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5.第1615章 外派伍崇郡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20:50 字数:2348 阅读进度:1615/2078

陈阳在夏和宫等了好一会,陈鳌这才回来。

“拜见皇爷爷。”

陈阳起身,对陈鳌行礼道。

陈鳌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叹了口气,道:“柏儿不知怎的,被人用神识攻击破坏了识海,现在变成了活死人,连符文公会的侯会长也没办法。”

说这话时,陈鳌偷偷关注陈阳的神态,见陈阳面露意外之色,他心里暗想,看来自己是想多了,怎么可能是阳儿出手。

陈阳一副不知情的样子,道:“他怎么会被神识攻击,他招惹谁了?”

“不知道。”

陈鳌叹了口气。

陈阳笑道:“看样子,老天爷还是有眼的,他为非作歹,总算是受到了惩罚。”

闻言,陈鳌心里略微有些不舒服。

这种皇子、皇孙相互对立争斗的场面,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他对陈阳道:“阳儿,你毕竟和柏儿是堂兄弟,冤家宜结不宜解,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活死人,你们的恩怨,就此了结了吧。”

陈阳笑道:“皇爷爷,他已经变成了活死人,我想不了结,也不行啊。”

陈鳌点了点头,接着道:“另外,阳儿你的戾气太重,动不动就杀人,这不是好事,以后,一定要改才行。”

陈阳道:“皇爷爷,实在不好意思,我自有行事的准则,而并非我戾气太重。那些紫龙军,为非作歹,欺压良民,助纣为虐,我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但如果他们是好人,我又岂会下手那么狠?”

最后这句反问,令陈鳌很难堪。

他思索了下,如果自己遇到那种情况,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或许想杀,但却做不到陈阳那么利落,心里的顾忌太多。

他突然发现,陈阳这种通达的念头,不正是自己羡慕的吗?

当了个君王,看起来威风,却处处受制。

“算了,不谈此事。”

陈鳌知道劝不了陈阳,干脆不说了。

他话锋一转,道:“对了,阳儿,上次给你说,大夏武征前十名,都会封官。现在,前十名的官职,都已经出来。再过三日,你们便会走马上任。”

陈阳没着急问自己是干什么,而是问道:“小姑姑和侯湘,也都要任官?”

陈鳌道:“按照大夏律法,这是必然的。不过,她们任的都是王都的闲职,只需偶尔去办公即可。另外廖兴武、岳云鹏等人,则是去东面当军官了。毕竟我们和厄罗国连年交战,需要强大修者去顶住才行。”

厄罗国,是毗邻大夏东部的一个国家,实力比大夏王朝稍稍强了一点,时常和大夏交战,抢夺领土。

最近这些年,厄罗国出了不少人物,军方实力大增,在和大夏的交战中,已经处于了上风。

尤其是今年,大夏被厄罗国,接连攻下两座城池。

还好那两座城池,都是小城,否则的话,大夏也得伤筋动骨。

后来镇东将军,也就是廖兴武的父亲,率军反击,这才把其中一座城池夺了回来。

如今,大夏和厄罗国,围绕另一个城池,正在战斗,局势非常紧张。

这些事,陈阳也是从千素素那里听来的。

既然有国,自然就有争斗。

不止厄罗国,大夏西面的魏国,也时常和大夏发生边界之争。

不过魏国的实力相对较弱,倒也翻不起太大的浪花。

大夏的主要作战对象,还得是厄罗国。

见陈鳌提起厄罗国,陈阳问道:“皇爷爷,你不会安排我到东部去从军吧?”

“当然不是。”

陈鳌摇了摇头,道:“你潜力巨大,夺得大夏武征第一名,这些消息,肯定被厄罗国的奸细传回了厄罗国。如果你去东部,到时候厄罗国必然倾尽全力刺杀你,避免你成长起来。”

陈阳道:“那我也和小姑姑一样,在王都谋个闲职?”

“不。”

陈鳌又摇了摇头,道:“前十名中,唯有你的职位特殊了一点。考虑到你风头太劲,又招惹了不少的是非,我和你诸位皇叔商量之后,决定让你暂避锋芒,离开王都。”

“去哪里?”

陈阳皱了下眉头,觉得这肯定不是个好差事。

陈鳌道:“我们国家南面,有个伍崇郡,此郡下辖七个城池,是十分富庶发达的地方。”

“不过,最近伍崇郡出现了一股盗匪,抢劫掳掠,扰乱安宁。伍崇郡数次行动,都没能拿住这伙盗匪,甚至伍崇郡的郡守还受了伤。”

“所以这次,我决定派你作为巡察使,去伍崇郡督办此事,力求尽快消灭盗匪,还伍崇郡安宁。”

听到这里,陈阳笑道:“皇爷爷,如果只是捉拿盗匪,让伍崇郡的军官去就行了,哪里用得着我去督办。这件事,只怕是有猫腻吧?”

“呵呵。”

陈鳌笑了笑,道:“我也不瞒你,我怀疑伍崇郡的郡尉,可能和盗匪有勾结。因为之前数次围剿,都被盗匪提前得知了消息,甚至还设下埋伏,把郡守给打伤了。所以,我让你去督办,一方面是捉拿盗贼;另一方面,是抓内奸。”

郡守掌政务,郡尉掌军事。

这在一个郡,都是大官。

如果掌管军事的郡尉,真的和盗匪勾结,盗匪必然是无往不利。

陈阳明白事情缘由,笑道:“皇爷爷,你就这么信任我,能解决此事?”

陈鳌道:“我信。”

“既然如此,那希望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陈阳点了点头,问道:“对了,伍崇郡的郡尉和郡守,都是什么境界?”

陈鳌道:“郡尉是超凡四重,实力强悍,当年曾今在御林军中待过,后来出任地方,慢慢坐到了郡尉的职位。”

“至于郡守,只是超凡一重,但他治下有方,这些年来,伍崇郡被他治理得井井有条,发展越来越繁华。”

陈阳又道:“盗匪的情况呢?匪首是谁,什么境界?团伙有多少人?”

陈鳌摇了摇头:“这些信息,全都没有。”

“这伙盗匪,藏得如此深。看样子,伍崇郡内部,铁定是有人和盗匪勾结了。”

陈阳呵呵一笑,发现自己这差事,还真不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