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江皓,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3:03 字数:3800 阅读进度:115/393

之前我硬撑了那么多天,到这会儿还是没忍住给我妈打电话要钱了,我跟我妈说要五百交电话费。

电话挂了不到两分钟我就收到短信提醒,卡里多了五千块钱。

我这两个月给家里转过去的都没五千,然后我妈又给我发过来一条信息:放暑假了,快回家吧。

我握着手机,又哭了半天。

因为身份证和行李都留在样板间,我现在就算有钱也不能去开/房间。我跟老板娘道谢,然后穿着拖鞋出去找了柜员机提出来两百块钱。

我在大街上游荡了好久,这么大一个城市,偏偏就没有一个能给我睡觉的地方,

经过住宅区的时候,看着万家灯火辉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江皓要送给我一套房子,原来一个人落魄到极致的时候,最渴望的,就是有个自己的家。

最后,我还是一个人去ktv刷夜。

从前我都不爱唱歌的,每次都是林夏跟陆小琦唱,我和老唐在底下听着,玩儿骰子,偶尔也假装听的很认真拿出爪子呱唧呱唧。

我第一次自己在ktv里唱歌,中间服务生进来送饮料,看我的眼神跟看神兽一样。

这些,我都能一笑而过了。

ktv七点结束营业,我出去之后又在外面晃荡了半天找了家面馆吃三块一大碗的拉面,看时间差不多售楼处上班了就回去拿行李。

见到我们老板的时候,我假装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走到他面前清了清喉咙特别一本正经的问好,然后说,“那我去样板间拿东西了。”

可他偏偏要给我找不痛快,“样板间的东西是随便能拿的吗?”

我就无语了,我要拿的是我自己的东西,而且当初也是他跟说我可以暂时住几天的,还特地告诉我衣服不能挂在显眼的地方。

结果我们上去之后,我怎么找都找不到我自己的行李,就连许芊芊的也跟着不见了。

这事儿很简单,他要整我,而且整的天衣无缝。

就连我提出辞职不干的时候,结算到手的也只有半个月的基础工资不到一千块。

我两手空空的到奶茶店里吹空调,拿手机给许芊芊打电话,特别内疚的告诉他,我们的老巢被人端了,她跟我一样,现在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了,并且,我们俩即将走投无路。

许芊芊就问我在哪儿,我告诉了她奶茶店的地址,不到半小时她就赶过来了。

见到我,她先是撇了撇嘴巴,然后问我,“哭了啊?眼睛怎么肿成这样了?”

我摇了摇头,不想说话。

然后许芊芊做了件我意想不到的事,她从钱包里掏出来两千块钱给我,“这几天用你的,我双倍还了,你也别难过了啊。”

我看了眼,并没有接,我问她,“你不是没钱了吗?跟人借的啊?”

我本来打算把我妈给我打过来的钱都给她,就留个机票钱回家的,结果许芊芊在我面前放下这些钱,我彻底蒙了。

更想不到的事,许芊芊和我说:“私房钱。”

我一下子就急了,跟她闹,“你有钱跟我装什么穷啊?”

许芊芊早告诉我她有钱的话,我肯定不能去睡样板间,要不是我在门口放了两把椅子听见声音,估计我现在就和陆小琦一个下场了。

我越想越生气,不管她怎么道歉我都不想说话。

许芊芊又接到一个电话说自己有急事,非要把钱留在这儿,然后她就跑了,说晚上会过来接我。

我跟许芊芊不一样,我现在工作也没了,身份证也丢了,买不了机票住不了酒店。就算让我妈把户口本寄过来给我补办身份证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搞定的事。

所以我不管多气,也只能等着,一整个下午我在奶茶店喝了几十块钱的饮料,喝的我都快闹肚子了。

无聊,我只能又把微信装回来,想找人聊聊天。第一眼看到的当然还是两个月前林夏给我的留言了。

我不忍心看,故意无视,下面还有些群聊,还有各种同学各种朋友发来的信息。我一个个往下拉,也完全没有聊天的**,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跟我说话的人,是蓝光。

蓝光问我:“你去重庆啦?”

我楞了楞,“你怎么知道啊?”

他就发过来一张照片,是我的钱包。

蓝光说:“刚有人给我发过来的,说捡到一个包,里面还有证件,你怎么还把我名片放钱包里了?”

“哦,之前忘了拿出来了。”

在我跟着蓝光拍戏之前,工作室曾经给过我一张他的名片,我就随手放进了钱包,一放就是快一年了。

不过多亏还有这么张名片,捡到我身份证的人就把电话打到了蓝光那里。

蓝光又发来一条信息:“那你跑重庆去干什么?”

我回复他:“玩啊,不是放暑假了么。”

“哦。”蓝光就打回来这么一个字,但是没把捡到我钱包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

我等了好久,只能问他:“你把那个人手机号给我啊。”

蓝光:“旅游的项目是做售楼小姐吧。”

这下我傻眼了,我只能和他坦白了一切。

关于这些,他也没有评论,只是给我发过来一个手机号,又跟我说让那个人寄快递就行了,不认识的人不要见面。

多亏了他的帮忙,我第二天早上就收到了钱包和一部分行李,当然了,里面的钱早就被拿光了。

和许芊芊分别,我再也受不了这个坑货了,当天就订机票回家。

暑假的两个月我就在家里混日子,不知不觉又瘦了几斤,陈汐也回家了,但是她找了份兼职每天出去做促销员,经常回家很晚,见到我的时候也冷冷淡淡。

我就觉得,这个家我始终待不住啊,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做点儿什么。

大概我还是应该出去。

上次联系之后,蓝光也有了我的手机号,回家以后我因为不知道后面要去哪儿也就没换号码。

不过蓝光一直没和我联系过,倒是快开学前几天,他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他说北京有个二流的艺校,他之前的大学同学在里面当老师能帮我拿到一个名额,问我要不要进去插班读个大四,这样多少也能学点儿东西,而且有个毕业证,在北京发展的机会也多。

这件事我没有立刻答应,能有机会回去学表演我当然很愿意了,现在想想是不是名校也无所谓。

但是北京这个地方是江皓的老巢,他每个月都有两三天要回家报道,我觉得很不自在,万一被他抓到我就死定了。

更让我纠结的是蓝光这个人情我能不能接受,又要怎么去接受。认识这一年以来我已经知道他不是那种难相处的人,但有些时候,我还是需要一些理由来说服自己。

刚好这时候,许芊芊那个坑货又给我打电话了,她特别兴奋的跟我分享一个消息,她要去北京当模特了,还邀请我一起去。

我本来想告诉她我去不了更因为和工作室合约的事情当不了什么模特的。可是一想到北京,我就立刻答应了。

这大概是我去北京的最好借口。

我跟许芊芊一拍即合,一个星期后就在北京机场见面再次展开同居生活,住的地方也是蓝光之前帮我们安排的,就在他隔壁,这个月刚好有人退租,房东听说是两个小姑娘住而且是蓝光的朋友就答应免我们的押金。

北京和重庆的租房行情也不一样,这么大一个便宜,就算心里再不踏实我也接受蓝光这人情了。

后来许芊芊做着某杂志专属模特的同时还开了一个网店卖那些一看就特廉价的衣服,而我白天去上课,晚上回家就给她当客服。

周末我在家里打包发货,蓝光敲门来借大葱,看到我堆了一地的衣服就特嫌弃的皱眉,“你都干上骗人的行当了?”

我拿眼睛横他:“怎么就骗人了啊,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虽然许芊芊这些衣服真的很差劲,我还是包装的特别用心。但是蓝光随手就拿出来一件,用力一扯就开线了。

“你现在不怕我了啊?说话这么大声。”他皱着眉看我,“不过你觉得这玩意儿卖出去了别人就不会找你赔钱?”

我无言以对,蓝光跟我说这些东西不要卖了,我要是想干这一行,他能介绍个朋友给我们货。

大导演果然不一样,什么样的人脉都有。我虽然不太好意思,许芊芊倒是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缠着蓝光好多天。

没多久我们就换了货源,之前的照片都是许芊芊拍的,蓝光说我也可以拍,大不了不露脸。许芊芊又让蓝光给我们当摄影师,说一看他房间里摆着的那些长枪短炮的就知道是行家。

一开始我被他摆弄这做出各种姿势拍照也挺不习惯的,时间长了倒是没什么。

有了那么两三个月,我们俩的网店也有了一颗小钻石和三五个常客。许芊芊现在算网红了,到了年底的时候我们俩一个月收入已经比她之前卖房还高。

赚了钱我们俩就出去大吃大喝,偶尔也会叫上蓝光一起,我跟蓝光的关系也从朋友同事正式变成了铁哥们。

我和蓝光越来越熟,之前的那些顾虑也越来越懒得去想,我总是觉得只要我们俩个坦坦荡荡的就不会有什么。

春节过后,我手上已经存下来小十万块钱,同龄人里我应该也算混的不错了。但是还是比不上在s市的那些老同学。

我离开学校没多久就有一个情景偶像剧的剧组去我们学校选角,最后十个主要角色里面有三个是我们班的,其中就有陆小琦跟林夏,还有一个是郑俊熙。

这个电视剧,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

它在寒假档期播出之后收视率就一路攀升到了第一,第一季还没播完已经准备开拍第二季。

郑俊熙因为之前就积攒了不少人气直接成了炙手可热的偶像明星经常出现在一些综艺节目里。

陆小琦演的是一个傻白甜,但是在网上的支持率是第一,看到她那么认真笑着的模样,我想她应该也已经走出来了。

林夏被成为宅男女神,但是女神心仪对象是男主角郑俊熙的消息也占领了不少网站头条,她还和郑俊熙一起上节目,休息时间被拍到一起吃饭,还有手挽手的逛街。

这样真好。我看着看着,眼泪也就掉出来了。

不过我也一直相信我会有自己的幸福的,把手机放到一边,我拿笔在日历上又多打了一个叉叉,还有二十天。

四月一号那天被我用红笔专门圈出来。

江皓,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下一更晚上10点左右,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