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第1936章 是他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9:05 字数:2420 阅读进度:1936/2078

陈阳四人,进了岛主庄园,直接到了议事殿。

只见殿内,两边排列站立着端庄的卫兵,气势十足,上方则是一张宽大的座椅,上面铺了妖兽的皮毛。

座椅应该是属于岛主,但是现在还空着。

在座椅的下首,放着一张躺椅,但甲格正躺在上面,一脸冷笑地看向走进来的陈阳四人。

“看样子,这家伙在他爹面前,演了一出苦情戏。”

陈阳的目光落在但甲格的身上,是他把但甲格打伤,他自然知道但甲格的伤势到底有多重。

此刻但甲格的模样,他一眼就看穿,是装的。

“罗征,你们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大殿前方,但甲格嚣张的声音响起,中气十足。

陈阳目光一沉,看向但甲格,沉声道:“三分钟之内,如果你父亲没出现,我就杀了你。”

但甲格一愣,没想到到了自己的地盘,陈阳还如此嚣张。

他瞪着陈阳,冷声道:“哼,待会我父亲来了,要你好看。”

说完,他不理会陈阳,目光看向乔黛寒和柳雉翎二人,威胁道:“柳姑娘、乔姑娘,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如果答应嫁给我,你们都能保住性命。否则的话……哎哟……哎哟……”

但甲格话没说完,突然开始痛苦地呻吟起来。

陈阳四人定睛一看,只见一道人影从殿后走了出来,龙行虎步,气势不凡。

“是他!”

陈阳眉毛一挑,赫然发现,这刚刚走出来的人,正是自己之前在海域中,救了那支船队的老大。

他却是没料到,此人竟然是灵蛇岛的岛主。

当时此人牵制锯触章鱼,让其他人先走,如此行为,令陈阳十分敬佩。

由此可见,此人绝不是那种专横跋扈之人。

但梁栋在殿前位置坐下,看了眼一脸痛苦的但甲格,皱了下眉头,抬头看向陈阳四人,道:“罗征,我听甲格说,你们……啊!少侠!是你!”

话刚说一半,但梁栋腾地站起身,一脸恭敬,大步朝着陈阳走了过来。

他十分惊喜,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救了整个船队的大恩人。

见他面色恭敬,大殿内其他人,顿时全都懵了。

但甲格、罗征、卫兵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唯独柳雉翎和乔黛寒,两人对视一眼,都想到了那个杀了锯触章鱼,然后匆匆离去的高人。

“少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实在失敬,让你久等了。”

但梁栋走到陈阳面前,微微躬身,对陈阳很是敬重。

他目光一转,看向罗征,道:“罗征,你们的事情,稍后处理,你们先退下吧。”

接待陈阳要紧,但梁栋哪里有工夫,去处理儿子的恩怨。

罗征见这架势,哪里还不知陈阳牛逼,呵呵一笑,指了指陈阳,对但梁栋道:“岛主,这是我老大,我们和他一起来的。”

“什么,你老大!”

但梁栋愣了下,面露惊容。

紧接着,他就弄明白了,陈阳不是来找他,而是和罗征一起来的。

这下事情麻烦了,如果真有陈阳撑腰,他要替儿子出头,还真没那个实力。

陈阳看了眼但甲格,对但梁栋道:“但岛主,你儿子是怎么对你说的?”

但梁栋把但甲格之前的话,原原本本给陈阳讲了一遍。

讲完后,他补充了句:“罗征虽说乔柳两位姑娘有丈夫,可是甲格从来没见过,他去求亲,也并没有什么不妥。他被人打了,这可……”

陈阳打断道:“但岛主,我就是乔黛寒和柳雉翎的丈夫。”

但梁栋一愣,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

这下他知道怎么回事了,陈阳到灵蛇岛,敢情是来接妻子的。

自己的儿子,竟然敢抢陈阳的妻子,这简直是找死啊!

没等他说话,陈阳接着道:“另外,打你儿子的人是我。当时是他先动手,我留他性命,已经是饶了他。如果但岛主非得为他出头,别怪我不客气。”

但梁栋额头上冒出冷汗,忙道:“不敢。”

话虽如此说,可但梁栋的心里,还是有些憋屈。

不过,陈阳向来是认亲不认理,没有当场就杀了但甲格,已经是给了但梁栋面子了。

更何况,但甲格并不占理。

“但岛主,以后做事,可别被你儿子骗了。”

陈阳看向已经看傻了的但甲格,抬手一道掌影攻过去,把但甲格吓得惊呼一声,连滚带爬地从躺椅上起来,躲开了陈阳的掌影。

见但甲格站了起来,但梁栋怒道:“混小子,你不是说,你被打得不能动弹,连吃饭也困难吗?”

但甲格愣在原地,双腿发颤,不敢吭声。

他不知道陈阳是什么来历,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如此敬畏。

“但岛主,告辞了。”

这场闹剧没必要继续下去,陈阳对但梁栋拱了拱手,转身便带着大头三人往外走。

但梁栋忙追上来,道:“少侠,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陈阳停下脚步:“我叫陈阳。”

但梁栋道:“陈少侠,你救了我们上千条人命,今晚设宴,我希望能邀你共进一杯,作为感谢,还请你答应。”

陈阳想了想,然后看向大头、乔黛寒、柳雉翎三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他们三人在这里住了一年,对这里多少有些感情,也许他们,想要度过最后一个宴会呢?

果然,大头、乔黛寒和柳雉翎,都点头同意。

于是陈阳对但梁栋道:“既然如此,今晚我会赴宴的。”

“晚宴设在淡水湖边,对外开放,多谢陈少侠赏光。”

但梁栋把陈阳四人送出庄园,暗暗松了口气。

陈阳这样的高人,他可不敢轻易得罪。

如果陈阳不答应赴宴,他还真的担心陈阳怀恨在心,他日来报复。

回到议事殿,看着还站在原地的但甲格,他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是一脚,将但甲格踢翻在地。

但甲格一脸委屈,道:“父亲,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怕他干嘛啊?”

“你个混球,骗了你老子,还差点惹下天大的祸事。”

但梁栋指着但甲格,怒道:“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陈少侠,就是救了船队的人。”

但甲格大惊失色:“啊!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