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9.第1709章 这很公平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18 08:12:47 字数:2479 阅读进度:1709/2078

陈阳问道:“六皇兄被谁打了?”

陈怡道:“是曾英励,我猜他们的目的,是想通过信豪把你逼出来,然后挤兑你上生死台。”

“曾英励终于出手了吗?”

陈阳默念了一句,并没有着急,看向陈怡,问道:“小姑姑,曾英励的实力如何?”

虽然陈阳知道曾英励是超凡七重,但这并不代表曾英励的真实战力。

毕竟能住在天字号的人,都是佼佼者。

曾英励受到白袍长老段成淳的赏识,此人的天赋、实力,肯定也是非常出色的。

所以说,陈阳才会打探曾英励的实力,以决定如何应对。

不过,陈怡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曾英励的战力如何。”

思索了下,陈阳道:“算了,先过去把六皇兄救下吧。”

“曾英励虽是超凡七重,但他有些机缘,得到了一门功法,对实力提升很大。另外他得到段成淳的赏识,修炼了一门地级极品神通。综合来看,他的战力,足以和普通的超凡九重相抗衡。”

陈阳刚刚走出门,正打算关门,里面传来了鱼紫雯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眼,只见鱼紫雯站在楼梯上,看也没看一眼门口的方向,仿佛刚才的话,不是她说的。

“多谢了,鱼师姐。”

陈阳朝着鱼紫雯拱了拱手,关上了门。

……

一名超凡五重的青年,被人一脚踢飞,摔在地上,狼狈不堪。

虽然没有受到重伤,但此人被欺负得很惨。

这人,正是大夏的六世子,陈信豪。

他眼神充满恨意,冷冷地盯着站在人群中央的曾英励,牙齿咬得紧紧的,双拳握紧,指甲深陷肉里,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来。

可是,他不敢反抗。

如果反抗,那么对方的攻击,会更强。

周围围满了人,全都是看热闹的,对陈信豪指指点点,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话。

在妖岭分院,打斗太常见了。

虽然欺负人,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陈信豪这种不起眼的弟子,被人欺负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何况,曾英励的背后,还有白袍长老段成淳撑腰。

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为了一个小角色,去和段成淳交恶。

“你这种废物,是怎么混进妖岭分院了,这都五年了,才提高了两重境界,真是垃圾。”

一名身材精瘦的男子,一脚踹在陈信豪的胸口,将刚刚撑起身子的陈信豪,踢倒在地。

陈信豪面露不甘之色,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怒吼道:“你们凭什么打我?”

“你这王八蛋,你是陈阳的堂兄,你就应该挨揍!”

曾英励旁边,一名男子冲出来,挥拳就朝陈信豪打了过去。

这男子,正是曾英励的哥哥,曾鹏瑞。

自从上次被陈阳打了之后,他一直怀恨在心,现在能揍陈阳的堂兄,他觉得十分的解恨。

“别打死了。”

曾英励淡淡地说了句,双手负在背后,态度十分嚣张。

眼看曾英励一拳,就要轰在陈信豪的身上。

突然,旁边一道人影闪现出来。

“吟。”

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

没有丝毫的真气波动,只见那人影右腿嗖的踢出来,犹如蛟龙脊梁,威势恐怖,杀气腾腾,踢在了曾鹏瑞的右腿。

咔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曾鹏瑞惨叫一声,身子一矮,便跌坐在地上,右腿反折弯曲,沾着鲜血的白骨,穿透大腿皮肤,伸了出来。

这一幕,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虽然妖岭分院,时常争斗,但大家都有所留手。

出手这么狠的人,众人还从来没见过。

此时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攻击曾鹏瑞的人,赫然是这届新生中的风云人物,陈阳。

咔嚓。

没等众人回过神来,陈阳又是一脚,踩在了曾鹏瑞的左腿。

当他抬脚之后,脚掌刚才踩过的地方,和地面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曾鹏瑞的骨骼,被他踩成了粉碎。

嘶……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啊!弟弟,杀了他!”

曾鹏瑞疼得面色惨白,大声地嘶吼着,眼神中痛苦、怨恨、愤怒交织在一起,眼球瞪大,几乎要从眼眶里爆出来了。

曾英励也是大吃一惊,回过神来,双目盯着陈阳,怒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我……”

“给我住嘴,否则我杀了他。”

陈阳冷喝一声,刷地取出黑光剑,剑刃架在了曾鹏瑞的脖子上,神色淡然,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气,令周围之人,不由感到寒意。

曾英励皱了下眉头,面色略显难看。

他假装不认识陈阳,沉声道:“小子,你什么意思?”

陈阳理也不理曾英励,转头看向陈信豪,问道:“六哥,你没事吧?”

“七弟。”

陈信豪叫了一声,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低下头,却是没脸面对陈阳。

毕竟作为大夏皇室,被欺负成这样,简直是丢尽了脸。

“信豪,你怎么样?”

陈怡走过去,将陈信豪扶起来,关切道。

陈信豪道:“小姑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都是自家人,别说这种话。”

陈怡安抚了陈信豪一句,然后一脸担忧地看向陈阳。

刚才听到鱼紫雯对曾英励的介绍,她知道陈阳面对的,是个堪比超凡九重的强者。

陈阳就算实力再强,现在要战胜曾英励,却终究差了几分。

“六哥,曾鹏瑞刚才打了你几拳?”

陈阳无视周围的人,朝着陈信豪喊道。

陈信豪愣了下,没弄懂陈阳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当是五拳吧。”

陈阳自顾自地说了句,话音一落,又是一脚,踩在了曾鹏瑞的右臂处。

咔嚓一声,骨骼应声断裂。

“啊!”

曾鹏瑞发出痛苦的嘶吼,大喊道:“陈阳,住手,你住手。”

“你打我六哥五拳,我踩你五脚,这很公平。”

陈阳淡然道,一脚踩在了曾鹏瑞的左臂。

“啊!”

曾鹏瑞的惨叫,撕心裂肺,声音传出去很远。

众人看了眼四肢尽断的曾鹏瑞,都不由得背脊发凉。

看着神色从容的陈阳,众人脑子里只浮现了一个词。

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