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吃醋和愤怒(制杖楠钻石加更)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14 21:32:44 字数:2777 阅读进度:80/393

这部电影还是让我对蓝光刮目相看。

不得不承认,作为导演他是很有才华的,而且他善于指导,讲戏的时候经常一针见血。

进组时间长了我也会常常像他请教,偶尔会巴结他的说他的电影拍的很好。

蓝光就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好不好看第一取决于演员,第二则是剧本。”

再好的剧本拿给不敬业的演员,也诠释不出那种精髓。

同样的,一个好演员如果碰上了一个不靠谱的剧本,也创造不出奇迹。

于是蓝光觉得,导演实际上只是起一个平衡协调的作用,简单来说,就像是润滑剂。

蓝光这个解释,让我对他又多了些敬佩。

然后他就盯着我看,“所以你想当个好演员,先端正好自己的心态,别拿拍戏当玩儿。”

我明白,蓝光还是很嫌弃我的,虽然我已经和剧组的人都住在了一起,但偶尔还是会和江皓见见面,见面的方式就是他不声不响的睡到我房间。

然后早上我在其他人发现之前把他赶走,或者让他等到我们都出去了再自己离开。

这一点,江皓其实很不满意,但为了迁就我,他也暂时忍了。

只是这样偷偷摸摸的,总有一两次会不小心被人发现。

比如蓝光,他就有个晨跑的习惯,假如我们早上六点开工的话,他就会在五点出去晨跑。

刚好有一天江皓要出差,早上七点的飞机,于是我们俩也在五点钟出去。

结果一开门就碰上准备去晨跑的蓝光,原本我已经隐藏的很好了,还是被抓了个现行。

不止是被抓,我还会觉得很尴尬,因为我又想起了那个纵/欲/过/度。

我和江皓这个时间出来,摆明了之前在一起过夜,过夜了,就默认了上/床,被人这样知道我会觉得难为情。

江皓觉得我们俩无论是开房或者上床都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这件事完全可以光明正大。

但我是个女孩子,脸皮薄,肯定不愿意被人当做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去看待。

我这么说的时候,江皓就会拿冷冷的目光看我,“你还算不随便?”

明知道他就是气话,我听了却会觉得受伤,我随便什么了,我只是对着他随便了而已。

随便的结果却是得到他的轻视。

久而久之,我和江皓的想法终于有了分歧,我希望他不要那么经常来找我,一个礼拜两三次就可以了。

而且我们每次见面都是直奔主题,这根本也不是我想要的。

我喜欢江皓,渴望一点点征服他的心,绝对不是只想跟他上/床。

江皓却有他自己的歪理,他生气了会直接说,“你还不让上了?”

他这句话打击到我的自尊心,我连着两天不给他碰,他觉得没意思就不来找我。

我跟江皓冷战了一个礼拜的同时这部戏也拍摄过半,将近一个月的相处让我跟蓝光之间的关系自然很多,虽然他偶尔还会不留面子的骂我两句,但收工以后还是可以彼此心平气和的聊个天的。

那天我们剧组的人说一起吃饭,结果下了大雨又决定叫外卖,外卖又因为大雨需要大概两个小时才能送到。

最后大家抽签,选中我跟蓝光出去买。

出去的时候我们明明的打了两把伞的,但是我的那把质量不好,在半路上就被风吹坏了,要不是蓝光及时帮我遮一下,估计我全身都要淋湿。

我也不好意思把他的伞拿过来用,于是我们俩就同打一把伞,一开始两个人都比较放不开,站的很远。

然后我发现蓝光一边的肩膀都湿了,就主动靠近他一点。

到后来,我们俩就自然而然的靠在一起走了,相处的时间久了,这样也不会觉得很尴尬。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天江皓刚好出差回来,他打算找我,却一不小心见到我跟蓝光在一起的一幕。

回了酒店以后我们是聚在一个大房间吃饭的,吃完了大家又打牌聊天,有人还喝了那么一点儿酒,但我没喝,身边这些异性即使混得比较熟了也不代表真的就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一方面和江皓怄气,另一方面还是会很想很想为他守身如玉,我只被他一个人碰过,这不是什么遗憾,而是让我深感幸福的一件事。

这个饭又吃了两三个小时才宣布散伙。

蓝光的房间跟我在一层,所以结束后我们俩一起下楼,我的房间又在比较靠前的位置,进门前我还和他说了个再见。

他也冲我笑了一下,难得比较和气的说:“你刚淋雨了,明天就放假好好休息吧。”

我默默的点了个头,主要因为心情不佳,所以不是那么愿意说话。

不过我想起来前两天我找蓝光借了本书,于是想还给他,让他在外面等又不是特别合适,我就叫他跟我一起来了。

其实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找到书以后我就送他出去。

然后回到自己一个人的房间。

我还是会觉得寂寞,空荡荡,望着那张曾经跟江皓相拥而眠过的床,我觉得我还是很想他的。

我一直在跟自己较劲,明明很想他又为了所谓尊严不想主动跟他联系。我也会觉得,为什么就不是他先来和我道歉。

就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愿意让步,关系才会越来越僵。

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吵架的时候主动道歉的人未必是有错的那个人,只是因为他更在乎一点。

而我和江皓,说白了还是没有那么在乎彼此。

他对我的喜欢逃不过身体的欲/望,我对他的喜欢也胜不过自尊的束缚。

关上灯,我把自己摔在床上,忽然有了大哭一场的冲动,却突然听见房门外有动静,门被打开。

我警惕的坐起来,又因为紧张好几次也没打开灯,好不容易灯亮了,江皓已经走到我面前。

他就是那个十分不爽的表情,问我,“刚你和谁在房间里呢?”

而我原本的思念在对他的这副样子以后,突然又被消耗殆尽。我转过身不理他,拉上被子把自己裹在里面。

江皓跟我一样不爽,他本来决定主动来哄我了,结果看到让自己想杀人的一幕,在外面忍了那么久,又好像吃了闭门羹。

他要把我从被子里拉出来,我不让拉,跟他玩儿起了个性,“别碰我,烦你!”

江皓又问我一遍。

我脑子比较乱,压根儿想不起刚刚让蓝光进来过的事,就冲着江皓喊,“你管我,我乐意让谁进来就让谁进来。”

这一次真正激怒了江皓,换了谁也忍受不了带绿帽子这种事,纵然江皓没多把我放在心上,也会因为感受到背叛而愤怒。

于是他脱/了衣/服上床,还是把我从被子里揪出来。

我要和他吼,突然就被亲了,或者说不是亲,他完全就是在啃在咬,我第一次明白接吻也能这么疼。

然后他动手,强行把我衣服脱/下/来,我不愿意的,但挣扎了两下又觉得没意思,还是顺着他来。

于是我这个举动在江皓眼里又成了欲拒还迎。

他心情不好,没任何准备就直接撞/进/来,我疼的咬破了嘴唇。

再然后就只有不停的碰/撞,只有两个动作,进,出。

我的手,还是不自觉的挂在他的脖子上,我还是想他。

江皓折腾了我好久,从前我只知道男人没状态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会硬/不起来,现在我又多懂得一个,还会有因为没感觉而释放不出来这回事儿。

江皓就是没感觉,因为他对我完全就是在出气。

而我只想顺着他,身体却从干涩到湿润,最后又回到一个干涩的状态,感觉,却只是从疼到疼,再到更疼。

(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