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5.第1815章 陈家传承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21 字数:2378 阅读进度:1815/2078

姜文涛死在了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的围攻之下。

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

他也不会知道,是他自己攻击石棺,才会激活士兵和妖兽。

他更加不会想到,陈阳其实,知道攻击石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但并没有告诉他。

斩杀了姜文涛之后,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都返回了先前的位置。

姜文涛的尸体露出来,已经变成了一摊烂泥,完全看不出原本的形状。

“没想到,姜师弟竟然这样死了。”

燕归南皱了下眉头,摇头叹息了一声。

陈阳道:“这是他咎由自取,他就算不死,我也会杀了他。”

燕归南回过神来,问道:“对了,陈师弟,你还没说,血脉夺灵阵到底是什么?”

陈阳道:“高台、金甲士兵、雕塑妖兽、石棺、台阶……这些所有一切,组成了血脉夺灵阵。血脉夺灵阵的作用,一般是先祖为了保护传承而设置,避免被别人夺走传承。”

“触发血脉夺灵阵的关键,就是石棺。如果是拥有相应血脉的人,触碰石棺的话,并不会遭受攻击,而且还会触发阵法,打开传承。不过,外人触碰石棺的话,便会遭到雕塑妖兽和金甲士兵的攻击。”

“而且,那些妖兽和士兵,实力会随着入阵者的实体而变化。最高极限,它们能够对付真府期的修者。”

听了陈阳的解释,燕归南和鱼紫雯明白过来,刚才姜文涛触碰石棺,所以才会遭到攻击。

燕归南向陈阳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陈阳道:“先到高台看看,如果能确定,这里是我陈家的传承,那我就可以尝试,触发阵法,打开传承。”

说完,陈阳朝着高台走去。

因为刚才姜文涛被围攻的一幕,燕归南和鱼紫雯,还心有余悸,对高台心存敬畏。

不过,既然陈阳走上去,他们也就跟上。

直到登上高台,也没有出现异样,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一路走来,他们发现,刚才还满是裂痕的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此刻已经完全恢复,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就连姜文涛流在地面的血迹,也被地面吸收,不见踪影。

唯一留下的,就是姜文涛烂掉的尸体。

“姜文涛虽然可恶,但他的尸体,还是带回去,交给分院吧。”

燕归南终究心软些,把姜文涛的尸体,收入了纳戒。

陈阳围着石棺,走了一圈,仔细观察,在高台上,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周围的一切,都光秃秃的,没有留下文字,也没有图案。

这个结果,在陈阳的意料之中。

毕竟血脉夺灵阵,就是为了杀死外来入侵者。

如果留下痕迹,让人知道,这里是谁的传承,那么外人认出血脉夺灵阵的话,自然不会去触碰石棺。

“看样子,只能亲自验证。”

陈阳看着石棺,一时拿不定主意。

毕竟,如果亲自验证的话,太过危险。

万一此地不是陈家先祖的墓葬,到时候金甲士兵和雕塑妖兽攻上来,陈阳三人,可对付不了。

甚至,在封闭的大殿,他们就连逃也逃不掉。

因为,这些金甲士兵和妖兽,其实可以飞行。

可是,不试一试的话,陈阳三人,又会被困在这里。

因为此地的出口,就在石棺的下面,要想出去,必须触发阵法,打开传承才行。

陈阳把自己的想法,给鱼紫雯和燕归南讲了一遍。

两人听完后,鱼紫雯思索了下,道:“我们站在阵法区域之外,弹出血液,撞击在石棺上,以此来测试血脉,这样行不行?”

陈阳道:“就算在阵法区域之外,如果不是传承者的血液,触碰到石棺,妖兽和士兵,还是会攻上来。除非,出了大殿,才能躲开。”

燕归南皱眉道:“那这么说,我们必须面临危险?”

“是的。”

陈阳点了点头,面色略显凝重。

沉默了下,他开口道:“或许,这里真是陈家先祖的墓葬,要不,我试试吧。”

鱼紫雯道:”万一……”

“没有万一。”

陈阳打断了鱼紫雯的话,道:“必须一试,否则,我们会永远困在这里,除非达到感应期,靠蛮力把阵法轰破。”

整个妖岭分院,也没有一个感应期,要达到这样的境界,谈何容易。

燕归南沉吟道:“看样子,也唯有一试了。”

三人商议之后,燕归南和鱼紫雯,都退到了大殿后半部分,远离血脉夺灵阵。

陈阳则是在高台上,触碰石棺,进行试验。

他伸出手,朝着石棺摸去。

燕归南和鱼紫雯看着,都是为他捏了把汗,并且做好了准备,如果陈阳遭到围攻的话,他们就立刻上去帮忙。

缓缓的,陈阳的手指,触碰到了石棺。

整个阵法,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动静。

紧接着,陈阳把自己整个手掌,都按在了石棺上,只觉石棺传来冰凉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

“咦?”

陈阳把手放在石棺上,过了五秒钟,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传承没有开启,金甲士兵也没有攻击。

就在这时,突然,陈阳感应到,一道力量,从掌心传来。

这力量,非常温和,给陈阳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抚摸自己的掌心,非常友好。

虽然没有其他的异象产生,但陈阳还是松了口气。

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墓葬,应该就是陈家先祖的。

轰隆隆……

石棺传来响动,陈阳把手收回,只见紧闭的石棺棺盖,缓缓朝着左侧移动,逐渐把石棺内的景象,展现在陈阳的眼前。

当棺盖完全打开,陈阳看到石棺里的东西时,眉毛一挑,喃喃道:“果然和十三重楼阵有关系。”

他还没来得急仔细思索,一股神识力,进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这股神识力,并没有攻击性,非常微弱,只是一些信息的传递。

紧接着,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陈阳的识海中响起:“终于等到了我陈家的后辈吗?是多少代了?大夏王朝如今情况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