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3.第1603章 打破纪录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20:42 字数:2355 阅读进度:1603/2078

大夏王朝,三世子就是一个传奇,所有的荣耀,都曾今被他获得过。

他在十五岁就进阶超凡境,并且夺得武征第一,可谓是一代天骄。

陈阳二十三岁,才结丹巅峰,从年龄和境界来看,似乎差了三世子一大截。

不过,他越级战斗的能力,却非同小可。

可即使如此,听到孙禾把他和三世子相提并论,众人都暗暗摇头。

就连支持陈阳的陈怡,也不认为,陈阳能打破三世子的纪录。

要在化龙池中坚持一天,那太难了。

原本出了化龙池之后,众人便可离去。

但见陈阳还待在里面,大家都好奇,他能坚持多久,也就站在池边,静静等待。

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只见陈阳还在化龙池中央,纹丝不动。

第一天过去,众人的面色都变了。

因为这说明,陈阳已经打破了三世子留下来的纪录。

侯湘气得咬牙切齿,她实在看不下去,一个被自己看不起的人,竟然比自己的未婚夫还强。

她冷哼一声,率先离开了皇陵塔。

其他人也不可能一直旁观,都纷纷离去。

陈怡则是兴高采烈,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陈鳌。

最后,整个皇陵塔中,只有孙禾还守在化龙池旁边。

这一守就是五天。

当陈阳从化龙池中走出来,孙禾已经麻木了。

眼前的七世子,不止打破纪录,而且还把纪录直接翻了五倍,这还是人吗?

“太爽了,这化龙池,如果可以经常来,我感觉能把自己淬炼成洪荒巨兽。”

陈阳兴奋地叫了声,身体骨肉渐渐恢复过来,体表橙色光芒流转,八荒霸体又提升了一大截。

虽然收获不浅,但和陈阳预想的不同,化龙池的效果,并非是淬炼身体,而是伐毛洗髓。

否则的话,他在里面待五天,八荒霸体提升更高。

不过,他长期服用丹药,积累在体内的一些杂质,则是被排了出来,倒是大有益处。

“七世子殿下,皇上派人传话,说你出了化龙池后,请你去夏和宫见他。”

见陈阳出来,孙禾开口道。

陈阳在孙禾的带领下,到了陈鳌的寝宫。

“怎么现在才来?”

见陈阳出现,陈鳌疑惑道。

孙禾解释道:“启禀皇上,七世子殿下,在化龙池中,待了五天,刚刚才出来。”

“啊!”

陈鳌惊呼一声,随即喜道:“哈哈,厉害厉害,阳儿,你真是出乎意料呀。”

陈阳笑了笑,径直坐到了陈鳌的对面,道:“皇爷爷,你找我有事?”

陈鳌挥了挥手,将房间里所有人都赶出去,玩味地看着陈阳,开口道:“大势领悟到第二重融汇,炼体术能硬抗超凡三重的攻击,地级中品剑法神通,现在在化龙池又待了五天,你的一切,都是奇迹,完全不像是一个结丹巅峰的人能够做到。”

“其中,自然有你的天赋作用,但我断定,你的背后,必然有高人指点。”

“我让你来,就是想问你,你背后,到底是何人?”

不等陈阳开口,陈鳌补充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强求。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陈阳道:“我有个师傅,更多的,就不方便透露了。”

陈鳌点了点头,道:“你要保密,我能理解。”

说着,他话锋一转,道:“对了,大夏武征,不仅仅有奖励,还会加官封爵。至于如何封赏,我还要和你的皇叔们讨论,再过半个月,才会公布。到时候,你可得走马上任了。”

陈阳皱眉道:“如果管理闲杂事务,岂不是浪费我修炼的事情?皇爷爷,我只想追求武道,对世俗权力,并没有兴趣。”

闻言,陈鳌不仅没生气,反而赞赏道:“有这份心性,是好事。说实话,大夏王朝虽然繁荣昌盛,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不堪一击。”

陈阳眉毛一挑,疑惑道:“噢?这是何意?”

陈鳌笑道:“那些真正的高门大派,傲立于世俗之外,其中的人,都很少在世俗行走。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精英。”

陈阳眼珠一转,问道:“比天圣帝国还强?”

如果有比天圣帝国还强的势力,陈阳肯定立刻加入,然后想办法借助力量,干掉天圣帝国。

不过听到他的话,陈鳌却哑然失笑,道:“整个冲武星,都在天圣帝国的统治之下,任何国家、势力,都不例外。”

“只是天圣帝国,管理非常宽松。如果不是想要抗衡天圣帝国对冲武星的统治权,他们一般都不会插手。”

“当然,整个冲武星,也没人有勇气,敢挑战天圣帝国的地位。”

说起天圣帝国,陈鳌的语气带着敬畏。

即使他是一国之君,天圣帝国对他来说,也是高高在上。

闻言,陈阳略微失望,暗想自己要想对付圣皇,看来只能靠一己之力,徐徐图之了。

他把话题拉回来,道:“皇爷爷,给我封官,我能不能不要?”

陈鳌道:“不行,这是大夏几千年来的规矩。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到时候,给你个巡使之类的身份,出去逛一圈就行,不用一直当差。”

陈阳笑道:“嘿嘿,这样还行。”

……

“什么,他在化龙池中,整整待了五天?!”

得到消息,陈宏懿腾地站起来,面露惊讶之色。

已经渐渐恢复的陈柏,正好从门外走进来,看到父亲一脸惊讶,他问道:“父王,发生了什么事?”

陈宏懿把自己得到的消息,给陈柏讲了一遍。

陈柏愣在当场,喃喃道:“怎么可能,哥哥当年也才坚持了一天,他竟然坚持了五天。这小子,难道天赋真的比哥哥还厉害?”

陈宏懿沉吟道:“无论如何,此人的性命,绝对不能留,否则的话,早晚是个隐患。”

陈柏道:“可是父王,在王都动手的话,只怕……”

陈宏懿摆了摆手,沉声道:“无妨,我自有打算,必然取他人头,并且没人会联想到我们的头上。这件事,要尽快办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