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0.第1840章 都会死在这里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30 字数:2428 阅读进度:1840/2078

陈阳心想自己和刘恨飞,怎么说也算是同门,都是出自龙武学院下属的分院。

他本打算,师青璇出面斡旋,事情就这么算了。

不料,刘恨飞还出言挑衅。

他笑着摇了摇头,对刘恨飞道:“既然你想挨揍,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

闻言,刘恨飞目光一亮,对师青璇道:“师老板,你听见了,是他自己要和我打的。”

师青璇埋怨地看了眼陈阳,正想相劝,一名中年男子跑了过来。

这男子,正是都彭郡通来商会的总负责人。

他一脸恭敬地对师青璇道:“师小姐,马上开始了。”

“好。”

师青璇点了点头,看了眼陈阳,叮嘱道:“你可别再惹事了,等武道交流会完了,我们再聚聚。”

说完,师青璇赶紧和那中年人走了。

等师青璇离开,刘恨飞冷笑对陈阳道:“小子,丹药品鉴结束后,就是武道交流,到时候,希望你不要溜走。”

说完,刘恨飞带着苏家众人,转身离去。

苏坤吉想要过来和陈阳说什么,但却被苏滨拉着走了。

郭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陈阳,笑道:“真没想到,陈公子是真人不露相。”

陈阳看了眼郭齐,面露感激之色,道:“郭老板,刚才多谢你出言相助。”

郭齐摆了摆手,道:“我也没帮上忙,再说了,陈公子认识师老板,自身实力也够硬,根本用不着我帮忙。”

陈阳看了眼陈欣兰,对郭齐道:“郭老板,现在,我倒是需要你帮个忙。”

郭齐道:“陈公子请讲。”

陈阳道:“我想借一下欣兰姐,和她聊两句。”

“对了,我还得去看看丹药。”

郭齐一副很识趣的样子,立刻就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陈阳眼中闪过寒芒,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狡猾。

只是不知,那地缚血祭阵,是否和他有关。

“这次丹药品鉴,是我们通来商会,委托湖山庄园举办。我们是想借着此次机会,在都彭郡,推出一些丹药。”

这时,只见大殿正中央的一座台子上,师青璇对着众人大声喊道。

见此,陈阳知道,自己的猜测正确,师青璇果然是来推广丹药的。

他并没有关注过程,看向陈欣兰,道:“欣兰姐,现在,你知道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了吧?”

陈欣兰身子一颤,有些紧张地看着陈阳,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阳笑道:“欣兰姐,你别紧张,我就是兮月的丈夫而已。”

陈欣兰沉默了下,面露希冀之色,对陈阳道:“陈阳,我可不可以,请你帮我个忙?”

陈阳收起笑意,正色道:“你是想让我,帮你脱离郭齐的掌控吗?”

“啊,你怎么知道?”

陈欣兰大惊。

陈阳道:“欣兰姐,郭齐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陈欣兰眼中闪过恐惧之色,犹豫了下,朝着远处的郭齐看了眼,开口道:“郭齐很古怪,他并不侵犯我的身体,他只是吞噬我的血液,然后不断给我补身子,当我恢复后,又吸我的血。而且,他在人前的友善,都是装出来的。他这个人,其实十分邪恶、阴沉。”

陈阳皱了下眉头,问道:“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陈欣兰苦笑了下,惨然道:“我也想离开他,可是,如果我离开他,他就会杀了我。我死,我不怕。可是他威胁我,只要我敢离开他,他就会把我孤儿院里的孩子,全都杀光。所以,我……只能留在他身边。”

这个答案,和陈阳猜测的一样,陈欣兰果然是为了孤儿院,受到郭齐的威胁,才会留在郭齐的身边。

陈阳道:“欣兰姐,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让你自由。”

陈欣兰目光中透着希冀之色,想到陈阳和师青璇交好,郭齐又尊敬师青璇,她认为自己得到自由的机会非常大。

……

师青璇对丹药介绍完之后,先后让人尝试了下品地丹、中品地丹、上品地丹。

强大的药效,令全场大吃一惊。

最后,师青璇把手中的丹瓶展示出来,道:“现在,谁来试试极品地丹,露禅丹?”

“我来试试。”

一名身材高瘦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出。

这中年人身着黑袍,留着两撇胡子,气质不凡,正是庄家的家主,庄士雄。

庄士雄目不斜视,一跃登上了台,来到了师青璇的身旁。

“庄家主,劳烦了。”

师青璇把丹瓶递给庄士雄,道。

庄士雄接过丹瓶,将里面的露禅丹倒出来,一口吞了下去。

雄浑的药力,就连没有服下丹药的众人,也都感受到。

庄士雄一言不发,闭上眼睛,盘膝而坐,真气运转,当场炼化丹药。

他的气势,随之提高。

过了片刻,他睁开眼睛,目光中闪过一道精芒,站起身来。

“庄家主,这露禅丹,效果如何?”

人群中,有人向庄士雄问道。

“效果,非常好。”

庄士雄淡然道,可是,没等众人欢呼,他摇了摇头,接着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们永远也尝不到这丹药的滋味了。”

此言一出,全场都是一脸茫然。

没有一个人明白庄士雄的话,是什么意思。

“庄士雄,你在说什么?”

人群中,一名超凡八重的壮汉站出来,向庄士雄问道。

这壮汉,正是都月城的闵家家主,闵闻峰。

庄士雄看了眼闵闻峰,眼中闪过一抹阴邪的杀意,冷笑道:“因为,你们都会死在这里,所以,你们尝不到这丹药的滋味了。”

死在这里?!

感受到庄士雄的杀意,全场都是一愣。

大家不明白,为何庄士雄,会突然变得如此怪异。

人群中,一名气势沉稳的老者,沉声道:“庄家主,你说要杀我们,莫非要与整个都彭郡对抗不成?你以为,庄家的实力,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更何况,此地距离黑芒分院很近,若是有人报信,你以为,自己还能逞凶?”

“哈哈哈……”

庄士雄大笑起来,冷声道:“你们以为,身陷地缚血祭阵之中,还能活着离开不成?现在,就让你们看看,我们布置了五年的地缚血祭阵,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