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第1955章 被迫应战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9:12 字数:2489 阅读进度:1955/2078

湖面上,刚刚结束一场战斗。

落败之人,已经退到岸边。

获胜之人,则是凌空站在湖水表面,等待别人挑战他,或者是他另外选择一人,进行挑战。

就在这时,华天觞站起身来,朝着陈阳,大声喊道:“陈阳,你昨天不是告诉我,你在超凡境中,天下无敌,在场没人是你的对手吗?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出场挑战,让我们见识见识,超凡境无敌强者的英姿!”

这话一出,本就嫉妒陈阳的众人,更是愤怒不已。

就连别具阁外面观战的人,也觉得陈阳此言,实在是太猖狂了。

“整个冲武星,天才辈出,哪里轮得到他。”

“他才超凡七重,竟然敢说自己是超凡境无敌,太自以为是了。”

“今日的选手,都是超凡九重,只有他是超凡七重,他的战斗力,只怕是最差的一个。”

“井底之蛙而已,实在可笑!”

……

在一片讨伐声中,陈阳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哪里不知道,华天觞是打了什么主意。

那家伙昨天输了灵石,心里不平衡,故意放话,想让陈阳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陈阳一点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

他直接起身,转身朝着别具阁外走去。

既然不打算求亲,干脆离开,省得在这里,听别人呱噪。

不过,他刚刚转身,两道身影便拦住了他。

其中一人,正是华天觞。

另一人,比华天觞更强,是假府期的周靖宇。

昨日输了灵石,周靖宇也记恨上了陈阳,不愿放陈阳离开。

他冷声道:“怎么,陈阳,你害怕了,想走?”

陈阳皱了下眉头,冷声道:“我干什么,不关你们的事,滚开!”

此言一出,全场皆是一惊。

刚才华天觞的话,可能有假,众人并不完全相信。

但陈阳此刻面对周靖宇,居然也如此霸道,那么说出自己超凡境无敌这种话,也是极有可能。

华天觞眼中闪过奸计得逞的神色,心里暗道:“陈阳真是没脑子,自己撞到刀尖上,简直是找死。”

周靖宇没想到,自己堂堂假府前期修者,陈阳竟然不给面子。

他冷声道:“陈阳,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

陈阳还没回答,湖面上传来声音:“陈阳,我要挑战你。”

众人看去,发出声音的,正是刚才一战获胜之人,来自雪鹰国的张番。

周靖宇话锋一转,冷笑道:“陈阳,有人挑战你,你可敢应战?”

在他看来,陈阳若是应战,必然被打得屁滚尿流。

陈阳皱了下眉头,没理会别人,看向湖心亭中的南宫云裳,问道:“云裳小姐,我想问问,能不能不应战?”

不应战?!

湖岸边众人一愣,随即哄然大笑。

“哈哈哈,这小子害怕了。”

“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现在有人挑战他,怎么害怕了?”

“还说自己在超凡境中无敌,实在是可笑。”

“昨天他夺得文学考校第一名,我还挺仰慕他的,却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

湖岸边、别具阁周围建筑上,都传来一阵阵声音,有嘲讽的,有失望的……

陈阳仿佛没听见别人的声音,神色淡定,等着南宫云裳的回答。

湖心亭中。

南宫飞硕皱了下眉头,心里暗道:“他这是在干什么,说自己最强,却又不应战,实在太丢分了啊。就这样,还想迎娶我姐姐?”

坐在旁边的南宫云裳,沉思了下,问道:“陈阳,你为何不应战?”

陈阳心想,如果自己说,自己不想求亲,岂不是当众打南宫云裳的脸,这就太没风度了。

那样的话,也会让南宫云裳难堪。

略一思索,他对南宫云裳道:“云裳小姐,我觉得,就算自己夺得了论武大会第一名,也配不上你。所以,我打算放弃。”

闻言,华天觞冷笑道:“呵呵,原来你还知道,你配不上云裳小姐。”

陈阳这话,虽然冠冕堂皇,可是南宫云裳却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

昨天和陈阳见过一面之后,她已经知道,陈阳此行逍遥阁,并非是为她而来,而是为了南宫云梦。

昨日之事,她已经放下,所以并不在意,陈阳是否喜欢自己。

但她却想看看,陈阳说得那么轻松,战力到底如何,是不是真的有实力,能夺得第一。

于是,她对陈阳道:“陈公子,实在抱歉,今日的挑战,不能不应战。”

闻言,陈阳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这场战斗,是不打不行。

“陈阳,还不快踏水湖面,与我决战。”

湖面上,传来张番冷傲的声音。

全场一阵起哄,都在催促陈阳,赶紧登上湖面战斗。

“算了,看样子,只能解决战斗之后,再离开这里。”

陈阳看了眼张番,腾空而起,飞向湖面。

见他出战,华天觞露出奸计得逞的冷笑。

周靖宇则是指望着,张番能狠狠地揍陈阳一顿,如果不是他没能通过第二关文学考校,他肯定就亲自挑战陈阳了。

刚才陈阳竟敢让他滚,他哪里受得了这气。

见陈阳出战,南宫飞硕却是皱起了眉头,自己收了陈阳两万灵石,却什么事也没办,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他刚要开口,南宫云裳却抬了抬手,道:“你收灵石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陈阳的实力如何,靠他自己的本事。这张番在众人中,只能算中等。如果陈阳连此人也打不过,那他才华再出众,我也不会高看他。”

南宫飞硕眉头一皱:“我说姐姐,他是超凡七重,你让他和超凡九重相比,这怎么比啊?”

“靠他自己。”

南宫云裳看着踏水湖面的陈阳,心里期待陈阳创造奇迹,但却又渴望陈阳被人收拾一顿。

此刻她的心里,竟是矛盾了起来。

张番见陈阳落在湖面,眼中闪过狡黠之色。

他也是打了主意,陈阳如此猖狂,昨日又夺得文学考校第一名,自己如果赢了陈阳,必然大出风头,更加得到南宫云裳的青睐。

到时候,就算不夺得论武大会第一,迎娶南宫云裳的机会也更大。

毕竟最终结果,不完全以名次来决定。

“陈阳,接招!”

张番心里想着自己的小计谋,突然刷的拔剑,蜻蜓点水,从湖面踏过,攻向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