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第1610章 千万别动手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20:47 字数:2457 阅读进度:1610/2078

见棘齿虎一击就被击杀,霍颖儿面色大变,吓得直退到墙角。

陈柏看向杨书仪,笑道:“你的冰爪迅狼,如果想他死的话,你也可以让他攻击我。”

杨书仪吓得赶紧命令冰爪迅狼退后,她秀眉紧蹙,握着剑柄的手,有些发抖。

陈柏的实力太强,光是那股气势,就令她呼气凝滞。

“哈哈哈哈……”

看着杨书仪和霍颖儿害怕的样子,陈柏得意地大笑起来,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你们不要害怕,我对女人,是很温柔的。”

陈柏朝着霍颖儿走过去,伸手捏住了霍颖儿的下巴,盯着霍颖儿的脸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放开她!”

杨书仪怒喝一声,虽然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拔剑朝着陈柏刺去。

可是,她开光境的修为,和陈柏相差实在太远。

陈柏左手伸出,两根手指,轻松夹住了她的剑刃,任她如何用力,剑刃都无法移动。

刷。

陈柏一用力,杨书仪便握不住剑,剑刃飞出去,撞在墙上,铛的冒出火星,然后坠落地面。

“放开她们!你这个混蛋,开门!”

被关在牢门外的杨泽轩,疯狂地捶打着牢门,眼睛满是猩红之色,可是牢房能困住超凡四重修者,又岂是他能打破的。

他双拳已经出血,但牢门却纹丝不动。

“怎么?看不惯?看不惯你别看呀。”

陈柏瞥了眼杨泽轩,根本没把他当回事,转过头来,松开霍颖儿的下巴,道:“如果你臣服,那你自己脱掉衣服。不然的话,我就用强了。”

霍颖儿胆子小,吓得瑟瑟发抖。

不过,她性格却颇为刚硬,不愿受辱。

情急之下,她猛地拔出佩剑,一剑朝着自己腹部刺去。

即使是死,她也不愿受辱。

“颖儿!”

杨书仪和杨泽轩没想到她竟然会自杀,都是大惊失色,嘶声吼道。

此刻,他们也万分纠结。

如果不死,霍颖儿的下场,只怕会更惨。

铛。

一道真气,从侧面击中了霍颖儿手中的剑。

剑刃飞出去,落在了地上。

“想死,也可以。不过得在我们共度良宵之后。”陈柏冷哼一声,朝着霍颖儿走过去,道:“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能用强了。”

霍颖儿不住后退,一直碰到墙壁,无路可退。

“放开她,不然我……我就自杀。”

杨书仪情急之中,却是不知该怎么做,只能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陈柏。

听到她的话,陈柏笑道:“你就算想死,也得我同意才行。你也别着急,我先玩完了她,再和你玩。”

一边说着,陈柏走过去,一把抓住霍颖儿的衣领,用力一扯。

呲啦。

霍颖儿的衣服,直接被撕成两半,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红肚兜,以及洁白的肌肤。

这一瞬间,她的眼泪顿时就滴落下来,眼神中满是绝望之色。

自己这辈子,真的要毁在这里了吗?

“不要!”

杨书仪挥拳朝着陈柏打去,却被陈柏轻轻一推,她便倒飞出去,撞在牢门上,直接撞得晕了过去。

“哼,待会再收拾你。”

陈柏冷哼一声,目光又回到了霍颖儿的身上。

“开门,开门啊!”

杨泽轩目呲欲裂,声嘶力竭地叫道,却帮不上任何的忙。

眼看陈柏,就要扯掉霍颖儿最后的遮掩。

哐当。

突然,牢房的大门,传来一声巨响。

“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扰乱我的好事,钟勇豪怎么办事的。”

听到声音,陈柏面色一冷,放开了霍颖儿,朝着牢门走过来。

杨泽轩则是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去,只见一道他熟悉的身影,朝着里面走了进来。

他看清楚之后,眼睛放光,急忙喊道:“阳哥,快,快救救姐姐和颖儿啊。”

阳哥?

陈柏听到这个称呼,他并没有当回事。

管你阳哥阴哥的,敢坏我好事,我要你的命。

牢房大门口,陈阳走了进来。

他看着杨泽轩满是鲜血的双手,以及脸上紧张的表情,心底一沉,嗖的飞了过去。

此时,正打算打开牢门,杀掉来者的陈柏,在看清楚陈阳的面容后,他顿时愣在了那里,这才明白,杨泽轩口中的阳哥,竟然是陈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和陈阳有什么关系?

陈阳的目光,则是在牢房中扫过。

死掉的棘齿虎。

晕过去的杨书仪。

穿着红肚兜瑟瑟发抖,满脸泪水的霍颖儿。

还有守在杨书仪身边,龇牙咧嘴盯着陈柏的冰爪迅狼。

这一幕幕收入眼底,陈阳的目光越来越阴沉,杀意越来越浓。

他无法想象,自己若是再晚来一步,霍颖儿和杨书仪,会是怎样的下场。

受人侮辱,然后被杀?

陈柏,罪该万死!

陈阳目光一转,看向了陈柏。

他犹如实质的杀意,竟是把陈柏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大夏武征中一战,陈阳给陈柏心里留下了阴影,此刻一见到他,就有所畏惧。

反应过来后,陈柏赶紧把自己插在牢门上的钥匙拔了,对陈阳道:“老七,别紧张,我们好好谈谈。”

陈阳淡然道:“打开门,先把她们放出来。”

放人,陈柏不敢。

此刻开门,他毫不怀疑,陈阳会对自己动手。

他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道:“老七,我不过是和她们开个玩笑而已,你何必这么紧张。再说了,如果不是我,她们已经死在钟勇豪的剑下。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你的朋友。我救了你的朋友,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陈阳表情冷厉,仿佛没听到陈柏的话,从纳戒中取出黑光剑,目光死死盯着陈柏,道:“我再说一次,打开牢房,放他们出来。”

看着闪烁青蓝光芒的黑光剑,陈柏只觉喉咙干涩,吞了口唾沫,对陈阳道:“老七,有什么,我们好好谈。”

“对,好好谈,好好谈,千万别动手。”

就在陈阳要挥剑的刹那,陈怡冲进了大牢之中,挡在了陈阳的面前。

见还没打起来,陈怡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担心,陈阳如果把陈柏给杀了的话,这局面,可就真的没法挽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