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6.第1776章 演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07 字数:2453 阅读进度:1776/2078

肖春雨目光一沉,道:“既然如此,看来我只能再使用一次秘法了。等施展了秘法,让紫翎火鸟把陈阳逼下来,到时候,我们连同猩红毒蜥,一起出手,争取一击得手,把陈阳斩杀。”

“好。”

乌贤举点了点头,心里越发焦急。

若是让乌骏彦等人赶来,看到他和肖春雨在一起,他就完了。

到时候,乌家不会有人,支持他担任堡主之位。

可就在肖春雨要施展秘法的时候,突然,正在和紫翎火鸟缠斗的陈阳,突然一剑,把紫翎火鸟的翅膀斩断。

鲜血飞溅,空中紫色羽毛飘舞。

“吟……”

紫翎火鸟发出痛苦的鸣叫,失去了翅膀的它,无法飞行,朝着下方坠落,摔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不过普通的火焰,对本就属火的紫翎火鸟来说,并没有造成伤害。

但是,翅膀斩断,它却是失去了空中作战的能力。

“啊!怎会这样?!”

肖春雨和乌贤举,都是大惊失色。

明明刚刚还打得难分难解,怎么突然,紫翎火鸟就被陈阳击败了。

这战局的变化,未免太出乎意料了。

“他刚才并未出尽全力。”

肖春雨眉头一皱,面色十分难看。

他明白过来,陈阳刚才,不过是在利用两只妖兽,进行实战训练而已。

这个超凡六重的小子,天赋实在太可怕了!

“该怎么办?”

肖春雨心里思索着,他自身战力并不强,完全就是依靠两只妖兽作战,现在紫翎火鸟被击败,他相当于自断了一条手臂。

至于猩红毒蜥,因为不能飞行,要依靠其抵挡陈阳的话,却是希望不大。

略一思索,肖春雨知道,今天大势已去。

“混蛋,竟然被一名超凡六重,逼成这样。”

肖春雨心里暗骂一句,身形一动,朝着浮屠河的方向飞去。

当然,他并不打算,就这么扔下妖兽。

毕竟,这是他的战力。

他神识一动,命令猩红毒蜥跟上。

至于紫翎火鸟,失去一只翅膀,已经没什么用了,他将其放弃。

眼看肖春雨和猩红毒蜥,飞奔而去,乌贤举顿时就懵了。

你们跑了,我怎么办?

这时,陈阳身形一动,朝着肖春雨追上去。

不过,他的目标,并不是肖春雨,而是猩红毒蜥。

剑气斩击过去,把肖春雨吓得一哆嗦,当发现陈阳是攻击猩红毒蜥,他这才松了口气。

此刻情况紧急,他也顾不上猩红毒蜥了。

若是被陈阳追上,他知道,自己没有了妖兽,根本挡不住陈阳。

但幸运的是,陈阳追上猩红毒蜥后,并未理会他,而是和猩红毒蜥打了起来。

趁此时机,肖春雨把速度发挥到极限,渐渐远去。

陈阳接连释放星能剑气,已经重伤的猩红毒蜥,挡不住他的进攻,死在了血泊之中。

猩红毒蜥一死,他体内的毒液浸染出来,它所处的那片区域,全都被腐蚀。

陈阳看了眼浮屠河的方向,肖春雨已经不见踪影。

他并没有去追,肖春雨实力一般,失去妖兽,以后战力大减,对陈阳来说,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罢了。

等猩红毒蜥的毒液散尽,陈阳这才靠近过去,把猩红毒蜥的妖丹挖了出来。

一颗超凡九重的妖丹,还是比较稀有。

至于猩红毒蜥身上的其他材料,陈阳却并没有看重的,不过他还是把猩红毒蜥的舌头和四肢截取下来。

这两样,是猩红毒蜥身上,最有用的部分。

虽然陈阳现在用不着,但说不定以后,有机会能用上。

搞定了猩红毒蜥,陈阳返回了刚才战斗的区域。

此时,乌骏彦等人,都已经赶了过来。

他们望着燃烧的森林,以及在火海中痛苦挣扎的紫翎火鸟,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

令陈阳没想到的是,乌贤举站在人群中,正在和大家说着什么。

见陈阳飞过来,乌骏彦带着乌家堡众人,迎了上来。

他们的脸上,都露出敬重之色。

乌骏彦道:“陈少侠,辛苦了。刚才这里的经过,贤举已经给我讲了。没想到,果然如你所料,真的有驯妖师作乱。”

“陈少侠,我实力不足,刚才没能帮上忙,还请见谅。”

乌贤举站出来,一脸歉疚道。

这家伙,看样子是给乌家撒了个谎,想要瞒天过海。

陈阳看向乌贤举,嘴角勾起戏谑的笑意,道:“你脸皮倒是挺厚的。”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一愣。

就连乌贤举,也露出茫然的表情。

不得不说,他的演技,相当不错。

他对陈阳道:“陈少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阳不理会乌贤举,看向乌骏彦道:“乌堡主,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有人想要谋夺堡主之位吗?”

乌骏彦本不愿提起此事,但此刻当着众人的面,也该把这件事说清楚。

否则的话,这永远是乌家的隐患。

他对陈阳点了点头:“当然记得,难道陈少侠,已经找到了幕后之人?”

这件事,乌家堡其他人,也都有所猜测。

不过,大家都没有怀疑的对象。

因为从表面看起来,乌家堡完全就是一团和睦。

此刻见陈阳提起,众人都十分好奇。

陈阳也不拐弯抹角,指着乌贤举,道:“幕后黑手,就是他。”

什么,乌贤举!?

闻言,众人大吃一惊。

随即,他们便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乌骏啸道:“陈少侠,你不会是弄错了吧,贤举为人稳重,十分尊重我大哥,怎会企图谋夺堡主之位。”

乌骏伟也道:“贤举是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一人,就连他几位哥哥,也看好他继任堡主之位。他怎会那么傻,去阴谋夺取堡主的位置。”

乌贤举却是面露愤怒之色,双眼瞪着陈阳,沉声道:“陈少侠,你虽然实力高强,但我没招惹你,你却如此针对我,未免太过分了。”

“你敬重父亲,并且对堡主之位,毫无想法。这在整个乌家堡,人尽皆知。既然你说我勾结外人,那你拿出证据来。”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还好我有留证据的习惯,既然你想玩,那我就把证据,给你们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