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9.第1829章 帮忙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26 字数:2392 阅读进度:1829/2078

“什么,廖正弘调戏陈恩公你的妻子?!”

听到这话,苏坤吉勃然大怒。

他非常重视夫妻之情,听到陈阳的妻子,居然被廖正弘调戏,他顿时就忍不了了。

见陈阳轻轻点头,他目光一转,看向廖正弘,沉声道:“廖正弘,你胆子未免太大了,连陈恩公的妻子也敢调戏!”

廖正弘心底一颤,解释道:“我……”

“不用多说,你只需付出一点小小代价就行。”

陈阳开口,打断了廖正弘的话。

然后,他突然出手,一脚踢在了廖正弘的膝盖上。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廖正弘的膝盖咔嚓一声断裂,右腿反折,身子一矮便跌倒在了地上,疼得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啊……”

文仲面色大变,连忙将廖正弘扶起,看到廖正弘右腿的惨状,他眼中露出愤怒之色。

就算有苏坤吉撑腰,他也没料到,陈阳居然如此张狂。

廖家好歹是都云城的大家族,岂能让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欺负。

文仲目光一转,看向陈阳,作势就要出手。

苏坤吉连忙挡在陈阳前面,喝道:“文仲,如果你敢对陈恩公动手,小心你的性命。”

闻言,文仲停下动作,以为苏坤吉是在威胁他。

他却不知,苏坤吉是在帮他,担心他出手后,会被陈阳直接给杀了。

想到苏家在都云城的力量,文仲沉默了下,深深地看了眼陈阳,将廖正弘抱起,道:“告辞。”

听到文仲语气中的愤怒,陈阳冷笑道:“想报复的话,我随时奉陪。”

眼看文仲一行人,登上了火翎马车,渐渐远去,街道上看热闹的人,这才回过神来。

“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苏少爷为何叫他恩公?”

“怪不得他这么嚣张,原来是苏少爷给他撑腰。”

“这事儿……只怕不会就此结束。”

……

人群渐渐散去,苏坤吉对陈阳道:“陈恩公……”

又听到这称呼,陈阳打断道:“别这样叫我,太难听了,叫我名字就行。”

在苏坤吉眼里,陈阳是高人,他巴不得和陈阳成为朋友。

可是叫陈阳的名字,却是不行。

苏坤吉也不管陈阳年龄多大,于是改口道:“陈大哥,既然你到了都云城,无论如何,我也要尽地主之谊。”

“好。”

陈阳答应下来,苏坤吉当即让商队先行返回,他本想让妻子一起去,但李雪怀孕,身子不舒服,也就算了。

最后,一座酒席,是苏坤吉、陈阳、关兮月三个人吃的。

原本苏坤吉邀请陈欣兰,但是陈欣兰拒绝了,说是要留在珠宝店看店。

酒席上,陈阳和苏坤吉交流得非常高兴。

酒足饭饱后,苏坤吉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对陈阳道:“陈大哥,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该不该讲?”

“你说来听听。”陈阳笑道。

苏坤吉道:“是这样的,因为都彭郡临近龙武学院的黑芒分院,所以此郡武道昌盛,并且每三年,会举办一次武道交流会。说是武道交流会,其实这个大会,还有很多其他的内容,并非单单是谈论武道。”

“当然,核心依旧是武道,而且,各家势力,还会比武论道,分出高下。陈大哥,我冒昧想请你,在这次武道交流会,帮我们苏家出战。”

闻言,陈阳疑惑道:“坤吉,你们苏家在整个都彭郡,也排名前列,想必高手也不少,应该用不着我出手吧?”

苏坤吉解释道:“成名的老一辈,为了面子,自然不会在武道交流会上动手切磋比试。到时候,自然是各个势力的小辈出战。我们苏家最杰出的年轻一辈,就是我那位大哥。”

“可是,眼看武道交流会就要临近,我大哥外出,如今还未回来。到时候,如果苏家没有人出战,不止是丢面子,整个家族的实力、产业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所以,我才冒昧请陈大哥帮忙。”

陈阳明白过来,心想自己反正决定要帮陈欣兰一把,会在都云城留一段时间,既然如此,那就顺便帮苏坤吉一把。

而且,苏坤吉人不错,陈阳也愿意相助。

于是他点头答应:“好,我可以帮你。”

苏坤吉本以为,陈阳会犹豫,却不料这么干脆就答应了下来,他顿时大喜,连忙端起酒杯,起身对陈阳道:“多谢陈大哥,这杯酒,我干了。”

坐下来后,他接着道:“我这就回家,把事情给家里汇报。明日,我再来接你到我家中,具体商议。”

陈阳点了点头:“可以。”

……

和苏坤吉分别后,陈阳拉着关兮月的手,返回兮月珠宝店。

途中,陈阳问了关兮月到达冲武星之后,发生的事情。

关兮月还算幸运,因为遇到了陈欣兰,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并且得到了陈欣兰的大力帮助。

就拿珠宝店来说,陈欣兰出资,但关兮月却占了一半的股份。

另外,关兮月这样的美人,时常受到别人的骚扰,如果不是陈欣兰帮她,只怕她早就被人给侮辱了。

得知这些事情,陈阳对陈欣兰,更是心怀感激。

不知不觉,陈阳和关兮月,回到了兮月珠宝店。

店门打开,陈欣兰坐在柜台后面,撑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见陈阳二人回来,她看向陈阳,脸上露出调侃的笑意,道:“真没想到,你这刚到都云城,居然就结交了苏家三公子,难怪那么嚣张。”

陈欣兰以为陈阳是去结交苏坤吉,她却不知,是苏坤吉想要结交陈阳。

“呵呵,还行吧。”

陈阳笑了笑,并没过多解释。

陈欣兰朝着店外走去,对陈阳道:“对了,既然你要带兮月走,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说着,她对关兮月眨了眨眼,道:“兮月,这些话是秘密,你可不能听。”

“噢。”

关兮月应了声,留在店内。

陈阳跟着陈欣兰走出珠宝店,此时已是傍晚时分,街道上的行人很少,整条街安静而冷清。

出了门后,陈欣兰脸上的笑容消失,露出凝重之色,转头对陈阳道:“廖正弘被你打断腿,廖家绝不会善罢甘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