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他以前就对我挺好(代壮壮钻石加更)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2:53 字数:2929 阅读进度:95/393

林夏就拿着那种抓奸的架势冲进包厢了。

有时候我真挺羡慕他们这种兄妹感情的,小时候我也特希望自己有个哥哥,而不是妹妹。

瞧,我就是挺自私的。

过了几分钟林夏又登登登的出来了,受我的影响,她最近也开始整天整天的穿高跟鞋。

林夏拉开椅子在我旁边坐下,小脸儿一直绷得很僵硬,我猜她被江皓气的,虽然有那么一丁点的八卦想法,但也没好意思问。

不过林夏忍不住跟我说了,她说江皓现在真可怜,她看着真心疼。

可怜吗?可怜的都玩儿上外围了吗?我在心里拼命的说江皓的坏话,然后觉得自己很本事的跟林夏讲道理。

“要说可怜,那是在工地里搬砖的,厂房里做螺丝的,江皓这样要是也算可怜,当初你跟我为了演个小龙套就被呼来喝去的算不算可怜啊。”

我承认,我这么说是对江皓有偏见,我也不懂他们做生意的事儿,只是单纯认为江皓有点儿故意糟践自己身体的意思。

也许他这样是为了感动别人吧,但我真看不下去。

林夏不那么想,她说江皓他爸当初也是这么喝出来的,人和人不同,职业也不分高低贵贱。

江皓这样的出身想在事业上奋斗了总不能冷不丁的跑去搞科研,他们家基础的业务早在他大学那几年就弄的门儿清了,江皓现在还是得学做生意,要不然他爸老了以后这担子交给谁?而做生意要的就是人脉,所以他现在还真不是装逼,这也是一种脚踏实地。

我不理解就算了,还去挖苦他绝对是没良心。

而且找人陪酒甚至嫖这事儿,真的不能怪江皓,他们谈生意就乐意在酒桌上,这些事那些败类出来玩儿的一种借口,其他人都玩儿,你要是自己在那清高,这生意就谈不成了。

总之林夏跟我保证,江皓也就是带着个妹子替他挡挡酒,出格儿的事儿绝对没干过。

我忽然就清醒了,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拍,“林夏你什么意思?你哥玩不玩儿女人都跟我没关系。”

林夏就吐吐舌头,表示不说了。

她虽然不说,但到了我们这两桌子人散伙的时候还是坚持不走。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等江皓,老张家小孙子生病住院,所以没人来给江皓开车,林夏担心他哥被人占了便宜。

我不怎么担心江皓,但有了上次陆小琦那个虚惊一场之后,我有点儿放心不下林夏一漂亮女孩儿自己在外面待到太晚。我们俩就点了点儿甜品,挪到包厢外面的小桌子去坐了。

坐到酒楼结束营业,那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才往外走。

人群里,我还是一眼就找到江皓,他身边果然跟着个姑娘,打扮的挺风尘,一看就没少喝整个人都要往江皓身上挂。

林夏直接过去给她扯开了,然后把我弄过去。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的,我就跟林夏江皓一块儿上了车,我在前面,林夏扶着江皓坐在后面。

上车以后江皓就不装逼了,眼睛一闭,很大爷的样子,可是仔细看就知道他那个眉头皱的。

果然车开出去不到两公里,他就让司机停车,然后自己跑出去吐。

林夏很心疼,但是她真受不了那场面,最后还是我看不下去了跟着一块儿下车,我又在后备箱里找水和湿巾。

结果江皓一身味儿的回来,“我给收起来了。”

我问他,“收起来干嘛?看不顺眼就扔。”

“不是那意思,我怕别人给我拿了。”

他也没打算继续说,又回到了车上,林夏忍不了,就把窗子全给打开了了。这是十二月啊,冷风这么往里面灌,江皓也不忍心让林夏委屈,就那么强撑着。

至于我,我就是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管他们兄妹的事儿。

结果江皓还是让风给吹病了,我们刚到他郊区那房子他又开始吐。

林夏拿那种特别恳求的眼神看我,我只能勉为其难的跟进去看看。多亏我进去看看,要不然江皓脑袋就扎马桶里了。

我把他弄起来,让他头靠着我肩膀,我故意很嫌弃的说,“你忍忍行不行,你不知道多味儿啊!”

江皓叹叹气,“我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跟夏夏回去吧。”

我犹豫了一下下,手碰到他脑门,摇摇头,“不用了。”

很紧张,气氛忽然就不一样了,我特别肯定江皓那一秒他是要亲我的,拿他那张刚吐完都没漱过口的臭嘴亲我。

还好我躲开了,就是被他碰到了脸,然后他也睡着了。

江皓发烧了,多半是林夏开窗子散味儿的杰作。而我属于那种过的不太细致的人,发个烧我才懒得送他去医院呢。

我就把江皓弄出去,本来要叫林夏一起帮忙的,结果她早就在客房里睡着了。

我真觉得我不想管了,江皓这么大个人,发个烧也不会死,也不会傻。况且,他这个祸害万一傻了也是造福人类。

但我就是过不了自己那关,我是个有道德底线的三好青年,到底我还是把江皓弄到他房间里去了。

曾经,有过那么短暂的几天这也是我们俩的房间。

江皓说,他这房子从来没带姑娘进来住过,我是头一个。隔了几个月过来看看,大约目前为止,我还是唯一一个。

房间里有我以前用过的护肤品分装,还有江皓给我买的各种零食,因为我跟他圈圈叉叉完了以后有个吃宵夜的毛病。

抽屉里放着我们俩用剩下的套套,但是我之前没刻意数过剩下多少,所以他后来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以这正当年的小伙子的战斗力来说,他要真用早就用光了。

不过这就是当初我们用的那盒,我记得那天他本来不像带的,后来我说不带就不做,于是他猴急猴急的撕开盒子,我当时忍着笑看他。

这一下子,我竟然有种一别经年的感慨,实际上,也确实有好几个月了。

我终于还是想管管江皓了,他要是真发烧被烧成一个白痴,我肯定会过意不去。我拿退烧片给他吃。

柜子里的药箱是我买的,我有这种看到好看的小东西就喜欢买的习惯。从前没有自己的房子,在宿舍里又没太多空间折腾,所以江皓头一次把这房子钥匙给我的时候,我就开始往里面倒腾喜欢的小东西了。

药箱里的药是江皓买的,有我年初去北京拍戏之前他买的,还有那回他去宿舍看我的时候给我买的,还有后来一次我吃烧烤上火他半夜三点开车出去给我买的。

我盯着这些玩意儿看啊看的,忽然觉得当初江皓对我很好的。

也许我们俩没有太多时间约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我们一块儿逛过几次超市,在剧组的时候他经常为了给我送个午饭就等好几个小时。

我们俩在一块儿也不是只有圈圈叉叉,只不过那阵子我和他都太忙了,忙到吵架之前都没空去思考。

我错怪他了。

收起这些感慨,我大发慈悲的跑到厨房里给江皓弄了个姜汤,打开冰箱才发现我买的那些矿泉水啊饼干啊甚至湿巾,都让他搁冷藏室里了。

这个白痴。

我觉得他肯定想过有这么一天,才特地下好了圈套,好让我有对他服服帖帖的,那怎么可能的,我关上冰箱,无视之。

做好了姜汤以后我回到卧室里,捏着江皓嘴给他灌进去,好几次他眼泪都快呛出来了,但是我一直在他耳朵边上念叨,“你要是敢吐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这好像是我在欺负一个病人,不过这招挺好使,江皓没吐。而且过了半个来小时就开始发汗退烧。

我又给他弄出去洗漱,他迷迷糊糊的,好歹身上不那么味儿了。

回到房间里,我给他脱衣服,擦身体,除了内ku之外全都扒光了,擦干净之后马上又抱了两床被子给他裹得严严实实的。

原来我也可以当个贤惠的小媳妇儿。

折腾完这一切,我就打算走了。

然而我转身那一刻,江皓在我背后念叨,“陈湘,来床上陪我待会儿。”

(当然了,这么快和好是不可能的。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