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8.第1638章 最近几百年都没时间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6 00:12:44 字数:2409 阅读进度:1638/2078

就算陈阳冒犯了自己,也用不着打断腿吧?

听到陈宏懿的话,梁镜玄心思一转,便知道陈宏懿对陈阳如此凶恶,除了是做给他看之外,也是想要借题发挥。

他看出来,陈宏懿和陈阳不对路。

见梁镜玄面露思索之色,侯玉山低声讲解道:“梁大师,那位年轻人叫做陈阳,是大夏的七世子。他武道天赋极高,但为人太狂傲,和三王爷有些恩怨。看样子,他见三王爷邀请你去给陈柏治病,把你也恨上了,所以叫你‘老梁’,想要侮辱你。”

他就是七世子!

听到侯玉山的话,梁镜玄心里咯噔一跳,看向陈阳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惊讶。

今天刚到王都,他立刻命令百草园的人,寻找陈阳。

百草园的人,当即就报告,最近七世子陈阳回归,风头很劲,以结丹巅峰的境界,击败了超凡三重的四世子陈柏。

如此奇迹,梁镜玄也是暗暗惊叹。

不过,虽然名字相同,但他并没有把七世子和陈大师联系到一起。

毕竟,陈大师是结丹中期,七世子是结丹巅峰。

更何况,陈大师那么高的丹道造诣,哪里还有时间去修炼武道。

如果陈大师还能做到跨越好几级作战,那这个人的各项天赋,简直就是逆天了。

对此,梁镜玄之前是完全不相信的。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

陈大师,就是七世子。

就在梁镜玄惊讶之时,陈宏懿怒喝道:“陈阳,还不赶快给梁大师道歉,你是要逼我出手吗?”

侯湘阴阳怪气道:“陈阳,你未免自视太高了,竟敢对梁大师不敬。”

对于他们的呵斥,陈阳无动于衷,嘴角还露出玩味的笑意。

见此,众人皆是摇头,心说七世子殿下太狂,今天只怕是要吃苦头了。

“陈阳,你给我跪下!”

眼看陈阳无动于衷,陈宏懿怒喝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狂暴的真气跃跃欲试,作势就要出手。

此刻他恨极了陈阳,若是因为陈阳得罪了梁镜玄,谁来救治陈柏?

“三王爷,住手!”

眼看陈宏懿就要动手,梁镜玄一声冷喝,令全场都静了下来。

众人看向梁镜玄,只见他面色阴沉,都以为陈阳已经将其激怒,他打算亲自收拾陈阳。

陈宏懿收敛真气,瞥了眼陈阳,冷声道:“陈阳,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这个三皇叔不帮你。”

“哼,找死!”

侯湘心里暗道,嘴角勾起幸灾乐祸的笑意。

此时,所有人都以为,梁镜玄要收拾陈阳。

岂料,梁镜玄脸上露出恭敬之色,微微躬身,朝着陈阳迎了上去,拱手道:“陈大师驾临,梁镜玄未能亲自相迎,还请恕罪。”

什么,陈大师!?

听到梁镜玄的话,全场都愣住了。

所有的目光中,都满是惊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侯玉山。

他语气打颤,对梁镜玄道:“梁大师,七世子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陈大师。”

“正是。”

梁镜玄点了点头,一脸欣喜道:“我还担心陈大师离开了王都,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实在太好了。”

见梁镜玄一副笃定的样子,众人知道,他不是认错人。

可是七世子,怎么会是丹道大师?

而且他水平之高,居然能指点天级炼丹师,这简直不可思议。

侯湘柳眉倒竖,激动道:“梁大师,你会不会认错人了,陈阳不可能是炼丹师。”

梁镜玄面色一冷,瞥了眼侯湘,沉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老眼昏花吗?”

梁镜玄不止是天级炼丹师,还是一名紫府境强者。

他说话之时,威压释放,顿时把侯湘吓得面如土色,自知失言,忙恭敬道:“晚辈不敢,还请梁大师恕罪。”

“哼!”

梁镜玄冷哼一声,这才将威压收敛。

侯湘只觉松了口气,瞥了眼陈阳,想到刚到宴会的时候,自己还炫耀灵级炼丹师的身份,她感到无地自容。

陈阳已经能指点天级炼丹师,她一个灵级炼丹师,又算得了什么?

“这家伙,凭什么!”

侯湘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打发了侯湘,梁镜玄对陈阳拱了拱手,恭敬道:“陈大师,最近我有些丹道方面的问题,想要向你请教,不知你可否移步进入屋内,指点一二。”

“老梁,你太客气了,当然没问题。”

陈阳笑了笑,一副随意的样子。

此刻众人听到那句“老梁”,依旧觉得刺耳,可是看梁镜玄的表情,他似乎十分享受这个称呼。

“这边请。”

梁镜玄做了个请的手势,把陈阳往屋里领进去。

侯玉山皱了下眉头,跟上去两步,恭敬道:“陈大师,我可否一同入内,听你授课?”

遇到了丹道高人,侯玉山的求学之心也爆发了,但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因为他知道,陈阳被侯湘悔婚,只要是个男人,就忍不了这样的耻辱。

他是侯湘的爷爷,所以他觉得十有八九,陈阳也不待见他。

不过,陈阳回头看了眼他,招手道:“行,你也来吧。”

闻言,侯玉山面露喜色,心生敬意,连忙跟了上去。

眼看侯玉山一副晚辈的模样,侯湘的面色更加的难看了。

她对陈阳大呼小叫,现在她爷爷却对陈阳恭敬有加,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陈阳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尤其是陈阳的目光,连瞄也没瞄她一眼,这种无视,更是让她心里难受。

眼看陈阳和梁镜玄、侯玉山朝着屋内走去,一直发愣的陈宏懿,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表情复杂,犹豫了下,终究踏出一步,喊道:“梁大师,我儿陈柏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梁镜玄脚步不停,连头也没有回,道:“三王爷,实在不好意思,最近这几百年,我可能都没有时间。”

闻言,陈宏懿面色刷的就变了。

一股怒火在他胸中燃烧,可他却无处发泄。

在场之人,都看了出来,梁镜玄是坚定地站在陈阳那边,所以不会再帮陈宏懿治疗陈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