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4.第1494章 墨会长的贵宾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9:15 字数:2465 阅读进度:1494/2078

强大的真气流冲击开,刺得众人皮肤剧痛。

难以想象,被击中的陈阳,会是怎样的结局。

可众人定睛一看,发现陈阳并没有被击飞,胸口也没有被打穿。

他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啊?!”

阿宇惊疑一声,嗖的往后退出数步,一脸郑重的看着陈阳。

别人只以为,他没打伤陈阳。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一拳下去,他的右手被陈阳反震所伤,骨头寸寸断裂。

那道反震的巨力,一直从手臂传到身体,他此刻五脏六腑翻滚,十分难受。

“让他们先走,我慢慢和你们玩。”

陈阳看向曾玉虎,沉声道。

曾玉虎身为结丹巅峰,自然看出了一些端倪,面色一沉,对何坤挥手道:“带着你的人滚。”

何坤见曾玉虎没迁怒自己等人,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哪里管陈阳的死活,赶紧拉着胡玫的手,对同伴喊道:“快走。”

众人朝着蹴鞠场外走去,脚步一个比一个快,生怕又出意外。

何坤回头看了眼陈阳,低声道:“这小子这么嚣张,原来身上穿了宝甲,居然连结丹境的攻击也能挡得下。”

其他人的想法,也都和何坤一样。

没人会认为,陈阳仅凭肉身力量,就能挡住结丹境的攻击。

“陈阳,你……”

霍颖儿没动,担忧地看着陈阳。

陈阳回头笑了笑,道:“你先走吧,我不会有事的。回去告诉崔婶,我会晚点回来。”

“可是……”

霍颖儿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胡玫和周雪一左一右驾着,离开了蹴鞠场。

等那些年轻人走了之后,阿宇终于坚持不住,噗的喷出一口鲜血了。

他身后的人都面色大变,想不通阿宇去打别人,怎么把自己给打得吐血了。

陈阳看向曾玉虎,道:“我不想杀人,你们走吧。”

闻言,曾玉虎等人愣了下,都是勃然大怒。

曾玉虎怒道:“小子,你口气倒是挺大,你以为自己是谁?”

陈阳道:“我谁都不是,但我打得过你。”

“哼哼,你不过结丹中期,虽然炼体厉害了点,但我结丹巅峰,要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年轻人,你未免太狂了。”

曾玉虎目光眯缝了下,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摸腰间的佩剑,却因为换了蹴鞠服,摸了个空。

他面色一沉,便欲赤手空拳出手。

“汪汪汪……”

突然,一阵犬吠声,从远处传来。

紧张的气氛被打破,曾玉虎皱了下眉头,对王欣敏道:“蹴鞠场怎么能让狗进来,派个人过去,把狗杀了。”

就在他说话之际,犬吠声越来越近。

只见一条大黄狗冲进人群,直接扑向了陈阳。

“咦?大炮,你怎么来了?”

陈阳摸了下大炮的脑袋,疑惑道。

大炮虽然没回答,但陈阳心想他肯定是耐不住寂寞,这才出来找自己。

这家伙现在服用灵丹,嗅觉之强,的确是很容易就能追踪到陈阳。

“原来是你的狗,我……”

话没说完,曾玉虎望着人群外,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只见一名身着劲装的高大男子,飞速朝这边跑过来,几步就进入了二号蹴鞠场。

曾玉虎面露惊讶之色,对男子拱手道:“周先生,你到我场子来蹴鞠,怎么不先打声招呼,我好接待你呀。”

周陵瞥了眼曾玉虎,心说就这样还嫌时间不够,我哪有空蹴鞠。

他直接无视曾玉虎,朝着陈阳走过去,把曾玉虎晾在一边,十分尴尬。

周陵昨日接了墨善文的命令,便一直在寻找陈阳,却没有丝毫的线索。

不料今日居然在街上,碰到了一条飞奔的肥胖大黄狗。

他把廖正松带在身边,廖正松一眼就认出了大炮。

周陵顿时大喜,立刻跟着大炮,追到了蹴鞠场来。

廖正松毫无修为,速度很慢,却是不知落下了多远,还没跟来。

此时见大炮扑到陈阳怀里,周陵就知道,自己是找到人了。

他走到陈阳面前,上下打量了下,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因为这个能改良丹方的炼丹大师,实在是太年轻了。

不过,他并没有轻视陈阳,拱了拱手道:“大师,在下周陵,奉符文公会墨善文会长之命,特来邀请先生,到符文公会一聚。”

此言一出,曾玉虎面色骤变。

符文公会会长特邀,这份荣誉,整个安阳城,也就只有城主等寥寥数人可以享受到。

眼前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这么牛?

听了周陵的话,陈阳已经明白了是什么情况,肯定是昨天的丹方暴露,墨善文这才会找上自己。

他看向周陵,见对方是超凡一重的境界,却丝毫没有怠慢自己,他也没有托大,笑道:“周先生,请你稍等,我这边还有一场架要打。”

周陵皱了下眉头,朝着陈阳对面人群看去,目光落在曾玉虎的身上,道:“咦,曾玉虎,你也在呀。”

曾玉虎一阵无语,刚刚周陵明明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却根本没看到他,这实在是尴尬。

他恭敬地对周陵拱了拱手,正要打招呼。

周陵却转头看向陈阳,正色道:“先生,你没受伤吧?”

虽然看出陈阳结丹中期的境界,但曾玉虎是结丹巅峰,另外还有好几个同伴是结丹前期、中期,所以周陵才会担忧陈阳的安危。

陈阳笑道:“就凭他们,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周陵愣了下,随即默认陈阳炼丹造诣高,使毒肯定也十分厉害,自然不怕这些人。

“没受伤就好。”

周陵放下心来,目光一转,看向曾玉虎,眼神漠然地质问道:“曾玉虎,你是要打墨会长的贵宾吗?”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对曾先生说话?”

没等墨善文开口,旁边一名精悍的中年人,指着周陵道。

其他人也都不认识周陵,纷纷往前站了一步,一副要和周陵开战的架势。

见此,曾玉虎吓得一哆嗦,连忙喝道:“你们干什么,怎么和周丹师说话的,赶紧给我退下。”

众人还没回过神,曾玉虎连忙九十度鞠躬,惶恐对陈阳道:“小兄弟,实在抱歉,我有眼不识泰山,却不知兄弟你是墨会长的贵宾,刚才的事,还请兄弟别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