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5.第1655章 生存之战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9 00:14:30 字数:2334 阅读进度:1655/2078

叶以晴解释道:“我虽然有芳姐的庇护,在仙云国能够安稳生活。可是这次芳姐来参加九国英杰战,我如果留在仙云国,可能有危险。为了避免我出现意外,芳姐这才带上了我。”

陈阳看了眼远处的芳姐,心怀感激,然后向叶以晴问道:“以晴,你是被人盯上了,有人要找你的麻烦?”

叶以晴眼中闪过愤恨之色,目光盯着仙云国人群中,沉声道:“樊简那个混蛋,我在仙云国的时候,他就时常骚扰我。如果不是芳姐,我只怕早就被他给侮辱了。”

听到这里,陈阳眼中闪过寒芒。

他的亲人、兄弟、朋友,是他最大的禁忌。

那叫樊简的人,竟然差点侮辱了以晴,他自然不会忍气吞声。

叶以晴接着道:“这次樊简虽然来参加九国英杰战,芳姐却收到消息,他命令自己的手下,等芳姐离开之后,便想办法将我掳走。到时候芳姐就算追究,他只要不承认,芳姐也没办法。为了我的安全,芳姐想方设法,帮我报名参加九国英杰战,和她待在一起,樊简就不敢动我了。”

陈阳想了想,事情弄得如此复杂,显然芳姐也非常忌惮那个樊简,说明樊简在仙云国的身份不简单。

他问道:“樊简是谁?”

叶以晴道:“仙云国有个门派,叫做万剑门,势力非常强大,就连仙云国也有所忌惮。樊简就是万剑门的少门主,今年三十三岁,超凡五重的修为,为人十分好色,仗着家中势力,欺负了不少良家妇女。”

“原来如此。”陈阳点了点头,问道:“哪个是樊简,你指给我看看?”

叶以晴朝着仙云国看去,抬手指着人群中,对陈阳道:“哪个穿黑衣服,脸上有颗黑色痦子的男人,就是樊简。”

陈阳顺着叶以晴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男子正朝这边看过来,嘴角勾起冷笑,眼神中对陈阳充满了不屑。

“以晴,你放心,这个人死定了。”

陈阳收回目光,淡然道。

叶以晴秀眉紧皱,担心道:“陈阳,他可是超凡五重,你才结丹境巅峰,怎么打得过他。此人心狠手辣,你千万别招惹他。”

陈阳笑道:“怎么,对你老公没信心?这么多年,你见我怕过谁吗?”

叶以晴道:“哎呀,总之你别冲动。”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北山九国的人,先后到达了缥缈台。

整个缥缈台上,站了接近五千人,代表整个北山九国,最有潜力的年轻一代。

“全场肃静。”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飞流而下的瀑布中传来。

只见瀑布分开,一道人影嗖的从瀑布中飞了出来。

众人还没看清,眨眼之间,那人影已是出现在缥缈台上,是个身着白袍的老者,面色红润,白须飘动,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全场安静了下来,似乎就连瀑布冲击深潭发出的轰隆隆声音,也被隔绝在外。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老者的身上。

北山九国领头之人,都恭敬向老者问候:“拜见木山长老!”

那叫木山长老的老者,微微点头致意,步履不急不慢地走到了缥缈台的中央,道:“现在,开始九国英杰战第一轮,生存之战。”

“每个参战者,会得到一枚生存令牌。然后,你们所有人进入妖岭山脉之中,一个月的时间,互相争夺生存令牌,以最终个人手中令牌的数量,来排名。前五百名,进入缥缈决战。”

“生存之战期间,你们将要面对的,不止是身边的竞争者,还有妖岭山脉的妖兽。这场战斗,没有规则,不论生死。武道之路是血腥的,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能成为强者。”

什么,不论生死!?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不少人都露出惊讶之色。

一些之前参加过九国英杰战的人,则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还是面色凝重。

毕竟第一轮生存之战,也就预示着,不少人可能会死在这过程中。

没有给众人太多思考的时间,木山长老一声下来,便有人把生存令牌送上,分发给了在场每一个人。

陈阳拿到令牌,只见是个淡蓝色的铁质令牌,其上篆刻特殊符文印记,却是无法造价。

“方圆千里之内,都可行动。超过千里,便会有紫府境妖兽出现。一个月后,到缥缈台集合,迟到或者未到之人,视为弃权。”

木山长老大手一挥,道:“现在,第一轮开始,你们进入妖岭山脉吧。”

话音一落,最先动的不是别人,而是木山长老自己。

他身影一闪,又飞回了瀑布之中。

其他九国之人,则是互相警惕地看着对方,沉默了下,厄罗国那边的人,率先朝着缥缈台之外的妖岭山脉区域飞去。

等他们离开,其他国家的人,也纷纷离开缥缈台。

为了不发生大规模的遭遇战,大家都很有默契地分别飞往了不同的方向。

大夏王朝的人,也飞离了缥缈台,进入山脉之中。

落地之后,五百多人,并没有共同行动。

这五百多人,来自大夏不同的势力,甚至不少人还是处于敌对,自然不可能形成一个同盟。

如果不是这会人太多,说不定有人已是要下手杀人了。

在大夏的时候,有些不方便。

但是在妖岭山脉中,他们却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悄悄地杀人,解决私人恩怨。

当然,大夏如此,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和大夏一样。

第一轮生存之战,别想着发生国与国之间的碰撞,顶多能形成小圈子行动。

大夏五百多人,划分为一个个小圈子,立刻各自分散开来。

那些有上届九国英杰战经验的人,更是早已拉帮结派,少的拉拢十多人,多的拉拢二三十人,朝着妖岭山脉中进发。

眼看周围的人渐渐减少,陈怡低声对陈阳道:“我们怎么办?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遭遇对方大规模行动,我们肯定对付不了。”

陈阳笑道:“小姑姑,你放心好了,我不是说了,我有小弟在这里吗?我们先和人群分散开,我就把我的小弟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