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4.第1404章 不知你哪来的自信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7:58 字数:2395 阅读进度:1404/2078

见陈阳拿出魂石,南宫飞极和南宫飞森这才想起来,大长老交给南宫飞宇的魂石,不知所踪,令大长老十分愤怒。

因为当时陈阳拿走魂石时,南宫凤吟、南宫云梦等人都不在场,所以并不知此事。

后来大长老调查时,那十几名到过地武星的人都说不知情,大长老就以为魂石丢失。

这件事,大长老也对南宫飞极二人说过。

可他们却不料,魂石居然在陈阳地手上。

这东西,可是能增强神识力量的。

刚才南宫飞极就感觉到,自己能抵抗陈阳的神识攻击,已经有些勉强。

如果陈阳有了魂石的增幅,事情就麻烦了。

“飞森,不能让他使用魂石,快快出手。”

南宫飞极回过神来,立刻大喊一声,挥剑就朝陈阳攻了上去。

南宫飞森面色一凝,也轰然出手。

“慢了!”

陈阳冷喝一声,手中魂石绽放淡淡光芒,神识扰乱已是朝着南宫飞极攻了上去。

“啊!”

这一次,南宫飞极无法抗拒,发出一声惨叫。

不过,陈阳还无法碾压他,他全力以赴,努力对抗着陈阳的神识。

可是神识的交锋非常快,只是瞬间的工夫,南宫飞极就被击溃。

虽然陈阳没能抹灭他的神识,但他还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犹如断线的风筝般,朝着地面落去,砰轰摔在了积雪之下。

就在此时,雪崩正好从下方席卷而过,将南宫飞极彻底地淹没在了皑皑白雪中。

见此,此刻在远处观战的杜家众人,都面露欣喜之色。

“他救了我。”

杜诚飞开后,看着陈阳道。

杜易飞道:“照这样下去,他应该可以打败南宫飞森和南宫飞极。只是不知,那两人还有没有什么底牌。”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当南宫飞森反应过来,他攻击还未发出,南宫飞极却已经从空中跌落。

他朝着陈阳看去,眼中露出忌惮之色,生怕陈阳使出神识攻击来。

不过,接连使出两次“神识扰乱”,而且对付的是神识力量不比自己逊色的人,这对陈阳的消耗非常大,他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如果这时候,他再去对南宫飞森使用神识攻击,就算他有魂石辅助,自己的神识无法自如掌控力量,很可能被南宫飞森反噬。

当然,这些陈阳自然不会说出来。

他将魂石收起,对南宫飞森到:“对付你一个人,我何须神识攻击,只要一把剑,就够了。”

说完,他翻手取出纳戒中的黑光剑,剑尖朝下,目光直视南宫飞森,蓄势待发。

虽然南宫飞森没有南宫飞极张扬,但领悟了刀势,而且非常沉静,相比南宫飞极来说,他给陈阳的感觉,更加的危险。

南宫飞森见他有神识攻击不用,顿时若有所悟。

呵呵,既然不用担心神识攻击,一切就好办了。

南宫飞森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嘴角竟是勾起不屑的冷笑,道:“陈阳,你终究是个下位星的蝼蚁,你绝不会明白,冲武星到底有多么强大,你也不会知道,冲武星上,有多少你无法想象的手段。”

说着,他目光看向陈阳手中的黑光剑,嗤笑道:“呵呵,极品灵器,这在地武星,应该算是绝世秘宝了吧?可惜,灵器在冲武星,也不过是结丹境的普通标配而已。今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兵器!”

话音一落,南宫飞森真气一震,他身上的长袍无风而动。

一把刀鞘,赫然藏在他长袍之下,露出了一角。

“哼哼!”

他得意冷笑,刷的拔出了宝刀。

那刀约有一米三,巴掌宽,刀面金色,刀刃却是银色,刀锋上隐隐有一条红色的线条,犹如血液一般。

而在刀面上,篆刻五道符文。

此刀一出,一股无形的气势,狂暴霸道,将这片空间笼罩。

就连天空飘落的雪花,似乎也畏惧这把金刀,纷纷避退。

“地器?!”

陈阳眉毛一挑,目光落在金刀之上。

灵器之上,便是地器。

他记得,当初南宫凤吟手中,就有一把下品地器宝剑。

眼前这把金刀,威势更甚。

而且五道符文,已是达到了中品地器的层次。

果然,南宫飞森手握金刀,得意道:“为了此次地武星之行,大长老特意把这把宝刀交到我的手中,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此刀叫金银血,一把中品地器宝刀!”

“陈阳,你一定要记住此刀的名字,不然的话,等你死在此刀之下,却连名字也不知道,那多可惜。”

远处,杜家众人闻言,都是面露凝重之色。

杜家数千年前得到南宫家的传承,对于修炼的知识了解不少,虽然他们从未见过地器,但却知道此物。

这可是比灵器强大得多的宝物,对战力的增幅相当大。

而且,金银血又正好是一把刀,契合南宫飞森的刀势,只怕会更加恐怖。

陈阳虽强,但要和南宫飞森一战,兵器吃亏,只怕难以取胜。

至于神识,杜家又何尝没看出,陈阳已经无法使出来了。

此时的局面,令杜家担忧不已。

杜诚面露焦急之色,对杜易飞道:“父亲,不能让陈阳就这么战死。”

杜易飞皱了下眉头,略一沉思,眼中露出决绝之色,沉声道:“陈阳一死,我们只怕也无法活命。既然如此,不如让陈阳活着,日后为我们报仇。”

说完,杜易飞把心一横,朝着陈阳喊道:“陈阳,你快走,我们来帮你挡住南宫飞森。”

闻言,陈阳心里十分触动,这些杜家的人,果然并非恶人。

另一边,南宫飞森却是怒极,喝道:“杜易飞,你这当狗的,竟然要帮别人咬自家主人,你有没有当狗的忠心?”

“哼,南宫飞森,休得妄言!”

杜易飞冷哼一声,率领杜家众人,作势就要对南宫飞森发起进攻。

这时,陈阳喊道:“杜伯父,你们住手。”

杜易飞等人愣了下,看向陈阳。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目光直视南宫飞森,道:“呵呵,中品地器而已,不过如此罢了,不知你哪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