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9.第1619章 问心阵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3 00:14:27 字数:2406 阅读进度:1619/2078

廖邦云画在地上的火焰,粗看之下,似乎和普通的火焰,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陈阳却注意到,一般的火焰,上面只有三束火苗。

但廖邦云画的这个,却有四束火苗。

四束火苗,陈阳印象深刻,他从范立山那里得到的黑火令,上面雕刻的就是这样的火焰。

难道说,那伙盗匪,和西火教有关。

甚至有可能,盗匪就是西火教的人。

“这件事,还要好好调查。”

陈阳心里暗想,转头对卫鹰道:“卫郡守,看来吴郡尉说得对,这火焰也没什么出奇之处,想必只是那帮盗匪的一个符号而已。”

卫鹰点头道:“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要调查盗匪的所在,将他们一网打尽才行。”

陈阳道:“走吧,先回城,再具体商议。”

回到伍钟城,陈阳又和卫鹰谈了谈,却没什么实际性的进展。

眼看天色已晚,卫鹰本打算把陈阳安排在驿站。

不过,陈阳拒绝了卫鹰的安排,而是自己掏钱,让卫鹰出面,帮忙租了一处大院住下。

他的这个行为,在卫鹰看来,是浪费奢侈。

至于别的,卫鹰并没有多想。

在院落住下后,陈阳神识外放,查看了下四周,见并没有人监视,他这才放下心来。

“郡守和郡尉,到底谁是内奸?”

虽然陈鳌说过,内奸的怀疑对象是郡尉吴大有,但陈阳在见过两人后,觉得他们两个人,似乎都有一定的嫌疑。

不过,他更倾向于卫鹰。

因为卫鹰处置被抓盗匪的方式,让他觉得十分可疑。

“算了,想知道谁是内奸,问问就行了。”

陈阳从纳戒中,把窃心阵的阵盘取出,顺便也把大炮放出来,让他到外面院子去放哨。

得到陈阳的命令,大炮屁颠屁颠地就出去了。

陈阳则是在房间里,开始重制窃心阵,修改上面的符文,将其改造成“问心阵”。

窃心阵和问心阵,出自同源。

相同之处,是都有迷`幻的效果。

不同之处,窃心阵是入阵者产生自我幻觉;问心阵则会令入阵者失去意识,条件反射地回答控阵者的问题。

两个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处。

所以修改起来,并不是太难。

不过陈阳现在的神识力量,一晚上并不足以将整套阵盘重制完成。

当晚,他完成了三分之一。

第二天白天的时候,他又和卫鹰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四处走访调查。

晚间,他又开始重制阵盘,又完成了三分之一。

如此循环,到了第三天夜晚,整套阵盘,终于全都改造。

窃心阵,变成了问心阵。

陈阳将阵盘布置在了房间里,白天又和卫鹰调查线索,最后依旧无功而返,回到了伍钟城。

临别之时,陈阳故意露出不悦之色,对卫鹰道:“卫郡守,这几天,吴郡尉一直不现身,他不尊重我就不说,难道不把百姓的安危放在心里吗?你告诉他,让他今晚到我住处见我。”

“是,陈巡使。”

卫鹰应了声,然后告辞离去。

当晚,陈阳摆了酒菜,静候吴大有的到来。

吴大有得到消息,十分地不耐烦。

陈阳到了伍钟城五天,毫无进展,让他更加看不起这个年轻的巡使。

不过,毕竟人家级别在那摆着,既然召唤,吴大有也只能来。

当看到陈阳居住的独门大院时,他又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这才敲响了门。

听到声音,陈阳来开了门,笑道:“吴郡尉,里面请。”

见他态度友善,吴大有愣了下,心里有些没底,迈步走了进去。

到了房内,看到桌上的酒菜,吴大有更意外了。

自己怠慢了他几天,他还请自己喝酒?

虽然心有疑惑,但吴大有还是坐了下来。

陈阳给吴大有倒了杯酒,道:“吴兄,你也是王都来的,说起来,咱们俩还是老乡。我知道你对我有些偏见,但这杯酒喝过之后,我希望咱们有什么话,敞开了说。”

吴大有沉默了下,这才举起酒杯,冠冕堂皇道:“陈巡使言重了,你是上官,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行。”

说着,吴大有端起酒杯,嘴唇碰了下,并没有饮酒。

陈阳笑了笑,接着和吴大有天南海北地侃大山,说着说着,就把吴大有的话匣子给打开,讲了他以前在御林军的事情。

说到兴头上,吴大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发现酒并没有古怪,吴大有也不再多想,和陈阳聊了起来。

这时候他发现,虽然陈阳没什么才能,但作为朋友,还是不错的。

眼看吴大有喝了不少,陈阳右手在桌下,划动符文,将问心阵激活了过来。

正说到兴头上的吴大有,声音戛然而止,目光呆滞,整个人愣愣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就跟变成了一具蜡像似的。

“汪……”

趴在地上的大炮,也没能幸免,发现不对劲,他汪了一声,也愣住了。

“你个蠢狗。”

陈阳白了眼大炮,神识一动,立刻解除了阵法对大炮的控制。

大炮醒过来,一脸茫然的表情。

但他并没有多想,趴在地上,继续啃着刚才陈阳扔给他的骨头。

陈阳没理会大炮,看向桌子对面的吴大有,道:“吴大有,我现在问你的问题,你都如实回答我,知道吗?”

吴大有点了点头:“知道。”

陈阳道:“第一个问题,你和那伙盗匪,有没有勾结。”

“没有。”

吴大有摇了摇头,眼神中闪过一抹愠色,随即又变得木讷,接着道:“那些盗匪,罪大恶极,我堂堂伍崇郡郡尉,恨不得将他们杀光,又怎么可能与他们为伍。”

“看来,内奸不是他。”

陈阳喃喃了句,接着问道:“你觉得,盗匪之所以逍遥法外,是什么原因?”

吴大有道:“当然是因为有内鬼,我每次一行动,盗匪就提前闻风而走。就算秘密行动,他们也能提前知道。不止是有内鬼,而且内鬼还是伍崇郡的高层官员。”

陈阳眉毛一挑,沉声道:“那么,你怀疑谁?”

吴大有道:“卫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