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6.第1466章 城主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8:50 字数:2418 阅读进度:1466/2078

余仁杰身为武引城城主之子,手中宝剑品级不低,是下品灵器。

陈阳居然赤手空拳,想要抵挡下品灵器,这怎么可能?

众人无不暗暗摇头,认为这剑下去,不止会斩断杨泽轩的脖子,还会把陈阳的手掌砍下来。

“不知好歹!”

余仁杰面色阴狠,手中宝剑横斩而去。

眼看就要从陈阳的手掌扫过,却不料那把剑却突然停了下来,悬在空中,纹丝不动。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陈阳食指和中指的指缝中,紧紧夹住了剑刃。

顿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空手夺白刃,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而且陈阳的身上,没有丝毫的真气波动。

也就是说,他挡住此剑,完全凭借的是肉身力量。

炼体者。

众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这个词。

“就这点本事,也想杀人?”

陈阳盯着惊呆的余仁杰,语气冰冷道。

余仁杰打了个激灵,用力想要把剑抽回来,可是剑刃却仿佛固定,根本无法挪动。

陈阳戏谑道:“想要?”

余仁杰皱着眉头,没说话,真气运转,加大力道想要把剑抽回来。

“想要的话,你就说啊,我又不是不会给你。”

陈阳撇了撇嘴,手指用力,铛的一声,下品灵器宝剑的剑刃,在他手中断成了两截。

余仁杰正在往后发力,不料力量突然落空,身子踉跄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显得十分狼狈。

他不敢再小看陈阳,但也并不畏惧,沉声威胁道:“小子,你最好立刻跪下求饶,否则的话,等我武引城的城卫军来了,你难逃一死。”

“那我就试试,难逃一死是什么感觉。”

陈阳不屑一笑,身形嗖的一动,出现在余仁杰的面前,一巴掌抽了过去。

余仁杰明明看到他动手,可想要躲,却根本躲不掉。

啪。

一声脆响,余仁杰整个人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个圈,摔在了一张桌子上,将桌子和杯盘都砸得粉碎。

他旋转飞起的时候,空中飞出几颗白色的东西,赫然是他的牙齿。

只见他半边脸都被抽得烂掉,露出了里面缺了牙齿的牙龈,显得极其渗人。

众人不禁打了个激灵,看向陈阳,心说这年轻人出手太狠了。

“把余仁杰打成这样,他死定了。”

“城主最是袒护儿子,现在脸都烂了,如果见到,必然勃然大怒。”

“只怕此人,逃不出武引城。”

远处的人,暗暗叹息,都不敢靠近过来,生怕招惹了余仁杰不满,被殃及池鱼。

“打得好!”

杨泽轩则是兴奋地叫起来,丝毫不嫌把事情闹大。

杨书仪皱着眉头,拉了把陈阳,担忧道:“你赶紧走吧,逃得远远的,如果被武引城城主知道,你把他儿子打成这样,他肯定会杀了你。”

陈阳义正言辞道:“这个世界,难道没有王法了吗?刚才他想杀你们,我这是助人为乐、路见不平,城主如果知道,应该给我献锦旗。”

闻言,众人一阵无语。

杨书仪苦着脸道:“就算是帝国直辖区域,法律也不能判定强者的罪刑。更别说武引城是城主自治,一切由城主定夺,你把他儿子打成这样,你认为他会放过你?”

看着杨书仪认真的样子,陈阳心底暗笑,表面上却认真道:“他如果不放过我,我就和他讲道理。”

“讲道理是没用的。”杨书仪急得跳脚,抓住陈阳的手,往酒楼外拉,道:“你快跑,不然来不及了。”

杨泽轩却是不以为然,瞥了眼疼得打滚的余仁杰,对杨书仪道:“姐姐,你怕什么,大不了让爹帮咱们出头。”

杨书仪苦笑道:“你以为余仁杰是普通人,他可是武引城城主之子。就算武引城再偏僻,再弱小,可毕竟是一座城啊。你以为父亲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会去得罪城主?”

杨泽轩一脸郁闷,无言以对。

杨书仪使劲把陈阳往外推,急切道:“你快跑,快跑呀。”

陈阳双手举起,做了个投降的姿势,道:“行行行,书仪,我听你的,我这就逃,你别推我。”

听到这话,杨书仪这才松了口气。

不料,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把整座酒楼围起来,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居然敢杀我阵法守卫队的人,我倒是想看看,地武星来的土著,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威严厚重的声音,从酒楼外传来。

听到这道声音,所有人都面露畏惧之色,酒楼内的掌柜、小二、食客,都赶紧靠墙站立,尽量和陈阳、杨书仪、杨泽轩保持距离。

被陈阳一巴掌,抽得晕头转向的余仁杰,则是赶紧朝着门口跑去,喊道:“父亲,帮我报仇啊!”

一名身材高大威武的中年男子,从酒楼门口走了进来。

他步履稳健,器宇轩昂,颇有上位者的气质。

而他的境界,则是达到了超凡一重。

此人,正是武引城的城主,余博元。

今日武引城来了位贵客,安阳城杨家家主杨天宏。

安阳城直属天圣帝国,是武引城周边六城中最繁盛的城池,强者如云,远非武引城可以相比。

杨家在安阳城势力庞大,家族中有好几名超凡境,家主杨天宏本人也是一名超凡境。

如果不是余博元坐拥一城,余家还无法和杨家相提并论。

此次杨天宏来,主要和余博元谈两件事。

其一,杨家打算在武引城做生意,想让余博元帮忙。

其二,杨天宏是来和余博元,谈论结为亲家的事情,让余博元的儿子,娶杨天宏的女儿。

两人在城主府里,正谈得高兴的时候,曾海一瘸一拐地求见。

余博元以为没什么大事,便让曾海当面把事情讲了,不料居然地武星来的人,杀了他传送阵护卫队的队员。

当着杨天宏的面,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他勃然大怒,立刻就点齐人马,前来酒楼搜人。

不料,这才刚一进门,一名满脸血污,面颊稀烂的人,就朝这边冲了过来,直叫他“父亲”,令他心头更是不舒服。

“滚开!”

余博元抬脚就朝来者踢去,眼中满是厌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