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好消息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3:38 字数:2712 阅读进度:181/393

江皓太累了,一个我一个林夏,他管的了一个就管不了另一个。

那一边他才让林夏坐好。

我就不停的拿手拍着自己的脑袋。江皓回过头来看我,“又不舒服了?”

“没事。”

我只是头疼罢了,和眼前这件大事比起来,真不是什么事。

江皓把林夏哄回了房间,又过来准备哄我,他的手还没落在我肩膀上就被我躲开,我用疏远的语气回应他,“你去睡吧,我还要背剧本。”

郑俊熙是事我除了和林夏一个哭哭闹闹之外真的帮不上其他忙,语气整天活得像行尸走肉,我倒不如真听江皓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反正我也不可能睡着,干脆就背剧本。

心烦意乱,没有状态,力不从心,十几页的剧本我几乎背到了天亮,要不是江皓已经醒了非要让我去睡觉,我恐怕还不愿意放下这几张纸。

江皓用威胁的口气告诉我:“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管郑俊熙的事,要是你想把自己折腾死了,我也就没理由再去管他了。”

我仰着脖子,对他的话却无从反驳。

和江皓住在一起对我来说仍然算一种折磨。

我爱他,也恨他,也对他失望。前段时间我就算能心平气和的跟他吃个饭,也不代表现在我就接受同居生活,即使我们没发生什么。

我只是太乱了,才没办法去分析这两天我的心情。

江皓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的手悬在半空,想抱我,又因为我抗拒的眼神放弃。

他说:“我只想你过的好一点。这件事解决以后,如果你不愿意我就搬走。但这里,永远都是你家。”

“别那么煽情了,当我还是小女生那么好哄。”

我故意那么说,在心里其实就是反复告诫自己,江皓也是个坑货,我不能再掉进这个坑里一次。

江皓目光黯淡的看我一眼,命令,“去睡觉,开工前我会喊你。”

我闪躲开他追随着我的若有似无的目光,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昨天江皓就让人多送来一床被子和沙发,他知道我不想和他一起睡,我们俩只是在我爸妈面前扮演一堆恩爱的小两口。

除此之外,他还是他,我还是我。因为郑俊熙的事,我现在没有心思再和江皓说离婚,也更没心思就想什么谈情说爱的事。

盖上被子,我准备睡觉之前问江皓:“能不能让我们见郑俊熙一面?”

江皓露出为难的表情,“我尽量安排看看。”

可是他安排的结果,却还是不行。

下午我在剧组接到江皓这个电话的时候,心情比之前又差了一点点。

有人说在突然遇到一件大事的时候,心情会像一个抛物线,一开始感触不深,渐渐的那种兴奋或者痛苦会逐渐攀升到一个顶点,再逐渐平复。

我想,我的痛苦还在那个攀升的过程中,因为和江皓的每一次对话里,我都越来越意识到能让郑俊熙好好出来的可能微乎其微。

想一想,郑老师还拍着桌子说郑俊熙欠教训,要让他被多关几天。

如果他老人家知道现在就算我们想尽了办法想见郑俊熙一面都不行的话,他该有多痛苦。

而正面对着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的郑俊熙,他又该有多痛苦。

那个画面,我想都不敢想。

我一走神,在船头没站稳就掉进了水里,导演喊卡,有人跳下水救我。三月的天气,我穿着单薄的戏服泡在水里,虽然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但那也足够折磨我了。

片场所在的地方离酒店又远,等下我又还有一场戏要拍,所以导演就问我:“头发吹吹,换件衣服坚持下行吗?”

我很随和的跟他点头,“是我刚刚不小心,我不会耽误剧组进度的。”

我就那么湿哒哒的上了车子换上另外一件戏服,化妆师过了给我补妆,我自己就拿着吹风机吹头发。

小剧组就是这样,要不是拍的是古装戏,很可能连化妆师都没有。

我坚持着拍完了这场戏,收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掉进水里又没及时洗澡有关系,我又开始头疼,眼前模模糊糊的。

江皓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然就和没看见他一样就从他身边经过了。

吓得江皓以为我又像上次那样把我抓回来,特紧张特小心的问我怎么了?

我揉了下太阳穴,“你怎么来了?”

“接你。”

我拿开他放在我胳膊上的手,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再拒绝,就说:“走吧。”

江皓开了暖风所以把车窗都关上了,车里空间又小,他很快就闻到我身上那种水草的味道了。

就和从前一样,一旦有哪里不对,他总是特别快就发现,而且很嫌弃。

但这回江皓没嫌弃我,就是问我怎么回事。

我也跟着低头闻了闻,轻描淡写的说:“拍戏是不小心掉水里了。”

“怎么不早和我说,有没有受伤?”

江皓一边说,干脆就把车停下来,他本来想动手检查我身上是不是有伤,但被我躲开了,他也就放弃了。低着头自嘲的笑笑,又问我,“拍戏这么危险你都没害怕过,以前是我没有了解你,你很棒。”

我被江皓的这句话触碰到心底一片柔软的地方。

这么多年,我也偶尔遇到过一两个自称是粉丝的人,也被导演同学夸奖过,甚至我爸妈在看我拍的第一部戏的时候也曾经对我刮目相看。

可那些所以的加在一起,好像都不如江皓这一句肯定的话让我感受到震撼。

大概就是我太在意他的眼光了,就因为从前他一直无视我为了演戏付出的努力,所以当他肯定的时候,就会比其他人的肯定更有分量。

于是我也和他说:“其实不会很危险的,有工作人员在旁边。当时我就站在船上,那个船不稳,我又太不小心才会掉下去的,其实水不深,掉下去没有两分钟他们就把我拉上去了。以后不会了。”

江皓嘴角抽了下,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这算是我提出离婚以后第一次和他说这么长的一句话吧。

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能说,“那也要小心,我会担心。”

江皓又重新启动了车子,还没开出二十米,他又开口,“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我一听说是好消息,立刻想到这件事应该跟郑俊熙有关。

急急忙忙的问他,“是什么?你快告诉我。”

江皓从后视镜里看看我,又笑一下,他说:“我今天和常叔见面了。”

江皓叫的常叔,就是常铖的爸爸,不管怎么说,那是他朋友的爸爸,就算那个人做过很多坏事,作为晚辈,江皓对他还是会适当的尊敬。

他接着说,“我们谈了一些事情,具体的内容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结果是,他答应我会放郑俊熙一马。”

“真的吗?”

这消息对我来说太意外的,郑俊熙被抓走两天,我就没有一刻是安心的,但我也没想过,这么快就有好消息的。

好的有些不真实了。

江皓说,“真的,他答应了不追究,我们这边再走走关系就能把人保出来。“

我还是觉得事情似乎也太顺利了,贩/毒那么大的罪名真的能轻易就洗掉?而且律师说的50克和500克,换了别人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有。

郑俊熙真的可以什么事都没有,好好的放出来?

我问江皓:“你是不是答应他们什么条件了?”

(下一更晚上12点左右,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仅限正版读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