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9.第1869章 大祭司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40 字数:2450 阅读进度:1869/2078

孙嘉琏有好几个女儿,但儿子只有孙哲一个。

而且他是老来得子,所以对这个儿子,十分的宠溺。

此刻见孙哲躺在地上,纹丝不动,很可能已经死亡,他哪里还有心情和喻建忠打下去。

他使出全力,将喻建忠逼退,身形一动,便朝着孙哲飞了过来。

降落在悬空道路上,他把孙哲扶起,赶紧检查了下,发现孙哲身体并无大碍,就是失去了意识。

“神识攻击!”

孙嘉琏心头咯噔一跳,目光刷的看向陈阳和鱼紫雯,怒吼道:“是你们干的?”

不等陈阳二人回答,孙嘉琏已是举枪攻上来。

“孙嘉琏,你的对手,是我。”

喻建忠追上来,挥剑挡住了孙嘉琏,两人又战斗了起来。

孙嘉琏被苍穹之怒箭矢重创,显然不是喻建忠的对手,被打得节节败退。

这时,他心里不禁感到后悔。

本以为喻家少了几名假府期的族老,自己带人大举进攻,轻松就能把喻家给拿下,抢走二品灵石矿脉。

可是不料,自己竟然被人偷袭重伤。

现在,连儿子也被人给弄成了活死人,此行简直是得不偿失。

“撤退,都撤退!”

又被喻建忠击退,孙嘉琏终于是放弃了,朝着正在激战的孙家之人,大声地喊道。

得到命令,早已兵败如山倒的孙家人,立刻后撤。

如果继续打下去,喻家少了几名假府期,孙家还是有一战之力。

不过,因为孙嘉琏战败,此刻他们是气势全无。

更何况,这样僵持下去,到时候喻家的族老赶回来,他们就更走不了了。

不过,喻家被打得一片破烂,喻建忠心里十分愤怒,他却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孙家。

“追,别让他们跑了。”

喻建忠大声喊道,喻家的人,立刻追上去。

孙嘉琏吼道:“喻建忠,我不抢你的矿脉,难道你还要穷追不舍吗?”

喻建忠冷哼道:“哼,你打上门来,我岂会轻易放过你。”

“我和你拼了。”

孙嘉琏也是急了,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都给我住手。”

就在此时,四道身影,从上方急速飞了下来。

声音,正是从这四人发出。

所有人的目光,朝着上方看去。

当看清楚之后,还真的没人动手,全都停了下来。

孙家和喻家,分两边站开,对峙而立。

见此,陈阳不禁疑惑,来者到底是何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威慑力,一句话就令刚才的激战停下。

这时,只见四人中的三人,都飞到了喻建忠的身后。

另外一人,则是悬浮在众人头顶,俯视着下方,眼神淡漠,面无表情。

此人是位老者,看不出多大年龄,眼神有些浑浊,头发、胡须花白,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半分兴趣。

他甚至给人,落寞的感觉。

而且,他也没有半点真气波动,犹如毫无修为的人。

可是,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恐怖的威压,把全场震慑,犹如牢笼将人禁锢,没人敢动弹。

陈阳感觉,此人的威压,甚至比妖岭分院院长柯泽曜还强了几分。

要知道,柯泽曜可是达到了真府期。

那么眼前之人,难道是达到了紫府境的第三重境界,感应期不成?

“眼前之人,莫非是管理十三区的大祭司?”

陈阳眉毛一挑,心头暗道。

随即他断定,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大祭司,否则的话,也不会一句话,就把全场都震慑住。

全场鸦雀无声,空中那老者,语气平缓地说道:“事情,我已经听喻家的族老,给我说过。现在,喻建忠、孙嘉琏,你们再讲一次。孙嘉琏,你先讲。”

孙嘉琏站出来,朝着上方拱了拱手,一脸恭敬之色,道:“启禀大祭司,我是看上了喻家的一条二品灵石矿脉,没有谈妥,所以想要出手抢夺。只是不料,我们不是喻家的对手,现在正打算撤退。”

令陈阳没想到的是,孙嘉琏并没有撒谎,而是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诉了大祭司。

如此可见,大祭司在十三区的权威,已是令人连说谎也不敢了。

大祭司沉默了下,对孙嘉琏问道:“喻家的三位族老不在,按理说,他们应该打不过你们孙家。为何,你们会被击退?而且,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孙嘉琏沉声道:“喻家有其他人相助,暗中发冷箭,把我打伤了。”

大祭司看向喻建忠,问道:“何人相助喻家?”

喻建忠一脸茫然,朝着刚才暗红流光箭矢发出的方向看去,皱眉道:“启禀大祭司,我也不知道是谁。”

喻建忠和孙嘉琏,都没有想到陈阳。

在他们看来,陈阳就算再强,毕竟是超凡七重。

而刚才的暗红流光箭矢,威力却已经能伤到假府中期的孙嘉琏,至少也是假府期的修者,才有这么强的力量。

这时,喻建忠看到了还躲在岩石后面的喻琇筠,招了招手,道:“琇筠,你过来。”

喻琇筠从岩石后探出头,飞到了喻建忠的旁边。

喻建忠问道;“琇筠,刚才你有没有看到,是谁出手帮了喻家?”

“我没看见。”

喻琇筠记得陈阳的话,没有暴露苍穹之怒的秘密。

“算了,这不重要。”

大祭司摆了摆手,谁帮了喻家,他其实并不在意。

他看了眼喻建忠,又看了眼孙嘉琏,沉声道:“双方互有损伤,事情就这样吧。不过,是孙家挑起战争,喻家房屋受损,你们要赔偿一千块一品灵石。”

“是,大祭司。”

孙嘉琏拱手应道。

“那我先走了。”

大祭司一副很忙的样子,转身便欲飞走。

“等等。”

这时,孙嘉琏突然喊道。

大祭司回头,问道:“还有何事?”

孙嘉琏瞥了眼不远处孙哲的尸体,道:“大祭司,我儿孙哲被杀,我希望大祭司,能允许我,斩杀仇人。”

大祭司摇头道:“你们和喻家的恩怨,已经了结,我岂会答应你这无礼的请求。”

孙嘉琏忙道:“那仇人,不是喻家的人,是外来者。”

“啊!外来者!”

听到这话,大祭司浑浊的目光,顿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