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第1973章 冥塔智者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41:08 字数:2318 阅读进度:1973/2078

南宫凤吟走进南宫云裳的房间,关上了门,道:“云裳,我想和你谈谈。”

“凤姨,如果你是想帮陈阳说好话,那就打住吧。我对他,真的没有半点好感。”

南宫云裳抬头看向南宫凤吟,微微皱了下眉头。

“云裳,我之前不是说有个秘密吗?现在,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

南宫凤吟坐下来,正色道:“你一直说,你心里有个人,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就是陈阳?”

“陈阳?”南宫云裳摇了摇头:“我以前从未见过他,和他也并不认识。凤姨你这话,未免也太不靠谱了。”

南宫凤吟道:“你之前说过,你不知道对方的一切信息,但就是觉得,有这么一个人在心里。”

“事实上,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你失去了那段记忆,所以不记得陈阳。”

“你等待的那个人,其实就是陈阳,而你以前的名字,并不是南宫云裳,而是南宫云梦。”

“陈阳之所以突然改变主意,要向你求亲,是因为在湖边,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他到逍遥来找南宫云梦,其实,就是找你。”

接连的重磅信息,让南宫云裳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她才把这些信息消化完。

“失去记忆、南宫云梦、找我、陈阳……”

南宫云裳口中喃喃着,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失去了记忆,忘记了陈阳。

可是,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丢失了记忆?

沉默了下,她努力回想,却没有在记忆之中,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她抬头看向南宫凤吟,正色道:“凤姨,你保证,没有骗我?”

南宫凤吟道:“我当然不会骗你,我知道你和陈阳的事情,所以我才希望你们在一起,唤醒你的记忆。”

南宫云裳相信了南宫凤吟的话,她觉得整件事,都透着古怪。

她问道:“凤姨,我和陈阳经历过什么?”

南宫凤吟把在苍穹之怒小世界中发生的事情,一件件给南宫云裳讲了,可是南宫云裳对此,却没有半点思绪,那些事情仿佛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而不是她自己。

她努力想要回想,可是脑袋却传来剧痛,仿佛要裂开了一般,她只能作罢。

等南宫凤吟讲完,她略微触动,问道:“那些事情,都是真的?陈阳真的那么勇敢、聪明,用生命保护我?”

“当然是真的。”

南宫凤吟点了点头,回忆起那段时光,她如果是个小女孩,何尝不会对陈阳动心。

南宫云裳面露思索之色,道:“可是,我怎么觉得,他有些吊儿郎当的,一点也靠不住。”

南宫凤吟道:“如果你找回记忆,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对了,我的记忆,是怎么丢失的?”

南宫云裳问道。

南宫凤吟面露为难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还是压低了声音,道:“云裳,自从你失忆之后,那件事,阁主吩咐所有人知道真相的人,都不能告诉你原因,避免影响你未来的正常生活。”

“不过,我希望你能找回记忆,和陈阳相认,所以我决定告诉你,你失忆的原因。但是你要保证,你知道真相之后,千万不要暴露出来,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慢慢去追回自己的记忆。”

见南宫凤吟一脸郑重的模样,南宫云裳发现,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的更复杂,甚至其中,似乎有什么危险。

她正色道:“好,凤姨,我保证,就算我知道真相,也绝不暴露出来。”

南宫凤吟点了点头,接着道:“正是你和陈阳相识那次,我们从地武星回来之后不久,冥塔智者路过逍遥阁,看中了你的天赋,决定收你为徒。当时你是愿意拜冥塔智者为师的,谁知冥塔智者说,要想成为她的徒弟,必须斩断男女情丝。”

“如此一来,你便拒绝了冥塔智者收徒的意愿,但是冥塔智者实力强横,非得收你为徒,于是她施展强大手段,直接把你的情感记忆收走,封印在了她手中一件宝物之中。之后,地武星那段时间的记忆,你就全都没有了。”

“当时冥塔智者并没有把你带走,她将你的男女情感封印,说是要你在世俗经受磨练,泯灭男女之情。然后给你父亲留下话,说是三年之内,她会再来逍遥阁,带你前往冥塔,进行修炼。”

听到这里,南宫云裳已是面色大变。

她还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段经历,自己的记忆竟然被人强行拿走,情感也被封印。

那冥塔智者,好生霸道。

“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

南宫云裳眼中闪过冷意,对冥塔智者,心生厌恶。

沉默了下,她问道:“凤姨,冥塔智者是谁?”

南宫凤吟道:“冥塔位于西大陆极北之地,那里全是荒漠,没有国度,也没有人烟。在荒漠之中,矗立着一座高不见尽头的黑色高塔。塔中住着一名强者,便是冥塔智者。”

“她是一名女子,据说已经活了两千多年,实力至少达到感应中期之上。但至于她到底有多强,没有人能够确定。但是据传言,即使是西火教教主、各大学院内院院长那种级别的强者,也不愿轻易招惹冥塔智者。”

听到这话,南宫云裳皱眉道:“她竟然这么强,那她到底是好是坏?”

“她很少出没,为人亦正亦邪,随心而为。”南宫凤吟道:“算起来,距离冥塔智者离开,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来找你。到时候,可没人能够拦得住她。”

南宫云裳道:“她拿走我的记忆,封印我的情感,如此行径,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个人来看待。如果她再来,我绝不会受其摆布的。”

南宫凤吟道:“又有谁愿意受其摆布呢?当时她要拿走你的记忆,你父亲想要阻拦,但被她一击,直接打得经脉断裂,造成了隐疾。否则的话,以大哥他的天赋,现在至少也应该达到真府后期了。”

南宫云裳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自己父亲用心良苦,可惜自己不知道这些事,所以一直不理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