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第1582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20:25 字数:2502 阅读进度:1582/2078

陈宏懿道:“启禀父皇,陈阳和侯湘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解除了?这侯家,是看不起阳儿吗?”

陈鳌面露愠色,如果真是如此,不管他侯家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他也得帮陈阳讨回公道。

陈宏懿道:“不是侯家的原因,是陈阳自己撕毁了婚约,说侯湘配不上他。”

“啊?!”

陈鳌面露意外之色,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答案。

如果陈阳不是他孙儿,他以旁人的眼光来看,应该是陈阳配不上侯湘才对。

可是,陈阳居然说侯湘配不上他,这是什么情况?

他问道:“宏懿,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宏懿道:“他为何这样做,我也不甚了解。”

陈鳌沉默了下,道:“侯家怎么能说解除婚约就解除,这件事必有玄虚,我得好好查查才行。”

“父皇……”

陈宏懿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鳌道:“有什么话,你直说。”

陈宏懿道:“不瞒父皇,侯湘已经和我儿订婚了。”

“什么!?”

陈鳌面露惊容,随即怒道:“你这是针对阳儿,故意为难他?!”

陈宏懿道:“父皇息怒,订婚是在陈阳失踪期间,我和侯家定下来的。谁也没想到,陈阳会回来。”

这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陈鳌望了眼远处的陈阳,若有所思。

见他不说话,陈宏懿道:“父皇,如果你介意,我可以取消婚约。”

“不用。”

陈鳌摇了摇头,叹道:“侯湘年仅十九,就已经是超凡二重,阳儿天赋、实力都差了她不少。女强男弱,始终不是好事。就算他们在一起,也难以融合,必然矛盾重重。”

“算了,阳儿能自己撕毁婚约,也算是了却了这桩姻缘。日后若是有合适的女孩,再给他物色一位更合适的妻子。”

陈鳌的言外之意,显然是怕陈阳配不上侯湘。

另外,他虽然疼爱陈阳,但他最重视的皇孙,终究是三王爷那位出色的大儿子。

既然现在侯湘已经和其有了婚约,他自然不愿因为陈阳,而让那位皇孙寒心。

这时,全场又发生了轰动。

因为又出现了一名力量测试中,达到了数值“六”的参赛者,是一名超凡三重的男子。

陈鳌等人的注意力,回到了校场中间。

“柏儿天赋不错,有其兄长的风范。”

陈鳌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赞赏之色。

此时校场中间,那名身着锦袍的青年,正是三王爷的小儿子,陈柏。

当日陈阳刚刚进入王都时,骑着爆炎熊,横冲直撞的,就是此人。

“没能达到‘七’,可惜了。”

陈柏摇了摇头,对自己的成绩并不是很满意。

他虽然是纨绔,但有个天才哥哥,受到的压力非常大,想不努力修炼也不行。

而且陈宏懿非常严格,每天几乎是逼着他修炼,加上丰富的灵石、丹药,他这才达到现在的境界和实力。

接下来,却是轮到了陈阳。

见陈阳从人群中走出,陈柏目光看过去,面露不屑之色,冷笑道:“七弟,加油吧,争取达到‘三’,否则的话,就会直接被淘汰了。”

大夏皇室众多皇孙,按照年龄大小排列,陈阳正好是第七,被称为七世子。

陈柏是四世子,今年二十六岁。

“你是谁?”

陈阳瞥了眼陈柏,问道。

陈柏道:“怎么,连你四哥也不认识?”

“不认识。”

陈阳摇了摇头,直接无视,径直朝着校场中央走去。

见此,陈柏嘴角一抽,面露愠色。

“快看,那就是刚刚回归的阳王儿子。”

“二十三岁达到结丹巅峰,天赋还算不错,可是和别的天才比起来,却是差远了。”

“不知他能不能通过第一轮,如果力量指数不达到三,那可就丢脸了。”

“他实在太莽撞了,他才二十三岁,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参加大夏武征,何必现在来丢脸。”

“说得也是,如今有了皇族的资源,他的实力必然能大幅提升,到下次武征,他就可以取得好成绩了。”

面对人群的议论声,陈阳心底十分平静,根本没当一回事。

这时,他经过了侯湘的身旁。

侯湘脸上满是傲然之色,目光斜睨着陈阳,充满了轻视和不屑。

她摇了摇头,开口道:“陈阳,大夏武征,你不该来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只会更加的丢脸。”

陈阳瞥了眼侯湘,笑道:“侯湘,你的确有几分本事,但天下之大,你不要坐井观天。否则的话,你只会永远困于深井之中。”

“哼!还在逞强!”

侯湘冷哼一声,道:“所有的参赛者中,除了四世子之外,就只有我的力量指数达到了‘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同阶之中,我已经属于超顶尖的水平。”

“你这种天赋平平,二十三岁才达到结丹中期的人,是永远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说实话,看在当年你父亲对我侯家的情分上,我奉劝你,还是退出大夏武征吧。”

“做一个悠闲富贵的世子殿下,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话说得好听,可她显然是在挤兑、嘲讽陈阳。

至于陈阳已经进阶结丹巅峰,此刻心性傲然的侯湘,却是根本没发现。

在她眼里,陈阳就是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蠢货罢了。

看着侯湘那副嘴脸,陈阳哑然失笑。

“侯湘,你以为自己达到‘六’的力量指数,就很厉害了吗?”

陈阳反问了句,摇头道:“有句话说得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是燕雀,我是鸿鹄,哈哈哈……”

带着狂放的笑声,陈阳步入了校场之中。

“你……”

侯湘想要争辩,却只能看到陈阳的背影,气得她直跺脚。

旁边的参赛者走过来,如众星拱月般,将她围在中央。

“侯小姐,你何必和他一般见识。未来你前途无量,他却顶多是个大夏王朝的藩王。”

“待会他第一轮直接淘汰,看他还能说什么。”

听到众人的话,侯湘心情平复了些,心想自己什么身份,何必去和一个没有未来的人生气。

这时,陈柏也走了过来,面露冷笑,低声对侯湘道:“侯小姐,等我哥哥成为大夏君王,你以为这大夏王朝,还有陈阳的立足之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