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死了算了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3:34 字数:2746 阅读进度:172/393

“别闹了。%d7%cf%d3%c4%b8%f3”

江皓楞了一下,然后低着头接着收拾。

这几天他对我真的可以用低三下四来形容了,可江皓越是这样,我就越郁闷。

离婚,解脱了我自己,也是解脱他。

其实我这种普通家庭长大的女孩子,从小渴望的都是那种从一而终的爱情,离婚对我来说更可怕,所以我真的试过,也尽了全力去维持我们的婚姻。

别说我爸妈吵吵闹闹的也过了一辈子,就算我家的长辈亲戚,街坊四邻,我爸妈的同事里面,我都没听说过谁家里有离婚的。

在我的同学里,林夏这样的家庭已经算特殊的了,所以我始终觉得,离婚这词儿对我来说特别遥远。

用那句非主流的话来说,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可现实是,我舍不得折腾江皓,也舍不得折腾我自己,再这样过下去,保不齐我们俩谁就真的丧偶了。

当然,我值得是精神层面上的,看江皓现在的样子,就有一点点行尸走肉的迹象,我觉得很罪过。

江皓要背我,我不让,他就只能搀扶着我往外走。

我现在走路有点儿不利索,有时候我一边走,一边就在心里难过害怕,我该不会一辈子就这样吧。所以可以的话,我都不愿意做轮椅或者让人背着,我想我多走走,就会好一点。

每当这种时候,江皓就在我跟前陪着个笑脸,说老婆你真笨死了,熊样。

一转过脸,他不是拼了命的扬着脖子,就是拿手在眼睛上搓啊搓啊,眼睛都搓红了。

林夏就去开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眼药水给他,偷摸的告诉我,“我哥都快被你折磨瞎了,心软一下吧亲爱的。”

林夏很少管江皓喊哥,她一旦喊了,就是很走心那种,绝对不是开玩笑说说的。

我也不忍心,所以我在江皓面前逞强,疼的时候就忍住装的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我看我这么走路江皓心疼了,干脆就说:“那你背着我吧。”

司机在楼下开车等着,江皓就把我放在了车子上,然后自己也跟着上来。

问我:“想去哪儿?”

啊,这个问题我确实没考虑过,今天一大早江皓才通知我说我可以出院了,他摆明了不给我留退路。

我现在一残——不对,一暂时的残疾人,没人照顾着,我哪儿都去不了,住酒店也不行,还不如干脆在医院里凑合着。

江皓咬咬牙,很一本正经的说:“想都别想,医院床位紧张。”

我垂了垂眼皮,为自己的落魄感觉到不安,要不是怕我爸妈被我这样子吓坏了,我也不会千方百计的把他们又给送到了陈汐那儿,反正他们俩偏心陈汐,这些天就真的相信了我就是拍戏没工夫照顾他们。

现在没爸妈管,林夏又早就撂下话不会管我,我能依靠的,仍然只有江皓。

江皓说:“那去咱妈那儿吧。”

他指的是他和林夏的亲妈,我的婆婆。从前江皓和林夏一个样,一个不喊妈,一个不喊哥,一夜之间他们都觉醒了。

他说妈的时候拉着我的手,那种感觉好清晰。

江皓跟我不一样,他从小就有了那么个破碎的家庭,他和一样很怕离婚,甚至因为怕离婚,一度拒绝婚姻。可是他为了我,两次决定结婚,多不容易。

这一刻我们俩还没离婚,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让我觉得我还是他老婆,还是他媳妇,还是他身边最最亲近的一个女人。

我小声的说:“你别这样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叹叹气,特孙子的说,“好,好,我不逼你了。”

我到底还是住到江皓他妈家了,这个家让我觉得很奇怪,这家姓林又不是姓江,所以江皓不能跟着一起住进来,他就住酒店,林夏他爸出去上班的时候,江皓就来看看我,跟做贼一样的小心翼翼。

我只在江皓他妈那儿住了不到一个礼拜,从网上订的拐杖就送来了。这样子再丑我也能自己走了,趁着他妈做饭的功夫,我留下张字条就拖着箱子离开。

二楼,不算高,但对我来说还是挺艰难的了,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已经十月份了我还是出了一身汗,到了酒店以后想自己洗个澡都特难。

我只是觉得既然决心要分开了,我再接受江皓家人的照顾不止是不地道,再给他希望又让他失望也算是对他的伤害。

既然要分,就干干脆脆的不再拖泥带水。

我联系了之前剧组的导演,当初出事的时候我的戏份就差不多杀青了,住院的时候我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恳求他不要换人,他说反正剩下的不多,能用替身就用替身,有些必须补拍的地方,就等我出院再说。

我就这样又一瘸一拐的回剧组了,对戏的时候,碰上郑俊熙。

我住院这快两个月的时间里,郑俊熙有来看过我,只不过都是我睡着的时候。我其实是知道的,但他既然选那种时候,我就配合着装睡了。

郑俊熙一直觉得那一天是他没有保护好我,所以才会自责。但其实也是他记住了对方的车牌号码,才能让江皓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我。

这一次见面,让我和郑俊熙都觉得很尴尬。

放饭的时候别人三两下就把盒饭拿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我一个行动不便的,一点儿点儿往外挪。

郑俊熙就替我拿了,“一起吃吧。”

我冲他笑笑,“行。”

我们俩在一块儿吃饭,但是谁也不说话,我看看自己饭盒里的菜,再看看他的,就明显只到郑俊熙做过什么手脚了。

他还是像从前那样,特别会关心人。我记得大一那年我们一群人出去跑马拉松,中午也是大家一起吃盒饭,我拿到了自己不喜欢的,郑俊熙就主动跟我换,为了这事儿林夏生气好几天没理我呢。

我跟郑俊熙说:“你得对自己好点儿。”

他点头,说行,行。

拍戏的时候我也很不方面,肯定不能拄着拐杖,有些必须站着的镜头,我就只能靠着一件东西保持身体笔直,每一次导演喊了cut,我都是一身的汗。

这一天郑俊熙送我回酒店了,回去的路上他跟我聊天,问我:“那个人,怎么办了?”

“哦,你说常铖。能怎么办呢,听说要进去三个月。不过我觉得,过两天他们家级给他捞出来了。”

郑俊熙点点头,很是无奈。

我又自言自语了一句,“这种人就该死了算了。”

我有多恨常铖,我觉得只有我自己知道。别人也许觉得他罪不至死,但在我心里,他死十次也不够。

这句让他死了算了,我也不过是随口说说的,这种祸害,大概只能等着天收了。

可我没想到我这句话,郑俊熙却是很认真的在听的。

他送我回酒店,又亲眼看了我进房间才走,结果他一走江皓立马就出现了。

江皓说:“你搬这儿来第一天我就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说,“等你有空,咱俩去把手续办了吧。”

我跟江皓也没有什么财产好分割的,他的都是他的,我一点也不图,我也不觉得凭我自己将来过不上好日子。

江皓无奈的看看,语气很轻,“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但我已经决定了。”

我说的特坚决,第一次和他提离婚的时候我已经不是开玩笑的,要知道下这个决心很难。再决定以后再改变主意,更加难。

江皓明显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他说:“你不让我照顾你可以,但是也不用住酒店。”

他掏出来一把钥匙给我。

我一看,心就忍不住抖动了。江皓在s市给我买的那个房子,钥匙链还是我们俩一起选的呢。

江皓说:“你有家的。”

(下一更晚上12点左右,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