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2.第1692章 天字二十七号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15 00:13:20 字数:2338 阅读进度:1692/2078

看着独孤长老的背影,众人全都楞在当场。

等独孤长老消失,众人的目光,转而落在陈阳的身上,一个个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独孤长老的一番话,无疑是打了他们的脸。

谁也没料到,陈阳居然是最出色的那个。

而且,他也是唯一一个,自己走出龙武殿的人。

虽然众人对这个测试,有些搞不懂,但却明白,陈阳和大家有所不同。

想到之前对陈阳的嘲讽,众人都感到十分尴尬。

木山长老却是心情大好,陈阳是他带进妖岭分院的,陈阳成绩出色,他也与有荣焉。

“走吧。”

木山长老带着陈阳等人,朝着新生住宿区走去。

到了之后,其他人都被安排了下来,最后只剩陈阳。

见木山长老还在往前走,已经和其他新生住宿渐远,陈阳问道:“木山长老,我住的地方,不一样吗?”

木水长老一脸笑意,道:“龙武殿测试,你表现突出,按照历届规定,你住在天字号宿舍。”

“天字号宿舍?”

陈阳面露不解之色。

木山长老笑道:“妖岭分院的学生住宿区,分为两处。一处是地字号宿舍,一处是天字号宿舍,环境差别很大。待会到了天字号宿舍,你就知道了。”

陈阳点了点头,问道:“对了,木山长老,那个天赋测试,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其实就是测试一下神识和意志。”

木山长老解释道:“我听说你是炼丹师,想必神识肯定比同阶强大。不过幻境并非制造视觉的影像,而是在你的意识中,创造虚幻的信息。你鉴别幻境的速度很快,并且意志坚定,这说明你的神识天赋很高。”

“修炼一道,神识非常重要。我所说的神识,不是单纯的指识海的大小和神识力量的强弱。”

“神识还影响着一名修者,对功法、神通、大势等等的领悟力。”

“领悟力强的人,修炼速度自然是更快。”

“领悟力差的人,修炼相对较慢。”

“你的领悟力,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你在超凡一重,就领悟了第三重大势。这即使在整个妖岭分院的历史中,也从来没有人做到过。”

“你只要努力修炼,凭着这份悟性,如果再有好的机缘,得到强大的传承,未来你的成就,会非常高。”

见木山长老对自己赞不绝口,陈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机缘,自己早就有了。

《仙魔道典》里记录的东西,可是碾压整个天武星域的传承。

两人说着话,进入了一片建筑区。

这里的建筑,都是独栋,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有两层小楼,修建得很是别致,门口都挂着一个门牌,写着“天字XX号。”

见此,陈阳目光一亮。

这住宿区,可是比先前其他人的住所好了很多。

那里也是独栋小楼,但面积并不大,而且是六个人合住,条件比天字号差远了。

陈阳和木山长老在“天字二十七号”前停下脚步,木山长老取出一把钥匙,交给陈阳:“到了,你自己熟悉一下,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多谢木山长老。”

陈阳道了声谢,等木山长老走了,他打开门,走进了自己以后将要居住的小楼。

楼内装修并不复杂,但该有的东西都有,尤其是一个单独的练功房,这是最有用的。

“这地方倒是不错。”

陈阳回到一楼客厅,环顾了下四周,沉吟道:“要想干掉左隐寒,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当务之急,还是提升境界要紧。”

如此一想,他也不浪费时间,直接进了练功房,打算先把刚才奖励得到的灵王水炼化,之后再配合一些丹药,就在近期,直接冲击超凡二重。

……

独孤剑衡看着坐在对面的木山长老,开口道:“木山擎,你刚才给我使眼色,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吗?”

木山擎面露郑重之色,道:“启禀独孤长老,在此次北山九国的选拔中,第一轮生存之战时,出现了上千只剑鸟,抢走了三千多生存令牌。”

“还有这种事?”

独孤剑衡面露疑惑之色,沉吟道:“我记得,缥缈台所在的那片区域,应该没有剑鸟生存,出现上千只剑鸟,肯定是有人有意为之,难道是和我们龙武学院作对,干扰我们吸纳新生?”

所谓的九国英杰战,其实在妖岭分院的长老们眼里,就是新生选拔。

木山擎道:“应该不是干扰我们吸纳新生,因为那些剑鸟,并没有大肆杀人,主要目的就是抢夺生存令牌。但古怪的是,那三千多被抢走的生存令牌,全都消失了。”

独孤剑衡皱了下眉头:“幕后指使者,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两人都沉默了下,独孤剑衡问道:“除此之外,那些剑鸟,还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举动?”

木山擎想了想,回答道:“对了,那些剑鸟,没有杀其他国家的人,但是厄罗国的人,却死了不少。”

独孤剑衡道:“既然如此,那么幕后指使者,肯定和厄罗国敌对。”

“大夏王朝!”

这句话,木山擎是脱口而出。

独孤剑衡常年在妖岭分院,妖岭山脉以北的九个国家,他并不是很了解,于是问道:“大夏王朝和厄罗国有过节?”

木山擎道:“岂止是有过节,两国是死敌,常年战斗,从没停止。”

独孤剑衡摇头道:“可是,上千只剑鸟,这阵容,可不是一个大夏王朝,能够动得了的。”

木山擎道:“所以这件事,我觉得奇怪。”

独孤剑衡沉默了下,道:“这件事,我会向副院长禀报,安排人去调查一下。”

“如此甚好。”木山擎赞同地点了点头。

独孤剑衡道:“对了,有关陈阳的事情,之前你欲言又止,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山擎面露正色,沉声道:“独孤长老,我怀疑陈阳他,修炼了星诀。”

“什么,星诀!”

独孤剑衡面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