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2.第1762章 谁指点谁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6-16 16:28:02 字数:2431 阅读进度:1762/2078

何灵今年三十二岁,年龄在世俗之中,算是大的。

可是在修炼界,她的年龄却算不上大,毕竟达到超凡境之后,寿命就能达到几百岁。

而且,修炼之后,生理机能改变,就算不服用驻颜丹,何灵的外貌,也看起来十分年轻。

虽然她比不鱼紫雯漂亮,但也颇有风情。

尤其是身材,比鱼紫雯更丰满。

此时,何灵看着眼前的陈阳,她皱紧了眉头。

之前神识测试,和领悟神魄武意图的时候,她的确是对陈阳十分钦佩。

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花时间,去教陈阳阵法。

沉默了下,她对陈阳道:“院长让你跟我学阵法,我哪来的时间教你?再说了,你才刚刚入门,我给你讲那些东西,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呀。”

陈阳道:“何师姐,你以为我想学阵法呀?我是被院长逼着来的。”

何灵想了想,院长的命令,还是不能忤逆。

既然如此,先敷衍过去,到时候陈阳学不会,只能怪他没天赋,可怪不了我。

“行了,你先在旁边看着吧,我今天要炼制一套阵盘,你正好可以观摩学习。”

何灵说出这话,陈阳就知道,何灵是不打算教他。

不过没关系,陈阳也没心思学。

等待会从这里离开,自己就悄悄去任务大殿,领个任务,然后离开妖岭分院,外出历练。

何灵取出了一些炼制阵盘的材料,瞥了眼陈阳,心里暗道:“他什么也看不懂,在这里不过是浪费时间。”

如此一想,何灵对陈阳道:“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等我炼制完这套阵盘,你离开就行。当然,如何对院长说,你应该知道。”

“多谢何师姐。”

陈阳嘻嘻一笑,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他当即盘膝而坐,开始修炼《炼神诀》。

前些天,他尝试在识海中,架构一个平衡的漩涡,可是一直没有成功。

他总结了下,原因还是自己的神识力,不够强大。

所以,最近几天,他都在修炼《炼神诀》。

只要神识力量,在不使用识海漩涡的情况下,达到二十五阶,就可以架构永久的神识漩涡了。

到时候,神识攻击的威力,才能彻底显现出来。

就在陈阳修炼《炼神诀》的时候,他突然感应到,外界传来不稳定的能量波动,像是两种不同的能量,发生了冲突。

他停下修炼,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何灵释放出丹火,正在炼制一个阵盘。

而这个阵盘的材料,则是用的最简单的材料,灵石。

不过,这个阵盘却并不简单,灵石上已经篆刻了复杂的符文,却依旧还没有完成,何灵还在运用真气,在灵石上,进行细微的刻画。

何灵香汗淋漓,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娇俏的曲线。

显然,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有些吃力。

咔嚓。

突然,灵石碎裂的声音响起。

只见悬浮空中的灵石,不能承受符文的力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下一刻。

砰一声,灵石四分五裂,朝着周围炸开。

“唉!”

何灵叹息一声,脸上露出遗憾之色。

刚才那个阵盘,眼看就要成功,谁知到了最后关头,却功亏一篑。

更郁闷的是,何灵觉得,自己已经做得毫无差池,为何还会失败。

要知道,这个阵盘,她已经制作了二十七次,至今还未成功,她却始终找不到问题所在。

陈阳看了眼碎了一地的灵石,决定帮何灵一把。

他问道:“何师姐,你是在制作什么阵盘?”

“奔雷锁魂阵!”何灵看了眼陈阳,皱眉道:“你问这么多干嘛,你又不懂。”

陈阳笑了笑,道:“奔雷锁魂阵,我还是知道的,是一种地级上品阵法,用于困敌,对邪魔外道有克制的效果。”

闻言,何灵面露意外之色,随即笑道:“看样子,你来之前,还是做了功课的。难道,你是怕我嘲笑你?”

陈阳呵呵一笑,话锋一转,道:“何师姐,你知不知道,自己炼制阵盘,为什么失败?”

何灵并没有掩饰,直接了当道:“我如果知道,我就不会失败了。”

陈阳道:“以你的能力,你完全可以制作这个阵盘。不过,你在运转真气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其实并非灵石承载不了符文,而是你的真气,将灵石破坏。”

“什么意思?”

何灵一脸狐疑,却是没听懂陈阳的话。

同时,她心里也感到疑惑,莫非陈阳还懂得阵法不成?

陈阳将地上最大的一块灵石碎片捡起来,道:“刚才你炼制的阵盘,应该是奔雷锁魂阵的第十三个阵盘。这个阵盘,是整套阵盘当中,炼制难度最大的一个,甚至超过了阵旗。”

“不是这个阵法符文有多难,而是这个符文的结构有些特殊,有引动天地灵气的效果。”

“刚才你眼看就要成功,如果就此完成符文,那么整个符文形成完整的结构,状态平衡,也就不会碎裂。”

“可是,在最后时刻,符文对天地灵气的引动,达到了极限,并且正好汇聚于你刻画符文的一点,已经接近于灵石能承载的极限。”

“你释放真气,稍稍一用力,这时,极限被突破,真气和灵气发生冲突,灵石不能承受,自然也就四分五裂。”

听到陈阳的解释,何灵愣在了当场。

这个问题,他请教过妖岭分院的天级阵法师,也没有得到答案。

因为奔雷锁魂阵,分院内,没有人炼制成功过。

这个阵法,好像有古怪。

可何灵偏偏不信邪,和奔雷锁魂阵交上了劲。

不过,陈阳不是不懂得阵法吗?

为何这番话,还真的像是个内行。

过了好一会,何灵狐疑地看着陈阳,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陈阳笑着点了点头。

何灵见他一脸自信,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当即问道:“那么,我该怎么做?”

陈阳道:“很简单,你只需在符文收尾的时候,将自己的真气减弱到最低程度,依靠符文引动的天地灵气,来刻画符文。”

这句话,听起来在理。

可是何灵心里,还是有些拿捏不定。

她看向陈阳:“真的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