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6.第1566章 落魄阳王府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20:14 字数:2496 阅读进度:1566/2078

“啊!”

千素素惊呼一声,一直暗淡无神的目光,顿时就亮了,眼神中满是惊喜之色。

“玄哥,你是玄哥!”

她脸上露出笑容,眼睛盯着陈阳的脸庞。

陈阳心里一酸,明白眼前这妇人,是把自己认成了父亲陈玄。

“不,你不是玄哥,你是谁?”

很快,千素素也反映了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陈阳。

陈阳看着眼前之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吗?

她好美,好温柔。

可她虚弱的样子,好令人心痛。

陈阳心绪有些乱,他做了个深呼吸,平定了下激动的情绪,走到床边,开口道:“母亲,是我,陈阳。”

“你……你是阳儿!”

千素素语气颤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这青年,竟然说他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儿子?

“你真的是阳儿?”

千素素一激动,一把握住了陈阳的手。

陈阳只觉母亲的手掌十分温暖,但却骨瘦如柴,令他万分心痛。

他点了点头:“母亲,是,我是阳儿。”

“让我看看你的后颈。”

千素素急切道,表情又兴奋,又期待,刚才的病态一扫而空,仿佛恢复了精神。

陈阳虽然不解,但还是低头,把后颈露了出来。

当看到陈阳后颈细微的胎记时,千素素脸上的笑意更浓,张手将陈阳搂在了怀里,激动得哭了起来:“阳儿,你真的是阳儿。我的阳儿,母亲好想你,你终于回来了。”

陈阳眼眶有些湿润,但他知道,现在这个家,需要一个男子汉来支撑,他不能露出软弱的一面。

他努力调整情绪,拍了拍母亲的后背,语气镇定道:“母亲,我回来了。”

“阳儿,我的阳儿……”

千素素抱着陈阳,渐渐的,已是泣不成声。

旁边的周莹,则是看得傻眼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王妃的儿子,是阳王府失踪了二十多年的世子。

这一切,都太神奇了,就跟做梦一样。

她眼眶中也流出泪水,心里十分感动。

千素素哭了会,情绪这才稳定了些,盯着陈阳又看了好一会,就是笑,脸上满是幸福和满足。

似乎只要这个儿子在身边,一切就够了。

陈阳看着骨瘦如柴的母亲,皱眉问道:“母亲,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会瘦成这样?”

千素素看了下自己干瘦的双手,怕陈阳担心,笑道:“没什么,我这是老毛病,你别在意。”

她转移话题道:“阳儿,这二十多年,你去了哪里?”

陈阳知道母亲不愿说,也就不再说,道:“当年我被人带去了地武星,这些年,我都是在地武星上度过的。”

千素素道:“我听说地武星的修炼环境很恶劣,你能达到结丹中期,已经非常不错了。如今在冲武星,你应该很快就会进阶超凡境。”

两人聊了好一会,陈阳把自己的情况,都给千素素讲了一遍。

可是聊到千素素的情况,她就顾左右而言他,不愿和陈阳多提及。

“母亲,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聊了大半天,陈阳随便找了个理由,起身朝外走去。

他给周莹使了个眼色,周莹立刻就跟了上来,道:“世子殿下,你不知道厨房在哪,我带你去。”

两人进了厨房,陈阳低声道:“周姐姐,你给我讲讲,为何我母亲会沦落至此,我父亲去世之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世子殿下,你叫我周莹就行,可别叫我姐姐。”

周莹赶紧纠正了下陈阳对自己的称呼,然后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给陈阳讲了一遍。

阳王刚刚去世的时候,整个大夏王朝都被震动。

因为阳王是所有皇子之中,最出色的一个,被皇上当成接班人培养。

当时皇上勃然大怒,倾尽一切力量,要缉拿凶手。

可是,别说缉拿凶手,就连线索也没找到一点。

这件事,一直过了两年,这才渐渐平息下来。

千素素的丈夫去世,儿子失踪,这期间,她一直生活在阴影下,久久没有恢复过来。

而有皇室的庇佑,她的生活则是衣食无忧。

不过陈玄去世,别的几位皇子,却都十分高兴,因为如此一来,他们就有了争夺皇位的机会。

其余的皇子,各显手段,拉帮结派,争夺得十分激烈,将当时的大夏王朝,搅得天翻地覆。

众多皇子当中,三皇子最出色,受到各路势力的拥戴,甚至还拉拢了两位皇子支持他。

在所有人眼里,七皇子死了,那么一定是三皇子成为太子,未来继承皇位。

可就在这时,皇上颁布旨令,封所有的皇子为王爷。

这个消息一出,全国震惊。

因为成为王爷,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成为太子的机会,以后只能安安心心地当王爷了。

既然是王爷,那么就得搬出皇宫,到外面居住。

七皇子,则是被追谥为阳王,定居于阳王府。

而“阳”字,正是取自陈阳的名。

王爷,世子,一个去世,一个失踪,似乎未来的一切,都影响不了阳王府。

争夺皇权,也和阳王府没有关系。

可是,其他王爷,却是恨上了阳王府。

因为当时旨令颁布时,皇上对他们说了一句话。

“你们差老七太远,不堪大任。”

这句话,令王爷们怀恨在心,自然对千素素这个遗孀,十分地不待见。

尤其是眼看胜利在望的三王爷,更是恨极了千素素。

他动用各种手段,将阳王府征辟,然后不断地刁难阳王府,最后令得阳王府沦落至此,只能偏居一隅,还得缴纳子虚乌有的房屋居住税。

可以说,三王爷是竭尽手段,打压阳王府。

直到后来,皇上开口,说未来的太子,要在众多皇孙之中,选择最出色的那个来继承,三王爷有了盼头,竭力培养子嗣,这才没继续盯着阳王府。

可王波等人,时常来捣乱,却是形成了惯性。

就算没有三王爷的吩咐,他们一样会来敲诈。

得知事情前因后果,陈阳皱了下眉头,向周莹问道:“就算三王爷嫉妒、怨恨我父亲,他堂堂王爷,不至于如此刁难我母亲一个妇道人家吧?”

周莹苦笑了下,道:“这其中,有些缘故,不足为外人道。不过,你是世子,却是可以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