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8.第2058章 来自岛国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41:38 字数:2422 阅读进度:2058/2078

申致远看了眼陈阳,心里暗想,陈阳才超凡八重,如果去断剑门要人,别人不给的话,万一发生了冲突,只怕会死在那里。

他略一思索,对陈阳道:“陈公子,不如这样,我去和断剑门交涉。我在这风雷城,还算有点薄面,他们应该会把你那位朋友,交出来。”

能和平解决,当然是最好。

但是如果见到禾穗,发现她被人欺辱的话,那么陈阳,绝不会放过断剑门。

陈阳略一思索,对申致远道:“申老板,我和你一起去吧。”

“如此甚好。”

申致远点了点头,对商会的事情做了些安排,便邀请陈阳登上了火翎马车,前往断剑门。

路上,申致远看了眼陈阳,道:“陈公子,你会不会隐藏修为的秘法?”

“怎么?”

陈阳疑惑道。

申致远道:“那帮断剑门的人,都是死脑筋,我担心他们见你超凡八重,以为我带着你去助威的,所以,你还是压制境界比较好。”

“好吧。”

陈阳点了点头,使出龟息术,将境界压制在超凡三重,和申致远一样。

见此,申致远这才放心。

不一会,火翎马车停在了一处围墙前。

陈阳下了马车,放眼望去,只见这围墙,竟然有几百米长,七八米高,十分霸气。

围墙中央的朱漆大门,上方的匾额写着“断剑门”三个字。

令陈阳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字,竟然是日文。

见陈阳盯着匾额,申致远道:“这上面的文字,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不过断剑门的人说,写的是‘断剑门’。”

陈阳没有给申致远解释,这些字是日文。

他现在心里已经确定,这断剑门,绝对是小鬼子建立的,断剑门的创始人,也肯定是来自地武星的岛国。

“走吧。”

申致远招呼陈阳一声,朝着断剑门的门口走去。

只见门口两名身着武士服的男子,头上剃着岛国武士标配的月代头,腰间陪着长长的武士刀,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冷厉地扫过周围。

见申致远走过来,其中一名男子上前,语气中带着几分恭敬,道:“申老板,请问你有事吗?”

“我来找曹正长老,你速速去通报。”

对方一个守门的而已,申致远却是没客气。

那男子应了声,立刻小跑着进了断剑门里面。

这时候,站在门口的陈阳,注意到断剑门长长围墙的隔壁,就是风雷城的城主府。

那城主府修建已是算得上华丽,但是和断剑门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这时,申致远对陈阳道:“陈公子,待会我们见到的曹正长老,是断剑门高层当中,唯一不姓藤原的人。我和他也算有点私交,想必只是要个人,他应该能帮得上忙。”

话音刚落,刚才进去通报的男子走了出来,对申致远和陈阳,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二位,请随我来。”

跟着男子,陈阳二人穿梭在院落里,到达了一处房间。

房间内地面铺着榻榻米,里面一名中年人光着脚,盘膝而坐。

这中年人,正是申致远要找的曹正,断剑门长老,超凡八重的境界。

“申老板,真是稀客呀。”

见申致远走到门口,曹正笑眯眯地招呼道。

申致远脱了鞋子后,给陈阳示意,陈阳也脱了鞋,两人这才进了房间。

地面的榻榻米很柔软,但陈阳并不喜欢这种光脚的感觉,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

似乎是看出了陈阳异样,曹正笑道:“这位小兄弟,入乡随俗,你就别介意了。”

见曹正面相友善,陈阳也就客气地拱了拱手:“曹长老客气了。”

“来,坐。”

曹正招呼陈阳和申致远坐下,然后举起桌上的酒壶,分别给陈阳二人倒了杯酒,低声道:“这是我自己的私藏,他们的清酒,一点也不好喝,我喝不惯。”

听到这话,陈阳就知道,这曹长老,只怕和断剑门的直系藤原家,有些隔阂。

等陈阳二人喝了酒,曹正对申致远道:“申老板,你无事不登三宝殿,现在,你该说说,你是为何而来了吧?”

申致远指了指陈阳,对曹正道:“曹长老,事情是这样的,陈阳的一位朋友在你们断剑门,我今天来,是想请曹长老帮忙,放了他那位朋友?”

“噢?”曹正面露疑惑之色,看向陈阳:“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

陈阳道:“是位女子,名叫禾穗。”

“啊,是她!”

曹正皱了下眉头,沉吟道:“这事,却是有点难度。”

申致远问道:“曹长老,怎么回事?”

曹正苦笑了下,道:“不瞒你们,禾穗此女,我们断剑门的高层,几乎人人都认识。因为,他是少门主的妻子。”

闻言,陈阳心头咯噔一跳,既然成了那少门主的妻子,只怕是……

陈阳不敢想下去,眼中闪过杀机,沉声道:“曹长老,请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曹正看到陈阳眼中的杀意,劝道:“陈兄弟,你先别着急。虽然禾穗成了少门主的妻子,但他们只有夫妻之名,并没有夫妻之实。”

听到这句话,陈阳却是稍稍松了口气,问道:“曹长老,这又是怎么回事?”

曹正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陈阳讲了一遍。

原来,就在不久前,断剑门少门主藤原村吉,从外面带回了禾穗,硬逼着禾穗,和他成亲。

不过禾穗始终不从,破坏婚典之后,以性命相逼,于是婚事只得搁置了下来。

这段时间,藤原村吉也没用强,怕禾穗一急之下,真的自杀。

当然,他也没放弃,而是不断地劝导禾穗,让禾穗和他成亲。

但是,无论他说什么,禾穗也不理会。

最近这两天,他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有人听到禾穗房间里,传来喝骂的声音。

得知事情缘由,申致远面露凝重之色,对曹正道:“这件事,曹长老,可有办法?”

曹正捏着下巴,皱眉道:“我虽然是长老,但却并非藤原家的嫡系,在断剑门的话语权并不大。而且,这是属于藤原家的私事了,如果我让藤原村吉把他看上的女人交出来,只怕他会闹翻天。那些藤原家的人,也肯定会,站在他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