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0.第1630章 夺妻杀子之恨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4 00:14:15 字数:2362 阅读进度:1630/2078

“找死!”

眼看四王爷攻向六王爷,陈宏懿爆喝一声,一掌朝着四王爷打了过去。

他速度快若雷霆,后发先至,四王爷还没击中六王爷,就被他一道掌影,轰在了身上。

轰隆。

一团血雾爆起,四王爷倒飞出去,肥胖的身躯,摔入了夏和宫里,将整面墙都轰得倒塌,落下砖瓦,将他掩埋。

刚才四王爷想逃走,陈宏懿拦截之时,还有所留手。

但是这一次,他却使出了七成的力量。

他是紫府境,七成的力量,足以把四王爷杀死了。

陈鳌瞥了眼被砖瓦掩埋的四王爷,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忍,但随即就恢复了平常。

其他的王爷,也并未露出悲伤之色。

皇家无情,大概就是这样吧。

“父皇。”

眼看四王爷死了,十三王爷陈重之噗通跪在了陈鳌的面前,沉声道:“父皇,我知道我加入西火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不过,我希望在我死之前,你能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陈鳌道:“我先问你,你为何加入西火教?”

陈重之咬牙切齿道:“因为,西火教愿意给我提供修炼资源,让我以后有机会报仇。”

陈鳌疑惑道:“报仇?什么仇?”

陈重之道:“夺妻之恨,杀子之仇。”

闻言,众人都是面色一变,气氛有些尴尬。

尤其是三王爷陈宏懿,脸色更是阴冷,目光中闪过杀意。

陈重之的话,大家都明白其中的意思,他说的夺妻之恨,指的是和他青梅竹马的女孩,被三王爷纳为了小妾。

至于杀子之仇,又从何说起?

陈鳌问道:“重之,你从来没有过孩子,哪来的杀子之仇?”

陈重之瞥了眼陈宏懿,眼中满是怨恨之色,沉声道:“于敏当初嫁给这个混蛋的时候,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但却被他打得流产了。”

陈鳌面色一冷,看向陈宏懿,道:“可有此事?”

陈宏懿正色道:“启禀父皇,于敏嫁给我,是她自愿。另外,她嫁给我之前就有身孕,这种事情对皇家来说是丑事,所以我并未对外宣扬。”

“至于十三弟说是被我打得流产,断然没有此事,而是于敏为了做我小妾,自愿服药流产的。当时我不知道于敏怀了十三弟的孩子,否则的话,我绝不会娶于敏。”

“你这混蛋,你胡说八道。”

陈重之双眼猩红,盯着陈宏懿,厉声吼道。

“混账!”

陈鳌怒骂了一句,气得直哼哼。

见他发怒,在场十几位王爷,都低下了头,不敢吭声。

陈宏懿眼角斜睨陈重之,满是杀意,恨不得立刻把陈重之击杀当场。

沉默了下,陈鳌下令道:“重之留下,其他人都离开。”

闻言,众人全都散去。

陈宏懿面露遗憾之色,后悔刚才在陈重之飞起的刹那,没有出手将其击杀。

现在如果让陈重之在陈鳌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就算陈鳌不会杀了自己,但肯定会有不好的影响。

眼看众人离开,陈阳没着急着走,对陈鳌道:“皇爷爷,我也留下。”

陈鳌想了想,道:“我和重之有些话要说,你……”

陈重之打断道:“父皇,让他留下吧。”

见此,陈鳌看向陈阳,点头道:“行,阳儿留下吧。”

陈阳走到陈重之旁边,面露歉疚之色,正色道:“十三皇叔,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事情,我只是想诈出西火教的潜伏者。”

陈重之笑了笑,对陈阳道:“阳儿,你别自责,我加入西火教,本就不对。当年,我和你父亲最是要好。可惜他不在了,否则有七哥帮我,陈宏懿那个混账,绝不敢欺负我。”

陈鳌道:“行了,进殿再说。”

三人朝着夏和宫走进去,虽然被陈昌平冲击得倒塌了一片,但大部分区域依旧是完整的。

路过陈昌平被掩埋的地方,陈鳌打算命人把陈昌平的尸体,挖出来看看。

陈重之道:“父皇,不用看了,四哥早就死了,现在这个人,是西火教的人假扮的。我加入西火教,也正是他最初假冒四哥,游说了我。”

闻言,陈鳌叹息一声,迈步进了夏和宫的一间宫殿。

进入之后,陈鳌道:“重之,你说说吧,你和你三哥的恩怨,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重之道:“父皇,我和于敏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后来我们私定终身,她怀了我的骨肉。却不料一次聚会之时,陈宏懿那个混账看上了于敏。”

“于是他使出各种肮脏的手段,把于敏纳为了小妾。之后,于敏被他打得流产,不堪****,给我写了一封诀别信之后,便自杀了。”

于敏出自王都于家,家族虽不是顶尖豪族,但也颇有实力。

对于敏嫁给陈宏懿,然后自杀的事情,陈鳌也是早有耳闻。

他当初就觉得奇怪,为何于敏和陈重之两小无猜,却没嫁给陈重之,而是选择了陈宏懿。

但他没料到,其中的事实真相,竟然是这样。

“唉!”

陈鳌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陈重之道:“父皇,我加入西火教,是我的错。就算你杀了我,我也没有丝毫怨言,是我罪有应得。但是,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千万不要把皇位传给三世子。”

不等陈鳌说话,陈重之接着道:“三世子天赋卓绝,大夏一国之君,是困不住他的,他未来会有更高的追求。到时候,国君之位,必然会落入陈宏懿的手中。”

“陈宏懿如今已是实力庞大,到时候三世子禅位给他,他名正言顺,实力强横,谁也无法撼动他的地位。”

“可是,他心术不正,若是让他成为大夏国君,大夏或许会对外扩张,变得更加的强盛。但是内部安宁,皇室和谐,却必将被打破。说不定,大夏还可能覆灭在他的手上。”

对于自己的儿子,陈鳌十分了解。

他毫不怀疑,如果真让陈宏懿掌控大夏,以后的情况,可能会按照陈重之所说的发展。

可是,自己又该怎么做?

陈鳌面色凝重,陷入沉思之中,久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