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第1945章 胡说八道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9:09 字数:2402 阅读进度:1945/2078

“多谢王公子关心。”

陈阳对王史冲笑了笑,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走到众人前面,看向湖心亭。

这亭子还用竹帘遮着,也不知南宫云裳是不是美人,陈阳心想,十有八九,是坑人的吧。

否则的话,为什么不敢露出真容?

陈阳摇了摇头,别人美不美,关我什么事,反正我也不是真的来求亲的。

嘿嘿,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玩。

陈阳嘴角勾起坏笑,眼珠一转,朝着湖心亭一拱手,喊道:“在下陈阳,见过云裳小姐。我来自大夏王朝,今年二十多岁,长得五大三粗,豪放帅气,肌肉发达,头脑清晰,可谓是人中极品。”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子,就是个活宝,哪里是来求亲,完全是来搞笑的。

就这样,还指望云裳小姐看上你,你做梦呢?

陈阳没理会旁边人的笑声,接着对湖心亭喊道:“我三岁能文、四岁能武、五岁精通诗词歌赋、六岁胸口碎大石、八岁通晓琴棋书画、九岁就已经是当地神童、十岁我就能爬周寡妇家的墙。”

“不过,你可别误会,我不是偷看她洗澡,我只是帮她放哨,看看有没有别人看她洗澡。”

“接着刚才,我十一岁……”

“停下,你胡说八道什么?!”

湖心亭里,传来赵海愤怒的声音。

“我说小子,你是来衬托我们的吗?”

“就你这表现,云裳小姐现在肯定在忍住,不然指不定出来揍你。”

“你铁定淘汰,云裳小姐就算眼睛瞎了,也不会看上你。”

旁边其他人,都戏谑地看着陈阳,眼中充满了嘲讽,表情自傲,认为自己至少比陈阳高了一等。

陈阳嘿嘿一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赶紧把我直接淘汰得了。

不料,湖心亭里,赵海却突然说道:“云裳小姐问你,刚才你说六岁胸口碎大石,八岁通晓琴棋书画,那你七岁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陈阳对着湖心亭,一本正经道:“六岁不是胸口碎大石吗?那还不得养一年的伤才行,不然的话,我七岁就能通晓琴棋书画了,哪里用得着八岁。”

“哈哈哈哈……”

一听陈阳这话,岸边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子,是来讲笑话的呀。

可就在这时,湖心亭中,传来“噗嗤”一道轻盈的笑声,悦耳动听,比刚才的琴声,还好听。

众人乐了,指着陈阳道:“小子,你赶紧走吧,想要求亲,没你的分了。”

“连云裳小姐也嘲笑你,你还指望她看上你?”

陈阳置若罔闻,一脸认真的表情,对着湖心亭道:“刚才说到十一岁,我接着说,我十一岁的时候……”

“够了。”

湖心亭里,传来赵海的声音,陈阳又一次被打断。

陈阳觉得,自己表现成这样,如果还能被南宫云裳给看上的话,那这小姐还真可能是瞎了眼。

更何况,自己这身卖相,只要是正常女人,就绝不可能看上自己。

赵海道:“各位公子,请先回各自住处,结果会在稍后,给各位送去。”

众人在一片对陈阳的嘲笑声中,离开了别具阁的后院。

湖心亭内。

南宫飞硕盯着眼睛笑成一条缝的南宫云裳,道:“姐姐,我可是很久,没听见你笑了。刚才那小子,还是挺有用的呀。”

南宫云裳收起笑意,沉声道:“这个人,虽然脑子有点问题,但却比其他人有趣。既然如此,让他进入下一轮。其他人,都淘汰。”

“啊!”

南宫飞硕和赵海,都惊呼一声,面色十分难看。

南宫云裳一直背着岸边,并不知道,那十七人,分别是什么样子。

但是南宫飞硕和赵海却知道。

南宫飞硕嘴角一抽,对南宫云裳道:“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不是找说书的,是找丈夫。刚才那人,绝对脑子有问题。而且,他的穿着打扮,简直是不堪入目呀。这种人,一看就没文化素养。”

南宫云裳道:“穿着打扮不堪入目?难道他还能穿个黄色的衣服,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带着好几条掉色的大金链子不成?”

南宫飞硕道:“你还真说对了。”

闻言,南宫云裳顿时就愣住了,自己只是随口一说,竟然还真是这样。

这个人,既然是来求亲,搞成这样,不是自讨苦吃吗?

而且刚才的自我介绍,也有故意装疯卖傻的嫌疑,尤其攀寡妇家的墙,这已经是属于耍流`氓了。

就这样,还想求亲?

“这个人,看来并不是真心来求亲的。”

南宫云裳如此想着,沉思了下,对赵海道:“把发簪信物,给刚才那叫陈阳的人送去,其他人都淘汰。”

赵海犹豫了下,站在原地没动。

“还不快去。”

南宫云裳呵斥道。

“是,小姐。”

赵海赶紧应了声,离开了湖心亭。

南宫飞硕道:“姐姐,你这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

南宫云裳沉吟道:“我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的,既然如此,不如给他一个机会。到时候文采考校,我想看看,他是不是还这么伶牙俐齿。”

南宫飞硕探着脑袋,正色道:“姐姐,你可要搞清楚,你是择偶,不是玩游戏呀。”

“我自有分寸。”

南宫云梦眼珠一转,若有所思的样子。

……

三长老府,大殿。

南宫归海、陈鳌,以及王史冲的父亲王简霖,聚集于此,他们在等着陈阳和王史冲的消息。

王史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陈阳半路去换衣服,所以王史冲先回来。

“史冲,情况如何?”

王简霖问道。

王史冲面露得色,先给三位长辈问了好,然后回答道:“父皇,我给云裳小姐送了礼物之后,她沉默了很长时间,估计是动了心思。我进入下一轮,十拿九稳。”

“哈哈,很好,很好!”

王简霖捋了捋胡须,高兴得笑了起来,如果能和逍遥阁联姻,那么他们良州国的实力,会更加强大。”

陈鳌望了眼门外,问道:“史冲,陈阳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