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她受了什么罪你也得一样(苏苏苏薯钻石加更)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2:57 字数:2916 阅读进度:103/393

我相信江皓会养我的,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我需要,他肯定会的。

一个人,他到底有没有爱你,我相信是能感受到的。

只是我的生活里不止是江皓一个人,也不止是爱情,无论我们俩现在有多好,眼下这些糟心事儿还是让幸福大打折扣了。

晚上江皓送我会宿舍,林夏还在陆小琦那儿,所以寝室里也还是我一个人。到校门口的时候,江皓问我,“要不然别回去了?”

我摇摇头,“不了,我今天不想。”

江皓凑过来想亲我,我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皱皱眉,还是把我拉进怀里,“我不是那个意思,怕你一个人不开心。”

“我懂的。”

即使这么说了,我还是匆匆下车,我现在心里乱啊,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想一个人待会儿。

但我又觉得这样挺对不起江皓的,又跑回去,他也下车了。我就扑进他怀里掉了两滴眼泪,那个心酸啊。

江皓拿手捏着我的下巴,“怎么这么爱哭了?”

我又往他怀里靠了靠,“有人心疼的才爱哭。”

“算你有良心了,行了,别想那么多,都会过去的,哈?”

“嗯。我知道。”

我是知道什么事都会过去,但过去之前这个过程简直太难熬了,趁着还没开学,我就和林夏一直在医院陪陆小琦。

引产前要做很多准备,甚至不比生孩子的准备少。那些个检查啊,以前我跟陆小琦还不好意思去做,现在都必须做了,检查回来陆小琦就偷着哭,我们都不敢问原因。

其实大家都明白,女人做妇科检查那个过程真的有点儿没尊严,要是打算把孩子生下来还好,可是年纪轻轻的就要做引产,难免医生检查的时候不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你。

每每我跟江皓诉苦需要他安慰的时候,他都跟我说,以后只要我有了孩子一定好好生出来。

我那时候就觉得他特男人,一个人改变的速度可以很惊人,林夏说,这就是因为爱情了。

这些天,江皓还做了另外一件事。

我爸这个疗程结束出院,为了方便以后治疗复查,江皓就说让他和我妈都暂时住在s市。反正我和林夏学校也都在这里,我妈工作又丢了,住在哪里都无所谓,一家人在一起肯定比分开的好。

但是这次江皓不提租房的事了,而是直接带我去看楼盘,他说,就写我的名字。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江皓要送一套房子给我。

这套房子在市中心,精装修,随时都可以入住。价值也远远高出他从前送出去的那些名牌包甚至跑车,更重要的是意义不同,江皓说他没送过别人房子。

我又何德何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

如果是从前和林夏他们开玩笑,我肯定也会说希望有个特别帅又特别有钱的人爱自己,天天变着花样的送我礼物。然而真有这么个人这样做的时候,我竟然不敢接受了,其实我就是怂,假如江皓直接拿着写好我名字的房产证过来,说不定我就接受了。现在放弃,其实我也挺担心自己会后悔。

江皓也没勉强,就把房子写上他的名字,他说送我了就是送我了,永远都是我的,等我想通了再过户。

而我却是在失去江皓以后,独自一个人打拼看着万家灯火,才明白一套房子一个家的真正意义。

当然,那些就都是后话了。

眼下就麻烦的还是陆小琦这个事儿。

引产手术安排在陆小琦住院一周以后,这几天我们轮流陪着她,但是她始终是那个安静的样子,有时候会勉强自己笑一下。陆小琦说她不害怕,这个孩子没了,她就要解脱了。

手术前一天就要吃引产的药了。医生说,这个药吃下去胎儿就会死亡,过了二十四小时,就会像正常分娩那样把孩子生下来。

这是一条生命,再过两三个月就可以正式的来到这个世界上。放弃他,对陆小琦来说不止是身体上的痛苦,还要承受内心的谴责。

那一天吃了药之后,她在我和林夏面前大哭了一场,“我也不想不要他,但我真的接受不了。”

我们安慰她说没事的,但其实,我们俩个都觉得难受。

第二天我们俩出去给陆小琦买营养品,回去的路上就接到陆小琦妈妈的电话,说她现在有反应了,让我们快点回去。

我跟林夏就拎着好多东西打车,结果司机带着我们才走了一段就突然要我们下车。

我不肯走,“我们真的有急事,麻烦您送我们过去吧,现在这个时间也不好打车。”

林夏也说愿意出双倍的钱。

司机就是不答应,还塞了一百块钱给我们,“我刚接到电话我老婆要生了,不好意思,你们找别的车吧。就算你们不下车,我也得往医院开。”

当然了,司机老婆住的那个医院和陆小琦住的不是同一间。

我跟林夏最后还是下车了。

林夏又哭了,“小琦怎么这么惨啊,别人生孩子都有老公陪着,她就只有我们,我们还回不去。”

林夏一哭,我也跟着哭出来。

我们俩一边往医院的方向跑一边打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一个小时了。

孩子还是没出来,医生护士都在病房里,陆小琦脸色白的就像纸一样,她叫我们俩过去,拉着我们的手。

“我现在都感觉不到他在动了,昨天还有的。”

我只能忍着眼泪安慰她,“就快没事儿了。”

后来陆小琦疼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孩子才生出来,当时护士拿了一个盆到病房里,就让陆小琦蹲在地上把孩子生到盆里面。

那些过程我已经不想提了,太难堪了。

我和林夏一人一边扶着陆小琦,感受着她每一次用力每一次疼的整个人都在发抖,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护士终于喊有东西出来了。

我们根本不敢看,护士过来拿手拉了几下,一团红色的东西就掉进了盆里。

她说,“行了,你先去床上躺着吧。”

林夏又扶着陆小琦回去,剩下我一个人看着护士拿镊子就检查那团东西,确切的说,那个就是陆小琦已经五个月的孩子。

如果上面不是沾着那么多血,已经能看清手指脚趾了。

护士检查的很仔细,还跟我说,“你看,这里就是鼻子,上面那两个黑点儿是眼睛,下面是嘴巴。她这样还算好的,再过两个月就要把孩子剪碎了往外拉,流不干净更受罪……”

我根本就听不下去,感觉一阵反胃,没等她说完我跑到病房外面的洗手间去吐,不管怎么吐都难受,脑子里好像也一直是那个画面,特别特别的可怕。

我其实根本就没看清那个孩子是什么样的,但是脑子里出现的都是一个缩小了的陆小琦的脸,他一直在哭。

然后又是支离破碎的样子。

可我更没想到,刚从洗手间出去就被人拦住了。

拦住我的这个人,就是陆小琦的男朋友李祥,我很久没见过他了,印象里,他也从来不是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面无表情的问我:“陆小琦呢?”

我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该说些什么。

李祥突然就把我按在墙上用力掐住我的脖子,“你***知不知道陆小琦就是让你害的?”

他是真的想掐死我的,不过后来被经过的医生把他拉开了。李祥就一个人坐在了地上,眼睛里再没有从前的光彩。

周围有好多人在看,在议论。

我摸着脖子一点点恢复呼吸。

有人问我要不要报警,我摇头,走过去问他,“你刚刚说的什么?”

李祥抬起头,用那种杀人的目光看着我,“去年九月三十号,我和陆小琦吵架那天,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她让人强/奸了?你把她当过朋友吗?为什么不一直看着她让她被人下/药?”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李祥没去看陆小琦,但他走的时候冲着我喊,“我不会放过你的,她受了什么罪你也得和她一样!”

(下一更晚上10点左右,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