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5.第1825章 再见面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24 字数:2398 阅读进度:1825/2078

“举手之劳而已。”

陈阳看向苏坤吉,刚才苏坤吉保护妻子的勇猛无畏,令陈阳对其颇有几分好感。

无论实力强弱,至少这种男人,值得人敬重。

苏坤吉见陈阳自谦,他正色道:“少侠,你不知道,这双花贼纵横都彭郡,不知多少孕妇被他们奸`杀。你把他们除掉,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可不仅仅是救了我们夫妇那么简单。”

听到这话,陈阳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杀了的两人,如此罪大恶极。

这时,苏坤吉的妻子李雪,也过来给陈阳道了谢,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她难以想象,如果不是陈阳,自己会是多惨的下场。

就算死了,也会被人侮辱。

然后苏坤吉夫妇,对陈阳做了自我介绍。

陈阳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都云城的人。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都云城内,有个兮月珠宝店?”

师青璇在信中写着,关兮月和新认识的朋友,在都云城内,开了一家珠宝店,名字就叫做兮月珠宝店。

所以,陈阳见苏坤吉夫妻是都云城人,于是便想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关兮月的珠宝店。

苏坤吉却是摇了摇头,不过李雪想了想,道:“兮月珠宝店,我却是去买过东西。那里的珠宝虽然不算名贵,但是设计非常精巧,很是受人欢迎,生意现在还不错。”

陈阳明白过来,关兮月虽然不是学珠宝设计的,但是把地球的设计,随便拿点放在冲武星,也算是厉害的了。

他看向李雪,问道:“你知不知道,兮月珠宝店在哪里?”

李雪当即把地址,告诉了陈阳。

“既然你们没事,那我就告辞了。”

陈阳记下地址,便打算离开。

苏坤吉忙道:“陈恩公,你也要去都云城吗?”

陈阳点了点头,苏坤吉上前,递上一块雕刻着“苏”字的令牌,道:“陈恩公,这是我们苏家的令牌,如果你在都云城,遇到什么小麻烦的话,出示这个令牌,勉强能为你免去一些麻烦。当然,以恩公的战力,其实,也不需要这些东西。”

陈阳接过令牌,笑道:“有这东西,总比每次打架好。告辞了。”

说完,他腾空而起,朝着都云城的方向飞去。

“恩公,如果你在都云城,有机会的话,希望你能到苏府来做客。”

苏坤吉望着陈阳远去的身影,大声喊道。

眼看陈阳渐渐消失在山头,李雪走过来,低声道:“相公,你说这陈恩公,年纪轻轻,却实力非凡,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苏坤吉思索了下,道:“我估计,他十有八九是黑芒分院的弟子。”

闻言,周围的押运队成员,都是面露敬仰之色。

黑芒分院,对他们来说,那可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

眼看都云城接近,陈阳降落下来,步行靠近都云城。

令他没想到的是,都云城门口,竟然设了关卡,每个人都要接受检查,才能进去。

他仔细看了下,发现超凡境的外来者,居然还需要登记。

“这地方不太平吗?怎么检查这么严?”

陈阳心里思索着。

他也不想惹麻烦,于是使出龟息功,把境界压制在结丹巅峰,通过了关卡。

进城后,他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兮月珠宝店。

店面很小,约有三米宽,门口的匾额很有设计感,在众多匾额中显得鹤立鸡群,一眼就能看见。

小店的生意还不错,人来人往,大多是些小康之家在购买珠宝。

毕竟,兮月珠宝店的定位并不高,所用的材料也不高端,符合大众消费水平。

一名身着粉色长裙的女子,正站在柜台后面,笑吟吟地给试戴耳环的顾客讲解,不时望一眼门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女子长着一张娃娃脸,十分可爱。

但她的身材,却十分的突出,和幼齿的长相,一点也不相符。

这女子,正是关兮月。

就在她往门外看的时候,目光和陈阳相对,顿时就愣住,手里的耳环,啪嗒掉在了柜台上。

她愣在那里,眼睛里,满是喜悦、激动之色。

“关老板,你怎么了?”

一名熟客,见关兮月走神,关心地问道。

关兮月回过神来,强自镇定,对店里的众人道:“不好意思,今天有事情,不营业了。大家需要购买珠宝首饰的话,请你们明天来。”

众顾客虽然不解,但大家也没有为难关兮月,纷纷离开了珠宝店。

等顾客走了,陈阳走进珠宝店。

关兮月还是那副娇羞的样子,咬着嘴唇,明明很期待,但却并不主动。

陈阳一把将关兮月抱在了怀里,紧紧相拥。

关兮月感受到那真实的触感,以及陈阳淡淡的气息,她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渐渐放松下来,手轻轻地抱住了陈阳,眼眶中不禁浮现出泪花,将陈阳的肩膀打湿,低声道:“陈阳,我知道你会来找我。我每天都在等你,我总是往店外看,希望你的身影能出现。今天,我终于看到你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阳松开关兮月,轻轻地在关兮月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哟呵,什么情况?!”

两人还没来得急多说两句话,门口传来一道调侃的女声,把关兮月吓得连忙从陈阳的怀里闪开,擦了擦脸上的泪珠。

陈阳看向门口之人,竟然也是个面容、身材绝佳的女子,气质有些外放,眉眼间透着妩媚之色,带着几分风尘女子的感觉。

关兮月连忙给陈阳介绍道:“陈阳,她是欣兰姐,叫陈欣兰,是我珠宝店的合伙人。我到了这里之后,就是她帮助我开了这家珠宝店。如果不是她,我现在还不知道住哪里,连吃饭也成问题。她是我的好姐妹,也是我的恩人。”

听到这话,陈阳面露郑重之色,对陈欣兰道:“欣兰姐,感谢你对兮月的照顾,我是他丈夫,我叫陈阳。”

“兮月整天在我耳边念叨,你身上有几根毛,我现在也知道得清清楚楚。”

陈欣兰嘻嘻一笑,说话是一点也不见外。

关兮月怕陈阳误会,连忙在陈阳耳边道:“你别介意,欣雯说话是这样,但人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