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1.第1531章 我的狗吓尿了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9:42 字数:2510 阅读进度:1531/2078

师青璇嘴角一抽,回头对陈阳道:“你疯了,他是超凡境,你才结丹中期,你怎么打得过。”

墨善文也面色紧张道:“陈大师,你不要冲动,你擅长的是符文,不是战斗。”

陈阳笑道:“我真不是冲动。其实,我打架也挺不错的。”

周子杰冷笑道:“墨会长,师老板,既然他有信心,你们又何必拦着他。”

周怀安淡然道:“对呀,我相信陈丹师的实力。”

曾玉龙面**笑,附和道:“陈丹师上次可是打败了我儿俊贤,这次对上子杰,我想也没问题。”

见城主府和将军府都已表态,不少人也出言附和,让陈阳和周子杰打。

不过,杨天宏却没吭声。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昨天女儿杨书仪回家的时候,带了只超凡一重的冰爪迅狼,女儿说是陈阳送给她的。

杨天宏心里猜测,女儿口中的陈阳,就是眼前之人。

此人之前能从武引城脱身,炼丹、驯妖造诣都很高,身份相当神秘,在局势不明朗之前,杨天宏并不愿树敌。

“你们这是要逼陈大师出手吗?”

墨善文面对众人起哄,他冷声喝道。

陈阳拍了拍墨善文的肩膀,道:“墨会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真不是他们逼我,是我自愿出手。”

“这……”

墨善文依旧充满担忧,不敢让陈阳和周子杰打。

师青璇瞥了眼陈阳,却是眼珠一转,退到了自己的位置,道:“既然要打,那就打吧。我这主人家,今天也不阻止了。”

墨善文听到这话,皱眉看向陈阳:“陈大师,真没问题?”

陈阳点头道:“真没问题。”

“那……陈大师小心!”

犹豫了下,墨善文带着周陵,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好了,开始吧。”

陈阳双手负在背后,对周子杰道。

“自寻死路。”

周子杰面露狠色,真气猛然爆发,强大的力量,震得空气嗡鸣。

反观陈阳,站在那里,就跟旁观者似的,毫无威势。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周子杰暴喝一声,猛然出手。

可就在这时,陈阳突然喊道:“等等。”

周子杰愣了下,停下脚步,面露鄙夷之色,沉声道:“怎么,害怕了吗?”

“你把我的狗吓尿了……”

陈阳撇了撇嘴,指了指趴在他脚边,前爪紧紧抱着他小腿的大炮。

只见大炮屁股后面,地上有一摊水迹。

大炮也算是有些胆子,可被周子杰的威压直接笼罩,他还是承受不住,被吓尿了。

见此,众人嘴角一抽,尽皆无语。

大家想不通,陈阳为何,随时带着一条普通的大黄狗?

“师老板,帮我看着大炮。”

陈阳蹲下来,拍了下大炮的脑袋,对师青璇道。

“大炮,过来。”

师青璇张开手,朝大炮喊道。

大炮屁颠屁颠地跑到师青璇旁边,蹲在了师青璇的椅子下面,探出脑袋望着陈阳。

“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周子杰不耐烦道。

陈阳点头道:“来吧。”

“哼。”

周子杰冷哼一声,猛然出手。

“撕裂爪!”

他速度很快,瞬间便接近陈阳,双手成爪,真气锋芒毕露,从他指尖划出,形成两道爪痕,交叉着朝着陈阳抓去。

与此同时,他紧随爪痕之后,奔向陈阳,寒光一闪,取出了腰间佩剑。

陈阳站在那里,没有动。

但他的身上流转淡淡的橙色光芒。

八荒霸体第二重,橙色霸体。

砰轰。

两道真气爪痕,轰击在陈阳的身上。

真气流朝着他身体两侧冲击开,但他的脚步没有被丝毫撼动。

衣服被真气爪痕撕裂,但他的身体,却没有血液流出。

这一招,竟是没有对他造成半点伤害。

顿时,全场色变,无不暗叹一句,好强的炼体术。

“嗯?!”

周子杰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但并没有露怯,随即面露杀机,挥剑斩向陈阳,喝道:“你身体再强,难道能强过我手中的下品地器吗?”

“月华剑舞!”

剑刃攒动,眨眼之间,释放一道道剑气。

这些剑气聚拢,形成一个圆形,犹如一轮圆月。

在月亮的正中间,有道耀眼的寒芒,正是周子杰手中剑刃的剑尖。

那剑尖以极快的速度,画出一道拇指大小的圆形,形成一个小型漩涡,将四周的剑气聚拢。

外围的剑气,因为向心力不足,朝着四周****而出。

这些剑气十分细,犹如针一般。

房内所有人,连忙运气抵挡。

桌椅、墙壁、房门,则是被射出一道道细微的孔洞。

“竟然是月华剑舞!这可是花子期的绝招!他竟然已经修炼成功!”

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叹。

此人口中的花子期,正是周子杰的师傅,是周边几个国家,一位著名的流浪剑客。

虽然花子期不是超顶尖高手,但因为出手狠辣,所有威名颇大。

“竟然练成了这招!”

曾玉龙面露郑重之色,对周子杰刮目相看。

虽然他境界比周子杰高一重,但面对这招,他也不敢轻视。

周怀安则是早有心理准备,淡定地看着场中战斗,脸上露出自豪之色,目光中满是对周子杰的赞赏。

另一边,师青璇和墨善文却坐不住了,都腾地站起来,作势就要出手相救。

可是,场中战斗,速度之快,旁观者哪里来得急救援。

瞬息间,月华剑舞将陈阳的身形完全笼罩了进去。

轰……

强大的真气流,彻底把陈阳淹没。

“哼!竟敢招惹我,你给我死!”

周子杰面露狰狞之色,攻势不减,手腕抖动,飞速旋转的剑刃,隐藏在剑气之中,朝着陈阳刺了过去。

“死定了!”

在场之人,脑中无不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杨天宏摇了摇头,暗道:“可惜,此人是个人才,但太过狂傲。才结丹中期,就敢挑衅超凡境,终究难逃一死。”

就在所有人,以为陈阳必死之时。

突然,周子杰往前刺去的剑刃,停顿了下来,并且停止了小幅度的画圆。

难道,他要放陈阳一马?

众人心生疑惑,朝着周子杰看去,却见他眼睛瞪大,目光中满是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