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这病要命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2:54 字数:2877 阅读进度:97/393

开拍,我想我应该准备好迎接这场吻戏了。

如今的我,即使谈不上演技精湛,至少也不会像第一部戏的时候那么青涩了。我觉得自己能把握住,能拿捏好。

我现在,特别英勇无畏,我要当个好演员,敬业乐观爱生活。

我按照排练好的走位走到那个两层的小公寓楼下,拿钥匙开门的时候,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郑俊熙从里面出来,眯着眼睛看看我,接下来就要把我按在墙上亲。

摄像机已经拉的很近了,这个镜头要拍特写,然而郑俊熙在我们俩嘴巴就要贴上的时候,突然把手给松开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自己转身往后面的胡同里跑了。

我,蓝光,摄影师,灯光师,化妆师,还有后面那群各种师的,反正我们全都楞住了,然后互相看,互相疑问这是个什么情况?

还是我第一个反应过来想追过去看看,蓝光也打算过去,但是看到我已经往前走了,他就没跟上来。

他应该觉得我跟郑俊熙比较熟,或者就是认为刚才那段拍不成还是我的原因。

我确实抖了那么一下,大概只有我跟郑俊熙知道,因那时候他是压着我的肩膀的。

我追进那个小胡同里,远远的就看见郑俊熙一个人倚着墙坐在了地上,那张英俊的小脸儿现在皱的跟朵花儿似的。

我过去,也没跟着坐下,就在他旁边蹲着,“你怎么啦?”

郑俊熙摇头,特别隐忍那种表情,“你回去吧。”

“你要是不开心,我就陪你待会儿。”

他说,“不用,我就想自己安静一下。”

郑俊熙撑着眼皮挺无力的看着我,特别精神萎靡的样子,大概还是没休息好吧。我就不好意思打扰他了,转过身默默的往回走。

到了胡同口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十来米以外的地方,郑俊熙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根儿烟放在嘴巴里,点燃,狠狠的吸。

看到这画面的时候我真没多想,我爸也是个老烟鬼,从小到大我就觉得男的抽烟挺平常的。郑俊熙以前不抽,但是他现在抽了,我最多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劝几句。

这倒不是什么当局者迷,某些事对我来说就像飞机失事和中彩票一样遥远,我压根儿不会往那个方向猜测。

蓝光问我郑俊熙怎么回事儿,我故意拿责怪的口吻跟他说话,“还不是让你累的。”

郑俊熙的戏份是我的好几倍,尤其在北京的部分,整天不是在台上唱歌,就是那种大马路上跑来跑去赶场子的戏。

他累,情理之中。

但是蓝光跑过去胡同口看了一眼之后,忽然就若有所思起来。

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郑俊熙平时有没有什么不良习惯?”

“没有吧。”我说,“他就是心事比较重,反正你不该这么累他了。”

蓝光点点头,也没继续往下问。

我们那场吻戏最终还是没拍成,郑俊熙回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

蓝光就说收工吧,也难得他没什么脾气,在所有人都回到车上以后,我发现他自己还在那个公寓门口站着呢。

屋檐下面有两把椅子,我走过去,蓝光也没说话,就自己过去坐下了,然后我也坐在了他旁边。

我问:“你不骂人啊?”

“想挨骂?”

我摇头,“不是,你今天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比郑俊熙还怪呢?”

蓝光没说话,轻轻吹了一口气。

我就陪着他坐了一会儿,我喜欢这种下过雪后的天气,感觉空气特别特别好。

司机把车开过来的时候,蓝光说我们俩等下再回去。

聊天,他说今天天气挺好的。

我就接了一句,“是啊,月朗星稀,群星璀璨。”

蓝光就噗哧笑出声来,我立刻想到自己又出丑了,都星稀了,又哪来的群星。我这是故意跟他装文化人呢,奈何我就是上不去那个档次。

我冲他吐吐舌头,“抱歉,我就一学渣。”

“没事儿,女孩子用不着那么聪明。”

我从他这句话体会出了点儿性别歧视,他又解释,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才怪,蓝光代表的是一个文化人,他身上就充满了艺术气息,而我是个俗人,我的梦想也是世俗的。

我并不是想高攀他,而是他刚好就是我很崇拜的那一个类型,我喜欢在蓝光身边待着,好像这样就能被他熏陶了似的。

我觉得他就是一会发光的人,难怪要叫蓝光。

关于郑俊熙为什么不愿意拍这场吻戏,我们最终也没去讨论,反而蓝光忽然就决定顺其自然了,等过两天再借位补拍吧,勉强出来的更不真实。

蓝光今天特感慨,跟我说了好多事儿,包括我们拍的这个电视剧,原来剧本儿就是一真实故事改的。

我知道,这个片子是蓝光自己编剧的,我开始好奇,他在那个故事里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于是蓝光告诉我,“你演的这个,是我以前媳妇儿。”

蓝光肯定是没结过婚的,他说的这个媳妇儿,是他以前很要好的女朋友。

蓝光一定特别特别喜欢那姑娘,因为戏里这个玩儿音乐的男孩子就是特别特别喜欢向西的。

这其实也是一种表白,明明是个女追男的故事,我想如果蓝光不拍这个戏的话,他从前的女朋友大概永远也不知道蓝光这么爱他。

但是她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两岁了,孩子他爸还是蓝光从前很崇拜的一个前辈。

我故意笑得前仰后合,我跟蓝光说,“我这样让你情绪高涨点儿。”

“高涨了以后潜了你?”

我拿手推他,“去你的!”

这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让我跟蓝光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一点点,我仗着手握他的把柄,时时刻刻拿眼神暗示他不要再骂我。

跨年夜那天,我们又拍了一个通宵,然后蓝光宣布,剧组响应国家号召,放假三天。

知道这消息我是最开心的,因为我得回家,前两天我妈就打电话来催我了,说这次又换我爸血压高住院。我心里肯定惦记着,之前还担心请不到假,没想到蓝光主动就给我们放假了。

我先回了s市,然后接上陈汐一块儿坐高铁回家。

我爸妈还在医院呢,我们俩放下行李就直接杀过去了。

我爸住的就是普通病房,所以去的时候我跟陈汐都没多想什么,但是看到我爸的时候,我还是楞了楞,才多久没见面啊,他现在瘦的跟个老头子是的。

纵然他本来就是个老头子,从前也是个硬朗的老头子,哪像现在这么打蔫儿啊。

我妈也是,从前那些气场啊什么的都不见了,也不穿高跟鞋了,就一条运动裤一双旅游鞋,跟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妈一个打扮。

她以前特不喜欢这样,还说自己老了的时候绝对也要做个知性的老太太,她压根儿就不愿意承认自己老。

我看着挺意外的,但是没什么头绪,就觉得我妈现在是没时间捯饬自己了。

我们在医院里陪我爸待了一会儿,然后医生来检查,挂水,吃药什么的。

关于我爸的病情我妈也没多说。我爸就一直问我在北京的情况,又问陈汐现在学校怎么样,才六点多就说自己困了要睡觉,特没精神那样。

我妈就跟我爸说我们先回去了。

他摆了摆手,特虚弱。

打车回家,在路上我妈也没说什么,但是我跟陈汐都觉得不对劲儿了。一直到进了家门,我妈才从抽屉里拿出一堆检查报告和片子。

“你们爸爸的病不好。”

陈汐问,“是什么?”

我妈一叹气,泪珠子就砸在那份报告上,然后把报告给我们俩看。

肺癌,现在还是最早的一期。但是再早,我也明白这病是要命的,前阵子我还拿我爸是老烟鬼开玩笑呢。

这老头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啊?

我妈哭,陈汐哭,我也跟着哭,一个个的哭成傻逼。

(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