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2.第1482章 走,打抱不平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9:04 字数:2432 阅读进度:1482/2078

师青璇仔细打量着电弧鞭,突然目光一亮,惊讶道:“这不是电弧鞭吗?!”

刚才只是随意看了眼,师青旋并没有认出电弧鞭。

此刻一看,她却发现,这正是一年多前,通来商会运输途中,被罗远顺给抢走的电弧鞭。

下品地器,师青旋并不会过多关注。

但这把电弧鞭,是当时她刚刚担任安阳通来商会老板后,第一次遭遇抢劫时丢失,所以她印象深刻。

她疑惑道:“电弧鞭怎么在刚才那人的手上?”

武引城发生的事情,只有关注武引城局势的人才知道。

师青璇虽然在安阳城算是顶层人物,但她并不关心时局,所以还不知道发生在武引城城主府的事情。

她立刻叫人打听了消息,这才知道罗远顺死了。

看着手中电弧鞭,师青璇沉默了好一会,她喃喃自语道:“看样子,刚才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杀了罗远顺和余博元的凶手。”

“不过,他才结丹中期而已,怎么可能杀得了罗远顺和余博元?”

“难道,是他的师傅?或者是同伴?”

“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买了那么多高级的灵草,是要炼丹?他是炼丹师?”

师青璇越想越觉得事情复杂,思索了一会,她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道:“呵呵,这件事看来有意思了,只是不知,此人背后的高人,到底会不会现身?”

“如果此人明天还会来,我可要想办法,从他口中套出话来。”

……

陈阳出了安阳商会之后,想到师青璇妩媚的模样,他不禁笑了起来。

这个老板,还挺有意思。

不过此人,绝非看起来那么简单,光是其超凡一重的境界,就足以令人重视。

而且此人的年龄,看来也不到三十。

如此人物,绝对是天才,应该加入某个大势力,成为重点培养的人物。

但她却在安阳城通来商会当老板,着实有些奇怪。

陈阳也没多想,问了路之后,朝着符文公会走去。

远远的,他就看到一栋巨大的建筑,通体黑色,四四方方,建筑结构非常简单。

但建筑上的金色纹路,却并非普通。

那些金色纹路,全都是符文。

经过符文公会大门的人,都会往里面看一眼,脸上露出仰慕的神情。

在冲武星,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都统称为符文师,炼丹、炼器、阵法都是符文下的一个分支。

在冲武星,符文师的地位很高。

符文公会,自然在人们心中有非同一般的地位。

因此,渴望成为符文师的人,也非常多。

很多人,甚至放弃其他一切,专心修炼神识,研究符文。

如果真能成为一名顶级的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无论在哪里,都会成为各大势力的座上宾。

不过,选择这条路的人并不多。

很简单,因为无论是炼丹、炼器、炼阵,都要经过无数次失败,才能成功。

期间所消耗的灵草、材料,是一笔非常巨大的财富。

所以只有豪族世家,才会将子孙送到符文公会,学习符文、炼丹、炼器、炼阵。

符文公会并不封闭,完全对外开放。

不过安阳城民众早已习惯了其存在,出入其中的除了符文公会自己人之外,其他普通民众很少。

陈阳看了眼大门旁,见没写着禁制宠物入内,他便带着大炮,进了符文公会。

符文公会内部,比想象中更大。

毕竟炼器、炼丹、炼阵,都在这里。

整个公会,一楼主要有三个区域。

炼器、炼丹、炼阵分为不同的三个分支,分布在一楼的三个区域。

符文是一切的根基,研究符文是在二楼。

除此之外,地下室有地火,结丹境之下,没有凝聚真火的修者,可以使用地火进行炼丹、炼器、炼阵。

符文公会的人,都很忙碌,没人多看陈阳一眼。

对于这种游客,他们早已习以为常,参观一会,看不懂自然就会很快离去。

“我炼制真阳丹的时候,凝丹总是会出现瑕疵,虽然能练成,但效果却不佳。”

“最近弄了个小型火焰阵,没想到差点把房子引燃。”

“我又浪费了一大笔材料,昨天炼制中品灵器失败,这下肯定要被老师狠狠地训斥了。”

人来人往,众人各自聊着天。

陈阳在符文公会中转了一圈,通过所见所闻,他发现符文公会的这些人,把炼丹、炼器、阵法分得非常细致。

虽然根基是符文,但炼丹的,就不会涉猎炼器和炼阵。

同理,炼阵和炼器是一样的情况。

事实上,炼丹、炼器、炼阵的符文虽然有相通之处,但运用、变化却是天差地别,也只有浩澜真人,才会让陈阳十项全能地去修炼。

另外,陈阳还看出来,符文公会的符文知识,还非常的落后,至少安阳符文公会是这样。

很多《仙魔道典》中记载的核心符文、基础符文理念,他们都还不知道,整体水平差了陈阳很多。

不过,符文公会的人,都充满了干劲,没有一个人闲着,全都在钻研自己的学科。

“没什么意思,还是走吧。”

陈阳摇了摇头,转身朝符文公会外走去。

这时,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总共有十几个人,前赴后继,吵吵嚷嚷,很是兴奋的样子。

不过走到最前面的一名青年,却仿佛是被推攘着往前,垂头丧气,面色沉重,和其他人的兴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其他人都衣着光鲜,那名青年却很朴实,衣服上甚至有补丁。

“吵什么吵,这里是符文工会,你们以为是菜市场?”

一名中年炼丹师走出来,看到吵吵嚷嚷的青年,呵斥一声,然后径直走开。

那些青年们,立刻对中年符文师恭敬行礼,然后压低了声音,簇拥着那名普通青年,朝炼丹区走去。

陈阳正打算离开,却见一名穿着朴素的女子,啜泣着从门外走了进来,望着前面那名垂头丧气的青年,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眉头皱成了一团。

“什么情况,那帮富家子弟欺负穷人?”

陈阳撇了撇嘴,跟着女子,朝着炼丹区走去,对大炮招呼道:“走,大炮,打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