溃。

最严重的,可能会自杀。

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撕开了。

怎么可能?我不敢想象那种情况的发生。

为了照顾好陈湘,我想心理医生咨询了很多事情,每一次陪着她来看病的时候她还总是说自己没病。

心理医生告诉我:“每一个病人都不会觉得自己有病。”

是啊,不过没关系,我不是嫌弃陈湘,我只是心疼她。

除了陈湘需要定期见医生之外,我也要,我告诉陈湘我和她一样有些心理问题,但实际上,每一次我只是和医生研究怎么帮助陈湘。

心理医生还建议我每天不要和陈湘相处的时间过长,这样会给她带来心理压力,尽量避开她,如果我不放心的话,可以在家里安装摄像头。

我没有那么做,我知道一旦被陈湘发现的话,她肯定会崩溃。但是我知道婴儿房有一个摄像头是很久之前我们就装好的,陈湘白天有时候会进去坐坐,我就在公司通过摄像头看她。

我不是监视,我只是想她了。医生说不让我和陈湘相处太多,所以我即使想她,也只能这么看看。

除此之外,我也每天都会和两个保姆了解陈湘的情况,她们都说陈湘很好,怎么看也不像个病人。

真的吗?我开始怀疑。

但我回家之后,就看见她把我们俩的结婚照扔在储物间。我忍不住和她闹了,为什么要扔结婚照?

陈湘坚持说她不是扔,只是暂时不想挂。

那和扔有区别吗?

如果结婚照都可以随便扔的话,那我在她心里是不是也是可有可无的。我越来越觉得,陈湘对我的爱已经随着那个孩子一起失去了,早晚有一天,她一定会离开我的。

陈湘不想跟我吵架,所以她躲进了婴儿房。

我本来想追过去,却怕我会忍不住再和她吵。后来我想起那个摄像头,我因为担心陈湘,就用手机看了一会儿监控。

果然,她躲在里面哭了。

我进去哄她,我们的关系又有所缓和,这天之后,我越来越不敢和陈湘待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可是每当保姆告诉我,只要我不在家,陈湘的心情就很好的时候,我的心反而会更痛。

这是不是代表她最大的痛苦是我?

我还是觉得陈湘肯定想和我离婚的。

打开监控录像,我竟然发现陈湘踩着梯子在挂窗帘,这太危险,我打了个电话给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陈湘直接告诉她在做什么,我让她不要站太高,她也听了。

可这一次,却被陈湘发现了我在用摄像头监视她的事情。

回家之后,她和我摊牌说这件事,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不止指责她不应该站的那么高,还说她有病。

说完这两个字,我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我一个人回了房间,又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外面又水声,我推开门出去,竟然看见陈湘在自己洗内//裤。

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她洗,就算她不习惯让保姆碰,也可以找我。

但是我伸手去碰水盆里的水的时候,陈湘竟然问我恶不恶心。

我才看见内//裤上的血迹,明白她为什么不让我碰。

可是这水是凉的,她才流产一个多月,怎么能碰凉水?

还是陈湘先和我服软的,但是她坚决自己拿温水洗完就挂起来晾了,自始至终没让我碰过一下。

我想告诉陈湘,我不觉得脏,因为那是她的,她是为我怀过孩子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觉得她脏?

连她不能接受的事她都为我做了,我又有什么资格觉得她脏?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我相信心理医生说的话,陈湘的真的有心理问题,她做菜的时候会放错糖,和我一起出门也穿很少的衣服。

以前我可能不在乎,但现在,我有点接受不了她作为的妻子去穿那么少的衣服走在大街上。

这些不满我仍然只能选择忍耐。

一直到有一天,我应酬喝醉酒回来看到陈湘,我抱住了她我告诉她我想要。

上一次她虽然不愿意还是配合了我,这一次,我没想到她直接拒绝了,还找了一个被我一下子就拆穿的借口。

我摸着她干爽的内///裤问,“你骗我?”

我不顾陈湘的拒绝坚持把自己送进了她的身体,她哆嗦了一下,手紧紧的抓住我。

可能我真的太急了,她一直都是那么紧张的状态,我很后悔这样去伤害她,又抱着她说对不起。

我停下了动作,问她:“老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陈湘否定了。

但我就是很难去相信她,因为她骗过我,她背叛过我,她在我最爱她的时候离开,她在我决心想要娶她和她过一辈子的时候用一个谎言终结了我的爱情。

我不信她,冷笑着抽离她的身体,一分钟都不愿多在这里停留。

我开始越来越晚的回家,有时候去喝酒,有时候在公司玩儿游戏,给不认识的人送装备送时装,看着他们巴结我的样子觉得很好笑。

有时候我也去心理医生的诊所和她聊天,问她我到底该怎么做。

我把陈湘这些日子的举动告诉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给我分析,分析的结果无非就是陈湘不爱我了。呵呵,她果然不爱我了,不爱,就会离婚,离婚,她就会再跑一次。

对心理医生的话我一直是深信不疑的。

我想任何一人都不会怀疑医生,毕竟我出大价钱给她希望她帮我调整好陈湘的情绪,那我不觉得她有什么理由骗我。

更何况她曾经信誓旦旦的和我保证,她只比陈湘大几岁,也是女人,女人本来就更懂女人的心思,她还是专业的。

我听着这些话点点头,根本没发现,自从我带陈湘来看过这个医生之后,我们俩的关系越来越差。

家里的保姆给我打电话说陈湘一大早就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又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当我了解到陈湘是去见蓝光的时候,我几乎立刻出门去抓她回来。

我甚至想到了陈湘是不是要和蓝光走了?是不是蓝光没了许芊芊的束缚之后又要缠着陈湘不放了?

这个时候,陈湘回来了。

她很开心,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

这种笑我好久没见过了,她不止笑了,今天还特地的打扮过。

陈湘真漂亮了。老实说,我一开始喜欢她,想要她,才不是因为什么她坚强独立,我最开始看上的,就是她的脸,她的身//体。

怀孕后陈湘就一直注意着不用化妆品,流产了她更加没什么心情打扮自己,只有今天,她是最美的。

我把心里的疑惑都收起来,抬着眼皮仔仔细细的看她,说:“你今天真好看。”

然后陈湘去厨房做饭,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竟然是蓝光发来的短信。

我受不了陈湘和蓝光的接触,想都没想就删掉了,陈湘匆匆忙忙的跑出来问我是不是手机想了。

呵呵,她脸上那种表情不是心虚还是什么?

所以说,陈湘今天打扮自己都是为了蓝光。她可以去取悦另外一个男人,却要背叛我,要和我离婚。

我越想越气,我怕自己留下来会忍不住和她吵架,只能在她出来之前一个人走掉。

本来我想找人出去喝酒的,但想到陈湘,我还是开车去了心理医生的诊所,她已经下班准备回家了,问我介不介意送她。

我说没关系。

我第一次去了心理医生的家,单身女人自己的房间,装饰的倒是和她的办公室一点都不一样,她说她可以陪我聊聊。

本来我是拒绝这样的独处的,但想到我是为了陈湘,又觉得这样不算过分,更何况我不可能做背叛陈湘的事。

心理医生,用不是别人,就算陈湘知道,肯定会理解。

接下来我和心理医生聊了很久,很多。几乎都是她问我答的方式,从我和陈湘认识之前,到我们结婚,到现在这种让我痛苦的状态。

她建议我:“你应该好好和你太太谈谈。”

我皱皱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为什么?”

我深深了吸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敏感和恐慌,“我没有自信,我觉得她并不需要我了,我怕她离开。可我更怕,当他知道我这种想要一辈子都困住她不放的想法之后,她会更抗拒我的感情。”

心理医生点点头,她似乎也赞成了我的想法,她说:“你这样的顾虑是对,不过有心理问题的主要还是你的太太,其实你心情再放松一些就可以了,不然这样吧,你可以把我当做她,有什么想要对她说的话,可以先说一遍。”

她走到酒柜旁边准备倒酒给我,犹豫了一下,又说,“怕你误会,还是喝水吧。”

“不用,给我红酒。”

一杯,也算不上什么,心理医生点点头,开了瓶红酒,我们俩碰杯,各自只喝了一点点。

她接着说:“把你想说的告诉我,第一,我可以替你把把关,看看是不是真的严重到会刺激她。第二,就算这些话不适合对她说,至少你和我倾诉之后也会放松心情。”

我说好。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怎么说,她就引导我闭上眼,想象陈湘的样子,然后拉着我的手,告诉我,那就是陈湘的手。

于是第一次,我把想要对陈湘说的话,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

从我的童年,到我认识的另外那个陈湘。从我上学时和人打架差点没命,到我为什么要把常铖当成我最好的兄弟。从我遇见她,到我爱上她。从我不择手段的得到她,到我胆战心惊的开始害怕失去她。从我不想结婚,到我不想离婚。从我没有勇气去保住那个孩子,到失去孩子后我的痛苦和自责。

从我不会爱,到我不敢爱。

从我爱了,到我不想爱。

原来这些日子以来,纠结着我的始终是那个心结,还是因为陈湘的离开,因为那一年,让我再也不敢相信她。

我没有给过她信任,她又怎么可能完全的依赖我呢?

当我们的感情还没有坚固到可以进入婚姻阶段的时候,我们因为一个意外到来的小生命提前了后来的事情。

这一段从一开始我就不自信甚至有些抗拒的婚姻,我怎么可能相信自己能好好的抓住它,抓牢它?

当我把这些话都说清楚的时候,我终于明白,错的是我,不是陈湘。

有病的也是我,不是陈湘。

是我一直在逼她,是我辜负了她对我的信任和依赖,我真不是人。

“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陈湘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她站起来抱住了我,轻轻的贴上了我的脖子,她今天的动作不再像从前那么小心翼翼。

我问她:“你真的不生气,不怪我了吗?”

她什么都没说,只想继续亲我,继续撩拨着我身上最敏感的神经,主动的我几乎不敢相信。但在我怀疑之前我们已经拥抱着一起摔在了床上。

她急切的扯开我的衣服,我也渐渐控制不住自己占据了主导,我把她压在床上,接过来她递给我的方形小袋子,打开,套上,进入。

那一刻,我才觉得这种感觉这么陌生,甚至有一点恶心。

我突然碰到了床头的灯。

当我打开了灯,看到躺在床上女人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已经铸成大错。

我竟然,再一次背叛了陈湘,尽管我早就做过很多对不起她的事,但从我决定好好爱她的那天起,我就和自己发誓过。

我不想失去,不想分手,不想离婚。

所以我不止要要求陈湘对我的忠诚,我对她也有一样的责任和义务。而现在,是我先破坏了这一切。

我推开准备抱我的心理医生。

这一刻才明白,她接近我的目的,原来有病的真是我,我想到为了帮陈湘,一次一次交给心理医生当做谢礼的支票。

贪钱就算了?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她以为破坏了我和陈湘,她就可能上位吗?

我妈说的话是对的,我爸那个地位的男人,就算他想把持自己,仍然会有络绎不绝的女人主动贴过去,现在的我也一样。

而这些危险,对陈湘来说才是真的可怕和痛苦。

我暂时没有心情去解决这件事,只能穿好衣服离开。我也不敢回家,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陈汐,最后我开车去喝酒,喝够了,又开车去回家。

差点车祸,差点死。

差点就失去了陈湘。

结果我回家的时候,陈湘竟然没睡。就算我走的让她那么伤心,她还是等我了,新手给我熬粥,在我洗完澡之后给我吹干头发。

她甚至亲了我一下。

我竟然也装作没做过亏心事一样的让她亲。只是陈湘竟然提出了想要和我……她去洗澡了,我闭上眼却没办法接受这件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坦白,但是我如果这样肮脏着去碰陈湘的话,那我们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了,最后我只能装睡。

我想也许过段日子这件事就会单曲。

可能我会瞒着她一辈子吧。

然而我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陈湘指着的脖子上的红色的印记,问我:“这是什么?”

(想看完结文的宝宝可以在站内搜索《我的用情至深》《情深不候》《致深爱的你》)

(下一更晚上12点左右,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仅限正版读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