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第1946章 发簪信物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9:09 字数:2446 阅读进度:1946/2078

王史冲心里得意,但表面上却很是谦恭,对陈鳌道:“陈阳这次的表现,实在有些糟糕。只怕他……”

说到这里,王史冲故意闭口不言,一副不想把陈阳丑事说出来的样子。

陈鳌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

王史冲道:“陈阳他穿着一身屎黄色的衣服,头发跟被雷劈了似的,脖子上挂了好几条掉色的大金链子,那形象实在是不忍直视。”

“而且他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还调侃云裳小姐,说他十岁就爬寡妇家的墙了。最后,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然后被赶出了别具阁。”

听到这话,陈鳌脸色都绿了。

他带陈阳来,本意是想和逍遥阁联姻,增强大夏王朝的实力。

毕竟大夏王朝吞并厄罗国之后,幅员辽阔,却没有足够的实力,镇压这块土地。

所以,他才想到了,和逍遥阁联姻。

只要有了逍遥阁这个强援,那么大夏王朝就更稳定了。

他本以为,以陈阳的天赋、才华,这第一轮,轻而易举。

可是不料,陈阳竟然如此作死。

这不是来求亲,根本就是来得罪人的呀。

三长老南宫归海的面色也变了,看了眼陈鳌,沉吟道:“阁主最是疼爱云裳小姐,陈阳如此辱没小姐,万一传到阁主耳朵里,阁主震怒,只怕你们爷孙二人,想要走出这逍遥阁城池,也是难事。”

陈鳌心头咯噔一跳,道:“归海兄,现在怎么办?”

南宫归海想了想,道:“虽然不确定阁主是否会发怒,但你和陈鳌,最好今晚连夜离开逍遥阁。另外,我会去告诉阁主,就说陈阳脑子有些问题,是个神经病,会不定期发作,今天正好发作了。”

闻言,陈鳌嘴角一抽,感到十分无奈。

旁边的王简霖和王史冲,则是强忍住笑意,憋得十分难受。

就在这时,陈阳一脸笑意,从门外走了进来。

陈鳌虽然十分疼爱陈阳,但此刻也心情极度不好。

他见陈阳穿着整齐,问道:“阳儿,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去别具阁,你要换装束,还故意激怒云裳小姐?”

陈阳早料到,会遇到这一出。

他看了眼王史冲,见王史冲一脸得意,就知道这家伙把别具阁的事情,给陈鳌等人讲了。

他也不慌,认真地对陈鳌道:“皇爷爷,求亲的人实在太多,每个人的自我介绍,都大同小异,穿着也都差不多,没有一点新意。我心里想着,云裳小姐肯定看得厌了,于是就别出心裁,希望能给云裳小姐,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陈鳌没好气道:“可惜失败了,是吧?”

“这也怪不了我呀。”陈阳无奈地耸了耸肩,道:“如果云裳小姐,让我把话说完,我保证,她绝对会改观。”

“唉,事情至此,也无法力挽狂澜了。”

陈鳌叹息一声,对陈阳道:“你如此辱没云裳小姐,为了避免逍遥阁阁主发怒,我们今晚连夜离开逍遥阁。”

“这可不行。”

一听这话,陈阳却是不肯了,自己还没找到南宫云梦,怎么能轻易离开。

王史冲假惺惺道:“要不这样,我去找云裳小姐,帮你们求求情。”

“对了,史冲,你说云裳小姐看重你,那她给你发簪了吗?”

南宫归海看着王史冲,突然问道。

王史冲愣了下,道:“发簪,什么发簪?”

南宫归海道:“云裳小姐看重的人,都会赠送发簪,作为参加三日后的文学考校的信物,你没拿到发簪?”

王史冲眼珠一转,道:“没拿到,或许,待会就会送来吧。”

“三长老,别具阁赵海求见。”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

赵海走进大殿,手里捧着一个礼盒,给三长老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南宫归海道:“赵海,你可是来送发簪信物的?”

“正是。”

赵海点了点头。

闻言,众人都认为,这是给王史冲的。

王史冲一脸得意之色,走到赵海面前,带着几分倨傲,道:“多谢了。”

现在他成了南宫云裳看上的人,自然没必要,去讨好赵海这个下人。

可是,赵海却摇了摇头:“不好意思,这信物,不是给你的。”

此言一出,大殿内众人,都是一愣。

赵海则是在殿内四处张望,想要寻找那个戴着掉色金链子的土鳖。

可是他看了一圈,却没发现人在哪里。

倒是站在旁边,一名气质潇洒的青年,和那个土鳖有些像,但气质差了太多,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王史冲面色一变,道:“不是给我的,那是给谁的?只有我和陈阳住在三长老府,总不可能,是给陈阳的吧?”

见王史冲态度不善,赵海阴阳怪气道:“不好意思,这信物,还真是给陈阳的。”

众人看向陈阳,表情都十分惊讶。

赵海顺着众人目光,看向陈阳,哪里还不明白,这个人,就是陈阳。

他心头咯噔一跳,心说这变化,未免也太大了吧。

难道之前,此人是故意装成那副土鳖样?

虽然心里疑惑,但赵海不敢多问,走上前去,恭敬道:“陈公子,这是云裳小姐的信物,三日之后,还请您务必到别具阁,参加文学考校。”

陈阳嘴角一抽,对赵海道:“你不会是弄错了吧?”

王史冲忙道:“肯定是弄错了,云裳小姐是不是把我们的名字记反了。赵海,要不你再回去问问。”

南宫归海和王简霖,也认为是弄错了。

就连陈鳌,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如果王史冲所言属实,那么南宫云裳把信物交给陈阳,这简直就是疯了啊。

赵海却是斩钉截铁道:“云裳小姐说了,发簪信物,给陈公子送到府上,绝不会错。”

陈鳌眼珠一转,推了把陈阳,道:“还不快把信物接下。”

陈阳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接过了锦盒,没想到事与愿违,自己表现成那样,南宫云裳竟然也能看得上,也真是服了。

他把锦盒打开,只见里面是一支打造精美的发簪,镶嵌着翠绿的翡翠,闪烁淡淡的光芒。

“不可能,这绝对是云裳小姐,送给我的。”

王史冲沉声道,伸手就朝锦盒中的发簪抓过去。

他不甘心,自己怎么可能,被陈阳这个土鳖,给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