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2.第1492章 曾玉虎(6更)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9:13 字数:2378 阅读进度:1492/2078

话说被朱宝打了的干瘦男子,鼻青脸肿地跑到了一号场地。

一号场地上,此刻有十六个穿着蹴鞠服的男子,他们正在玩着球,只等人到齐之后,就立刻开踢。

这些人个个都健壮高大,修为都不低,最高的甚至达到了结丹中期。

而在场地旁边,王欣敏坐在凉棚下,正在给众人削水果。

她旁边明明有三名女服务员,但是她却亲自动手。

场地上的男子也不觉得奇怪,各自玩着,看也没朝她这边多看一眼。

眼看干瘦男子冲过来,刚刚穿好蹴鞠服,准备开打的众人,都连忙围了上来。

“李掌柜,你这是怎么了?”

王欣敏走上前,皱眉问道。

被称为李老板的干瘦男子,一脸愤恨之色,怒道:“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竟然被一个小年轻给揍了。”

“被揍了,怎么回事?”

这时一道声音,从场外传来。

只见一名身着蹴鞠服的男子,搂着一名穿着服务员服装的女子,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那女子嘴角还有白色的液体,眼眸含春,娇滴滴地靠在男子的肩膀。

男子面相方正,目光阴沉,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他的修为,则是众人当中最高,达到了结丹巅峰。

“玉虎,李掌柜被人打了。”

王欣敏上前,给女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女服务员赶紧闪开,王欣敏则是挽住了男子的手。

这名男子,正是蹴鞠场的幕后老板,曾玉虎。

“曾老板。”

“曾老板。”

见曾玉虎走过来,众人都恭敬向他问候。

曾玉虎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李掌柜的身上,不禁面色一沉,眼中闪过浓浓的怒火。

他有两个爱好,第一,女人;第二,蹴鞠。

今日他邀请了一些朋友,到自家的蹴鞠场来玩,又正好碰到个漂亮服务员,玩过之后,现在心情相当好。

可他却没料到,自己邀请来的客人,居然被人给打了。

李掌柜虽然只是一家杂货店的掌柜,修为和身份也十分低微,但蹴鞠玩得相当好,所以曾玉虎和他交情不浅。

如今李掌柜被人打了,他自然是十分生气。

他问道:“李掌柜,到底怎么回事?”

李掌柜道:“刚才去撒了泡尿,出来的时候,遇到个美女,我以为是这里的服务员,就调侃了两句。然后那女的抽了我一耳光,然后来了个青年,把我打了一顿。”

曾玉虎沉声道:“你看清楚是谁了吗?”

李掌柜摇头道:“没看清楚,不过那人说他叫做朱宝。”

曾玉虎看向王欣敏,王欣敏想了想,道:“噢,我想起来了,他家是城南开染坊的,家里有些钱财,偶尔来玩一下。”

“哼,还真是给他几分颜色,他就开染坊,竟然敢打我的客人,简直是找死。”

曾玉虎冷哼一声,伸手在王欣敏的胸口揉了下,道:“既然这帮小家伙要玩,咱们就让他们知道天高地厚。欣敏,他们在哪个场子?”

“二号场地。”王欣敏犹豫了下,道:“何坤也在二号场地,他爹是城卫军的人,这……”

曾玉虎笑着打断道:“城卫军里面,还有谁比我哥哥曾玉龙更大吗?”

闻言,王欣敏不再说下去,笑道:“说得也是。”

“走吧,去看看那帮小家伙。”

曾玉龙冷笑一声,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地朝着二号场地走去。

……

“来,咱们先分队,少一个人,也一样玩。”

何坤招呼众人,正打算开始蹴鞠,突然一声冷喝响起:“哪个是朱宝,给我滚出来。”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帮身材壮硕的中年人,站在场地旁边,气势一个比一个强,凶神恶煞,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见此状况,朱宝有些心虚,但想到今天才刚刚牵了周雪的手,自己可不能露怯。

他脖子一歪,站出来道:“我就是朱宝,怎么,想找事?”

对方人群中,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李掌柜走了出来。

见到李掌柜,朱宝明白过来,对方这是来寻仇的。

李掌柜指着朱宝,怒道:“打我的就是这小子。”

旁边一名剽悍的中年人,扫了眼朱宝,沉声道:“小子,你既然打伤了李掌柜,那就自断双腿,然后爬出去,今天就饶你一命。”

一听这话,一帮年轻人都愣住了,因为对方这口气实在太大了。

朱宝皱了下眉头,喝道:“你们未免太嚣张了,你们知不知道我爹是谁,他是城南兴华染坊的老板。”

听到这话,对面的中年人,都露出不屑的笑意。

区区一个染坊的老板,他们又岂会放在眼里。

一名面相剽悍的男子走出来,冷笑道:“小子,如果你自己不动手,那我可就要动手了。”

朱宝被对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看出情况不太对劲,顿时就不敢吭声,向何坤投去求助的目光。

何坤早已看出对方不简单,但他却并没有畏惧,对众人拱了拱手,道:“诸位,我是何坤,还请给个面子。我朋友打了这位李掌柜,自然是他不对,我们愿意赔钱,此事就此化解了吧。”

那剽悍男子喝道:“什么狗屁何坤,没听说过。”

何坤皱了下眉头,昂首挺胸,傲然道:“你这话就过分了,我爹是城卫军第三军团副团长何明山,不知道这个大名,你们听说过没?”

就在这时,何坤看到了人群中的王欣敏,目光一亮,笑道:“王掌柜,你快劝劝他们,如果真把我爹惊动了,这事儿只怕他们想化解,也化解不了了呀。”

闻言,王欣敏笑了笑,没说话,也没任何的动作,令何坤为之一愣。

就在何坤不解的时候,一声冷笑响起:“呵呵,何明山吗?就算他本人在此,也不敢对我大呼小叫,你一个小屁孩,居然说大话,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还真想看看,今天这事,是不是化解不了?”

众人看向说话之人,何坤沉声道:“你是谁?”

曾玉虎冷笑道:“曾玉虎。”

什么,曾玉虎!

听到这个名字,刚才还有几分底气的年轻人们,全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