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2.第1402章 刀势(6更)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7:57 字数:2439 阅读进度:1402/2078

轰隆隆……

紫气东来从真气冰雹席卷而过,那些真气冰雹犹如烟花一般炸裂,爆出一团团雪花,然后又被烈焰大势炙烤融化。

瞬息间的工夫,所有的真气冰雹,都被紫气东来剑气抹灭。

剑气威力也被消磨得七七八八,但依旧去势不减地朝着南宫飞极冲去。

南宫飞极十分冷静,一剑斩出,真气从剑尖延长,犹如鞭子一般,啪啦抽在紫气东来剑气上。

轰隆一声炸响,紫气东来这才彻底湮灭。

那从剑尖延长的真气剑影,则是从城堡中间扫过,犹如切豆腐一般,把城堡切成了上下两截。

不过,因为真气剑影太快、太锐利,所以城堡虽然断裂,但并未崩塌。

“小子,你刚才的神通,是从哪学来的?”

南宫飞极右手一抖,延长的剑影闪烁了下,消失不见,他面露凝重之色,厉声喝问道。

他是看出来,陈阳的神通,比他更高级。

地武星是天武星域垫底的下位星,已经不知多少年没人飞升上位星冲武星了,这种破地方,何时有了这么厉害的传承?

“哪里学来的,你下地府去问阎王吧。”

陈阳冷喝一声,腾空飞起,手持黑光剑,朝着南宫飞极攻了上去。

“哼,看我拿下你,再慢慢逼问。”

南宫飞极冷哼一声,虽然接连处于下风,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毕竟他和南宫飞森此次到地武星来,有所准备,还有个极厉害的底牌,还没使出来。

“霜寒九州!”

南宫飞极迎着陈阳飞过去,手中长剑挥舞,刷刷刷的剑气在他身前凝聚,却并未释放。

那些剑气汇合在一起,竟是形成了一个空心的半球体形状。

最后南宫飞极在球体内部点下最后一剑,半球体瞬间结冰,表面形成一道道冰锥,泛着锋利的寒芒。

而浑厚汹涌的真气,则是在半球体内流转,隐隐有要冲破之势,却又持续压缩凝练。

“去。”

南宫飞极一声大喝,那冰锥半球体,这才轰然射向陈阳。

此时陈阳身处半空之中,身上烈焰虚影熊熊燃烧,将半边天空都照得通红,犹如火烧云。

另一边,则是南宫飞极的冰雪大势,泛着湛蓝的光芒,顺着霜寒九州的冰锥半球体,直奔陈阳袭来。

虽然他对大势的领悟,不及陈阳。

但他毕竟超凡三重,真气雄浑,隐隐增添大势之威。

此时,烈焰大势对寒冰大势。

红色对蓝色。

这一幕,相当的震撼。

众人无不面色郑重,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

就连站在城堡门口的南宫飞森,此刻也愣住了,被眼前的对战所吸引。

可众人感到奇怪,为何陈阳并未使用神通?

“喝!”

眼看冰锥半球体袭来,陈阳口中暴喝一声,八荒霸体运转,体表流转赤色光华,隐隐有一丝橙色蕴含其中。

他的肉身力量发挥到极致,黑光剑挥出,光是肉身之力,就令空气震颤,犹如要斩破虚空。

于此同时,真气汹涌而出,凝练于剑刃之上;星能尽可能调动,汇聚于剑刃之尖。

如今陈阳大势达到第二重融汇,对于大势的掌控,更加纯熟。

那跃动于他身体周围的烈焰大势,瞬间朝着前方聚拢,竟是压缩至剑刃般大小,将他手中黑光剑笼罩。

他这一剑,虽没使用神通,但威力,却胜过紫气东来。

当烈焰大势压缩的刹那,天空中,火红与冰蓝的对抗消失。

可是,那冰蓝的暴风雪却并未压向陈阳,反而是颤抖后退,似乎是感到了畏惧。

黑光剑还未完全落下,却已经隐隐呈现出上风。

下一刻,神通“霜寒九州”凝练的冰锥半球体,在半空中,和陈阳对撞。

乒!

犹如玻璃摔碎的声音,黑光剑从冰锥半球体的中间斩过,将半球体切成了两半。

凝练于冰晶球体之内的压缩真气,在球体破裂刹那,顿时爆发出了极其恐怖的能量,仿佛是导弹在空中炸裂了一般。

不过,导弹爆出的是火光。

而这冰锥球体,爆出的却是雪花。

瞬间,陈阳淹没在雪花之中,如利刃般的真气流,在那片区域肆虐。

但下一刻,一道人影,嗖的从雪花中飞出。

陈阳身上布满寒霜,嘴唇被冻得发白,但却攻势不减。

他手腕一抖,剑刃上覆盖的一层寒霜,簌簌落下。

眨眼间,他已是到了南宫飞极的面前,一剑朝着南宫飞极的脖子抹过去,口中喝道:“纳命来。”

此剑虽没使用神通,但恐怖的威势,令南宫飞极心脏猛地一跳,连忙闪避。

可是,如此近的距离,就算他速度再快,又哪里来得及躲闪。

眼看南宫飞极就要身首异处,突然间,一道真气凝聚的巨大刀影,从天而降,朝着陈阳的头顶斩落。

那刀影足足有十多米长,三四米宽,形态凝练,甚至能看到剑身之上,隐隐有一些雕刻的纹路。

而这刀影,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是神仙来了,也丝毫不惧。

“咦?”

陈阳惊疑一声,身形往旁边一侧,手中原本应该斩在南宫飞极脖子上的黑光剑,因为他身子倾斜,剑刃从南宫飞极的胸口划过。

噗嗤。

鲜血飚射,紧接着,南宫飞极身上的衣服,燃烧起了烈焰,当他用真气止住火焰的时候,上身衣物已是烧成了灰烬,露出胸口皮肉翻开的伤口,显得极其狼狈。

于此同时,巨大刀影几乎是贴着陈阳的后背,刷的斩落而下。

刀影从上往下,又斩在城堡上。

刚才被上下一分为二的城堡,现在又从上往下切了一刀,被分成了四份。

可是,虽然能看到墙体裂缝,但城堡却纹丝不动。

南宫飞极嗖的和陈阳拉开距离,和南宫飞森并肩而立。

他看了眼胸口伤势,眼神中满是愤恨。

他堂堂超凡三重,居然在陈阳手中连连吃瘪,岂能咽下这口气。

不过,陈阳却是没有理会南宫飞极,目光一转,落在了南宫飞森的身上。

只见此刻他头顶凝聚一把刀影,锋芒毕露,有斩破万物之势。

“刀势!”

陈阳皱了下眉头,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