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第1501章 裘丹师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9:19 字数:2436 阅读进度:1501/2078

“那天的事情,曾玉虎向陈丹师赔不是,希望陈丹师不要放在心上。”

曾玉虎对陈阳拱了拱手,笑道:“另外,今日请陈丹师来,是想陈丹师帮忙,炼制一种丹药。”

这曾玉虎倒是会做人,明明是他吃亏,却还给陈阳赔礼道歉。

陈阳笑道:“那天的事情,就此揭过。至于请我炼丹,呵呵,我收费可是很高的。”

曾玉虎道:“只要能炼制成功,报酬保证陈丹师满意,二十块灵石,不少了吧。”

二十块灵石,的确不少,但对陈阳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

不过既然来了,他决定把灵石带走。

他问道“什么丹药,说来听听?”

曾玉虎道:“紫罗丹,是一种下品地丹,能够辅助冲击超凡境。”

陈阳瞥了眼曾玉虎:“你要冲击超凡境?”

“正是。”曾玉虎点头道。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白袍,胸口佩戴青铜徽章的灵级炼丹师,走进了大殿。

见到此人,曾玉虎面露恭敬之色:“裘丹师,您能受邀前来,玉虎真是与有荣焉。”

“玉虎兄,你太客气了。”

裘万里傲然地点了点头,走进大殿,众人都起身相迎,唯独陈阳纹丝不动。

他瞥了眼陈阳,眼中闪过不悦之色,但并没有多说,在上首坐了下来,对曾玉虎道:“玉虎兄,等给你炼制丹药之后,我就会回符文公会,进行考核。到时候,我这青铜徽章,可就要换成白银徽章了。”

“恭喜裘丹师晋升地级炼丹师。”曾玉虎拍马屁道:“整个安阳城,只有墨会长是地级炼丹师,如今裘丹师,却是有了和墨会长争锋的实力。”

“哪里哪里,我还未通过考核,岂能和墨会长相提并论。”

裘万里摆了摆手,但眼中却锋芒毕露,显然是打算考核晋升后,便要和墨善文一争长短。

他看向曾玉虎,道:“我此次求学归来,一般的灵级丹药,我可不会再出手炼制。你让我帮忙炼丹,是何种丹药?”

曾玉虎道:“下品地丹,紫罗丹。”

一听是紫罗丹,裘万里眼皮一跳,随即镇定道:“没想到居然是紫罗丹,在下品地丹中,倒也算得上顶级的丹药。玉虎兄,你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呀。”

曾玉虎笑道:“裘丹师,我相信以你的炼丹水平,一定能成功。”

“这是当然。”

裘万里傲然地点了点头,但目光却闪烁了下。

他炼制一般的下品地丹,已经有了七八成的成功率,可紫罗丹是下品地丹中最难炼制的几种之一,所以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当然,他也没露怯。

就算不成功,大不了多试几次,只是成丹率有些低而已。

他看向曾玉虎道:“对了,报酬方面,玉虎兄是打算……”

曾玉虎道:“只要成功炼制紫罗丹,一百灵石就为裘丹师奉上。”

一百灵石,这可不是小数目。

虽然紫罗丹的本身价值,不值这么多,可是紫罗丹在安阳城买不到。

现在曾玉虎想要冲击超凡境,只要能得到紫罗丹,别说一百灵石,就算五百灵石,他也愿意给。

裘万里目光一亮,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陈阳的身上,昂着头,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势,向曾玉虎问道:“在座之人,我都认识,不知这位少年英杰,是何等人物?”

曾玉虎介绍道:“裘丹师,这位是陈丹师,也是我这次请来,帮我炼制紫罗丹的。”

话虽如此说,陈阳却是早已看出来。

曾玉虎请自己来,主要目的是想拉拢自己,避免树立不必要的敌人。

至于炼丹,那是其次,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丹道造诣。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请裘万里来。

而且曾玉虎付给陈阳和裘万里的报酬,一个是二十块灵石,一个是一百块灵石,差了整整五倍。

这一点,让陈阳对曾玉虎非常不爽,这完全就是看不起我啊。

听到陈阳是丹师,裘万里鄙夷笑道:“呵呵,陈丹师,倒是挺年轻的,不知是炼丹学徒还是灵级丹师?”

陈阳笑眯眯道:“我也不知道。”

裘万里面色一沉,冷声道:“既然身为炼丹师,为何不知道自己的等级?还有,你见了我这位丹道前辈,为何不起身行礼,还有没有点规矩?”

陈阳撇了撇嘴:“规矩?谁定的?”

裘万里怒道:“符文公会的规矩,难道你不懂吗?你的师傅是谁,我倒要看看,是谁教出这样的徒弟?”

陈阳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我不是符文公会的人,别和我谈符文公会的规矩。”

裘万里愣了下,看向陈阳的眼中,更是充满了鄙夷,道:“原来是个连炼丹学徒也没考核通过的小子,居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你得罪了我,以后别想再进入符文公会了。”

陈阳笑道:“谁说我要进符文公会了?”

“你……”

裘万里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言以对。

他目光一转,对曾玉虎道:“玉虎兄,这种货色,你居然请来帮你炼丹,你认为他能行吗?”

曾玉虎没想到陈阳和裘万里会争执起来,他面露为难之色,心里权衡着利弊,最后选择了站在曾玉虎这边,对陈阳道:“陈丹师,裘丹师即将成为地级丹师,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你若是还要在安阳城待下去,最好不要得罪他才是。”

闻言,裘万里意气风发地挺直了胸膛,高傲无比。

“曾玉虎,你今天请我来,就是这种态度吗?”

陈阳坐在椅上,斜睨着曾玉虎,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曾玉虎面露尴尬之色,皱眉道:“陈丹师,这……”

陈阳打断道:“行了,不用解释。既然这位裘丹师看不起我,那我就和伟大的裘丹师赌一把,如何?”

“和我赌?”

裘万里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对陈阳道:“年轻人,你不会和我比,谁认识的灵草更多吧?哈哈哈哈……”

陈阳淡然道:“就赌我能不能炼制紫罗丹。”

“就凭你?!”

裘万里面露不屑之色,上下打量着陈阳,半点也不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能够炼制下品地丹,而且还是下品地丹中,最难炼制的一种。

他玩味道:“既然赌,咱们也得有点赌注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