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2.第1562章 没有七王爷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20:07 字数:2423 阅读进度:1562/2078

大夏王朝王都,顺安城。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池,自从大夏王朝建国以来,这座城已经经历了三千多年的风雨。

如今,大夏王朝屹立于西大陆,顺安城则是屹立于大夏王朝。

十几米高的城墙,二十多米宽的城门,训练有素的守城士兵,给人庄严肃穆的感觉。

城门口,人来人往,并不验证身份。

不过,门口的卫兵,却时时刻刻,注视每一个人的举动。

陈阳随着人群,进入了王都。

城内之繁华,远超陈阳所料。

雕栏玉砌的建筑,川流不息的行人,各色各样的商铺,欢声笑语的孩童……

顺安城内,不仅繁华,而且安详。

更令陈阳意想不到的是,顺安城内的道路,居然已经分了马路和人行道,并且规划得井井有条。

马路上,并非全部是马车,偶尔能看见骑着妖兽行走的修者。

当然,这已经不足以引起人们的好奇,城里的人对此,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这时,一名骑着爆炎熊的青年,飞速从街上窜过,甚至撞倒了几名骑马的人,朝着前方飞驰而去。

那些骑马的人,本有怨言,但一看那青年身影,都闭上了嘴巴,无奈摇头。

见此,陈阳明白,那骑着爆炎熊的青年,肯定是顺安城出了名的纨绔,别人不敢招惹。

而且,这名纨绔的级别不低,在王都也能横行无忌。

这时,旁边有人说道:“仗着自己世子的身份,欺凌霸道,早晚有人收拾他。”

“没想到,三王爷的大儿子争气,小儿子却是个纨绔。”

“嘘,小声点,你们这些话要是被三王爷听见,可就完了。要知道,三王爷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世子。”

闻言,陈阳不禁乐了。

敢情刚才那名纨绔,是自己的堂兄或者堂弟。

他朝着刚才那名骑着爆炎熊的青年离开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路面越来越宽,一直延伸到王都的正中央。

而在那里,就是大夏王朝的皇宫。

皇宫十分气派,远远望去,就能看到高出所有建筑许多的楼宇。

尤其是其中一座高塔,矗立于皇宫中央,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令人望而生畏,心生臣服。

“皇宫,父亲儿时,就是在里面长大的吗?”

陈阳心里暗暗感叹了句,对于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同时,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母亲到底长什么样?

她叫什么名字?

见到她后,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她会不会不相信自己是她的儿子?

陈阳讪笑了下,发现自己有些太紧张了。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他看向旁边一名男子,问道:“这位大哥,我想问问,七王爷的府邸在哪里?”

“七王爷?”

男子面露疑惑之色,想了想,又向旁边的人问道:“咱们大夏,有七王爷吗?”

旁边那人摇头道:“没有。”

男子对陈阳道:“大夏王朝,没有七王爷,你是不是问错了?”

“噢,谢谢你了。”

陈阳道了声谢,转身离去。

大夏王朝,居然没有七王爷,难道是老李当时说错了,自己的父亲不是排行老七?

不可能,老李绝不会说错。

看来这件事,有古怪。

陈阳正往前走,刚才那名男子叫住了他,喊道:“兄弟,等等。”

他停住脚步,那男子道:“你说的七王爷,是不是阳王?”

陈阳一脸茫然,他可不知道自己父亲,是什么王。

那男子接着道:“大夏王朝没有七王爷,但是有阳王。阳王在当今皇上的儿子当中,排行老七,但并不称为七王爷,而是被皇上封为阳王。”

陈阳明白过来,道:“对,就是阳王。”

“你刚才说七王爷,我们一时没反应过来。”

男子笑了笑,感叹道:“阳王英年早逝,后来发生了些变故,如今阳王府已经被三王爷征辟。你要找阳王府的话,只怕是找不到了。”

陈阳皱眉道:“那么阳王的亲人呢?都安顿在哪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

那男子摇了摇头,道:“自从阳王去世,杨王府便失势,府里人的下落,就没人知道了。”

“谢谢。”

陈阳道了声谢,然后朝着城里走去。

他本以为,自己的父亲是大夏皇室,虽然已经去世,但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母亲,谁知道阳王府居然直接没了。

“别人不知道下落,但大夏皇室肯定知道。我得想个办法,找皇室的人问问。”

陈阳如此想着,走进了一间酒楼,打算先吃点东西。

严格来说,应该是给大炮喂点东西吃。

点了菜之后,一名面相猥琐的中年人,坐到了陈阳的对面,笑道:“小兄弟,听说你在打听阳王府的下落,我这里有点消息,不知你愿不愿意听?”

陈阳打量着对方,也不管对方线索真假,扔出去一片紫金,道:“讲。”

那猥琐中年,只是普通人,一片紫金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他立刻双眼放光,将紫金收起,对陈阳道:“你要去阳王府,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不过,那里不叫阳王府,但住着阳王府的人。”

“走。”

陈阳眉毛一挑,立刻起身。

猥琐中年人拿人钱财,态度十分恭敬,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前面带路。

王都顺安城很大,自然不可能所有区域,都十分的繁华。

身旁的人流渐渐减少,陈阳进入了住宅区域。

他从周围人的穿着,房屋的建设来看,此地虽然不算贫穷,但也绝对和富裕不沾边。

这种地方,应该是普通老百姓的居住区域,怎会是阳王府所在?

现在,阳王府已经落败至此了吗?

陈阳皱起了眉头,心想或许自己母亲现在的境遇,并不太好。

“到了!”

这时,猥琐中年人指了指前面一座房屋,对陈阳道。

陈阳看了眼,那房屋并不大,围墙也就不到十米,大门狭小,和普通的民居没什么两样。

如果是普通百姓,这样的住所很正常。

可这如果是王妃的住所,就未免太寒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