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死了(Qiiiiiii钻石加更)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3:39 字数:2974 阅读进度:182/393

江皓一直把车开到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才停下跟我说,“我答应给他一块地皮,还有我自己名下房地产公司51%的股份。”

我眼眶一热,但是江皓说的这句话,我短时间内还没办法确认它究竟代表什么。

一块地皮的价值我可能不知道。江皓自己名下的公司,我却可以肯定,是他这几年辛辛苦苦经营出来的成果,他用在这家公司上面的心思不会比我为了拍戏用的心思少。

是他从无到有,一点点努力奋斗出来的结果。

如果只是为了我的话,我想不管我怎么样,我也不能让江皓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但是这件事是为了郑俊熙,我又做不到去阻止江皓。

我矛盾死了。

我问江皓:“这样我是不是欠你太多了,一辈子我都还不起了。”

在我认识江皓的这几年里,我们俩都有对有错,但是他确实为我付出过很多。我却好像没有这个机会。

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可他好像什么都不缺。

在一段感情里,连付出的机会都没有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在江皓面前,我之所以不自信,是因为我不明白他到底需要我什么,我又能为他做什么。

我越来越喜欢躲着江皓,是因为在某些层面上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债主,我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因为他对我太好了,他迁就我太多了,所以他出轨的时候我没有底气去责怪他,我心里明明难受的就要死了,我还是跟他说分开静静。

分开以后我又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

这其中,除了旁人对我的指指点点影响了我的判断之外,更多的还是江皓的付出,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他明明是为我好,可是一段付出不对等的感情却让我心累。

他没错,错的是我,我就是走不出这个圈子。

这一次,我又不得不接受江皓的付出,而且是沉重到我一辈子都还不起的地步。

那天我们回了家,还没喝上一杯水就接到郑老师的电话,他很兴奋的问我,是不是有办法能见郑俊熙了。

明明一天以前这个老先生还气的要儿子多吃点苦头,说不要见他,才没过多久,他就改变了主意。

我就问江皓,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郑俊熙。

江皓说:“地皮和公司股份转让都需要时间,恐怕要这些都办妥了之后才行。”

我也有一点失望,但又觉得不应该再不知足,我把江皓告诉我的事转告给郑老师。

他听了以后连连叹气,“算了,人没事就行,他就该多关几天。”

我打听过,郑老师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对他的下属是这样,对郑俊熙也是这样。父爱分许多种,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爸对我,江皓的爸爸对江皓,郑老师对郑俊熙,都是有的。

不管他们的表达方式有多不同,却殊途同归,要的只是自己孩子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这个电话挂断之后,江皓才提醒我,“去洗洗吧?”

我楞了楞,也是,我今天掉进河里之后就没洗过澡,身上脏死了。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江皓还在看资料。我走过去,发现这个文件是有关股权转让的。

这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了。

江皓感觉到我的存在,就合上文件,转过脸来笑着看我,“我给你吹吹头发?”

我本来不想的,我依旧很抗拒江皓的触碰,但这个时候,我没底气拒绝他,我点点头,说行。

江皓就拿着吹风机个吹头发,依旧小心翼翼,同时也有点心不在焉。

我知道他还在想那份股权转让合同,对他来说,这件事才不是无足轻重,他肯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完全是因为我。

而我无以为报,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一个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的念头,我转过身拿来江皓手里的吹风机关掉放在桌子上,然后双手抱住了他,闭上眼睛要亲他。

江皓楞了一下,然后本能的接受了这个亲吻。

只是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他用力的捏着我的肩膀把我推开,“陈湘,你要是为了别的男人跟我玩儿什么献/身,只能让我看不起你。”

说完,他转过身走到沙发旁边,背对着我的方向躺下去。

留下我一个人对着空气发了一会儿呆,也磨磨蹭蹭的钻进了被子里。

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之后的几天江皓一直为了地皮转让和股权转让的问题在忙碌,江皓他爸知道以后当然反对,江皓的后妈也特地从北京跑来和江皓大吵了一架,还拿了一份不知道什么东西要江皓签。

当然,江皓最后也没签那个东西,因为我抢在前面把那几张纸撕了。后来江皓告诉我,那些是让江皓放弃总公司股权的文件。

这些人,果然只会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不止我们这一边,郑老师那边,在知道郑俊熙一个月以后就能出狱之后又陆陆续续的给邀功的王局打了不少钱过去。

林夏试着去了解过,让我们不敢相信的是,不到一礼拜的时间,郑老师竟然把一大半的身家都送了出去。

老爷子很林夏说起的时候也忍不住擦了点眼泪,“我以为小俊不会有什么事,结果他们告诉我他这罪要判死刑啊。不管怎么样,就算拼了我这个老命,也得把他换出来。”

而江皓听说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其实很羡慕他。”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也看了看我。

江皓第一次问我,对郑俊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我还来不及说就被他制止了,“算了,随便问问的,其实我也不那么想听。”

我对郑俊熙的感情,很复杂也很单纯,我想林夏跟我是一样的。而这种感情其实是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的。

我以为,江皓不会误会什么,毕竟我觉得,我对他的爱,已经足够明显了。

江皓说整个股权转让的流程大概在半个月以上,在这之前,我们还是不能见到郑俊熙,常铖他爸故意为难我们,我们却不能再去弹什么条件。

其实我很怕,这种人真的会讲信用吧。

果然,江皓和我一样拿不准,他说:“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我也希望是那样。

半个月之后,常铖他爸如愿拿到江皓的地皮和51%的股份,但他不守信用,又说:“他把我儿子害死了,多关他一个月难道不应该?”

应该,现在他说什么都应该,不止是我,江皓在他面前也只能忍气吞声。

与此同时,郑老师的家底也算彻底被掏空了,江皓知道之后,又写了张支票给林夏让她转交。

剩下的日子,我们除了等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蓝光知道这件事算晚的,我们谁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想得到去一一通知郑俊熙的所有朋友,但是蓝光得知以后也立刻赶了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眼看着这些人都聚在一起,我总是有不好的预感。

但我又逼自己往好的方向去想,只是忧心忡忡的日子不好过,接下来这半个月,我在剧组又犯了两次类似上次落水的错误。

还有一次,是和郑俊熙被抓那天一样忽然昏倒。

相同的是,这几次我都是觉得头疼,然后失去意识一样。我怕家里担心,就没把这件事告诉他们,心想着过段时间郑俊熙出来可能就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冬去春来,花开了,叶子绿了,愚人节都到了。

我不喜欢愚人节,因为就是在愚人节我和江皓第一次分开,也是在愚人节,江皓失约让我等了一整夜。

然而天注定,这一天的愚人节依然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我被剧组同时捉弄吃到了芥末,眼泪都呛出来的时候见到了江皓。

他脸色沉重的走到我面前,“我们先回家。”

“怎么了?”我问江皓。

他一直不说话,这样子我开始害怕。

回了家,我才发现林夏和蓝光都在,他们一个哭成泪人,一个跟江皓一样一言不发。

“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慌张的看看他们,眼眶忽然就酸酸的,“是不是郑俊熙还不能放出来?”

江皓低着头,攥紧了手指,他说:“死了。”

(下一更下午4点之前,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仅限正版读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