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7.第2067章 不是灭门危机,而是已经灭门了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41:42 字数:2436 阅读进度:2067/2078

陈阳对文正道:“文兄,有关你们文家的事情,属于你的秘密,你就不用和我们多谈了。当务之急,现在藤原家的高层都死了,我想你应该早已做好了准备,现在,正是你夺回家业的时机。”

“今日多谢陈兄弟了。”

文正郑重地对陈阳道了声谢,当即转身离去。

这些年来,他在断剑门中,也经营了自己的势力,而且已经非常的庞大。

因为藤原家抱团,断剑门外姓之人,根本得不到真正的传承,也得不到足够的资源,他们早已对藤原家心生不满。

毕竟,无论哪个势力,都讲究公正。

藤原家若是家族,自然无人质疑。

可既然是门派势力,当然就应该对门人一视同仁。

但藤原家和外姓的巨大待遇差距,在断剑门中,埋下了祸根。

所以文正很容易,就把藤原家之外的外姓之人,团结在了一起。

虽然他们没有高层,但重在人多。

有这样一股人手,他的确能够,在藤原家大乱的时候,将断剑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等文正离去,陈阳看了眼旁边的三名女子。

这三名女子,在她第一次出手之后,就一直呆立在那里,早已被吓傻了。

此刻见陈阳看过来,她们惊得身体一颤,慌张道:“别……别杀我!”

陈阳刚才大杀四方,在她们眼里,这简直就是个杀神。

“你们走吧。”

陈阳瞥了眼三女,并没有为难她们的意思。

闻言,三女连声道谢,连衣服也没得穿,身上就穿着肚兜,飞快地往外面跑去。

她们还不知道,藤原村吉修炼的邪功,对她们的身体有伤害,如今她们三人看似健康,其实生命力已经十分虚弱了。

申致远对陈阳道:“陈公子,你是打算,留在断剑门吗?”

陈阳点头道:“最近几天,我暂时住在这里,等藤原葵山回来。”

“那陈公子,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小心!”

申致远提醒了一句,也离开了断剑门。

最后,院子里只剩下陈阳和禾穗。

陈阳问了禾穗到了冲武星之后的情况,得知禾穗是和杜诚在一起,一直住在风雷城外的一个小镇。

在小镇中,两人超凡一重的境界,已是最强的存在,所以,他们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这一年间,他们一直打听陈阳的消息,但却毫无收获。

后来得知冲武星地域之广,他们甚至觉得,这辈子,只怕也见不到陈阳,以及青云山庄其他的人了。

而就在前不久,藤原村吉到了镇上,见到禾穗,惊为天人。

他想把禾穗带走,但遭到了禾穗和杜诚的反抗。

最后,杜诚被藤原村吉所杀,禾穗则是被藤原村吉用锢真之镯锁起来,带回了断剑门。

“什么,杜诚被杀了!?”

听到这里,陈阳皱了下眉头,感到十分的内疚。

当初逍遥阁大长老南宫归墟,派人到地球刺杀陈阳的时候,身为北国隐世家族成员的杜诚,可谓是全力相助陈阳,险些身亡。

后来,杜诚加入了青云山庄,想要得到陈阳的训导。

可惜他还没成长起来,现在却已经死亡。

“唉!”

陈阳不禁叹息一声,询问了禾穗小镇所在,立刻与禾穗一起,前往小镇。

因为之前,杜诚和禾穗多次帮助镇民,并且还抵御了两次贼匪,他们在镇上有很高的声望。

等陈阳到了小镇之后,杜诚的尸体已被镇民下葬,并且还树了石碑。

陈阳给杜诚上了香,看着石碑上的“杜诚”二字,心里有些发酸。

沉默片刻,他眼中闪过冷芒,对禾穗道:“走吧,回断剑门,等藤原葵山回来。”

……

断剑门的人,都以为门主藤原葵山外出历练,不知在何处。

但藤原家的人却知道,藤原葵山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风雷城的一处偏僻山林之中,闭关修炼。

他得到了一门邪功,威力强大,如今已是闭关数月,颇有进展。

他勒令藤原家的人,如果不是遇到灭门危险,否则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得惊扰他。

此时,被陈阳放走的藤原左卫门,进入山林,直接飞入了山中水潭,真气将水面推开,进入了潭底。

潭底之下,有条暗渠,经过暗渠,就能到达一处地窟。

藤原葵山,正是在此地修炼。

他身着武士服,盘膝坐于一块石头上,身体周围真元波动十分剧烈,衣袍咧咧作响,胡须也无风而动。

在他的脸上,笼罩着淡淡的黑气,阴厉邪煞,不时变幻做鬼头骷髅。

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目光之中,充满了怒色,喝道:“藤原左卫门,你来干什么?”

刚刚从暗渠出来的藤原左卫门,连忙走到藤原葵山面前,双膝下跪,哭丧着脸道:“葵山门主,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呀。”

藤原葵山冷哼一声:“哼,风雷城内,我们藤原家掌控一切,无人是敌手,能出什么大事?”

藤原左卫门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心惊道:“葵山门主,我……我……。”

藤原葵山道:“结结巴巴的,快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难道你不知道,除非遭遇灭门危机,否则的话,不允许打扰我!”

藤原左卫门面部肌肉颤动,哀声道:“葵山门主,不是灭门危机,而是……真的被人给灭门了。”

“嗯?!”

藤原葵山腾地站起来,面露惊骇之色,喝道:“左卫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藤原左卫门战战兢兢道:“死了,藤原家超凡六重之上的高手,全部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现在还活着。”

藤原葵山面露惊骇之色,不敢相信,实力强大的断剑门,竟然出现了这样惨重的情况。

他急切问道:“左卫门,难道是桑彩国,对我们动手了吗?”

“不是桑彩国。”

藤原左卫门摇了摇头。

“不是桑彩国,那在这片地界,还有谁是我们断剑门的对手?”藤原葵山面露狐疑之色,道:“你快说,是哪个势力下手的?”

藤原左卫门心有余悸,摇了摇头:“不,不是势力,而是一个人,把藤原井边草副门主等人,全部都杀了。”

“什么,只有一个人?”藤原葵山大惊:“难道,对方是假府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