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8.第1398章 于心不忍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7:54 字数:2338 阅读进度:1398/2078

陈**据消息,得知姓杜的这个家族,几乎不与其他修者交流,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消息是天池派传来的,他们之所以知道,是曾今一位天池派的长老,在沙国被外国修者打伤,是杜家救了他。

他在杜家修养了半个月,根据他的观察,杜家人都很善良,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后来他走的时候,杜家人还亲切的送了他礼物。

此后虽然没有再联系,但那位天池派的长老,对杜家依旧印象深刻。

陈阳把录像截图传过去,那位天池派的长老立刻认出,这是杜家家主的大儿子杜诚。

据那位长老所言,杜诚此人性子淳朴善良、乐于助人,在当地口碑极好。

“真是奇了,如此说来,这杜家就是个善良的隐世家族,却为何突然要来掳我山庄的人?”

“肯定有人在幕后指使,到底是谁呢?”

陈阳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联系了龙庭的人,让他们帮忙和沙国官方联络,把杜家的电话搞到手。

没想到,很简单的一件事,居然遇到了麻烦。

根据沙国官方所述,杜家在华夏和沙国边界生存数千年,原本是华夏人,但随着国界变动,他们又成了沙国人。

而数千年过去,他们一直居住在那座城堡,从没有搬过家。

至于电话号码,倒是有,不过因为没有缴费,电话号码早就已经销号了。

“号销了,但是线还在,只要把终端线路切换,交上话费,不就能打过去了。”

陈阳很轻松就想到了办法,立刻又让龙庭帮忙联系沙国。

……

杜诚终究违背不了自己的本心,把苏子宁放了。

虽然家族传承千年,一直等待着南宫仙人的使者到来,并且充满期待,但是当使者真来了,提出了过分的要求,杜诚顿时觉得,或许家族一开始的守候,就是错的。

他们全家出动六人,通过各种手段,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把陈阳的信息调查清楚。

此人虽然干过很多大事,杀了很多人。

但是,他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他从来没有欺负过人,也可说是从来没有干过一件坏事。

甚至,他还不声不响地做了很多慈善,帮助了很多人。

如此说来,此人已经算得上是好人。

或许,他唯一让杜诚不能认同的,就是太花心。

可即使如此,那两个南宫仙人的后人,为什么要杀他呢?

从杜诚的角度来看,南宫飞极和南宫飞森为人傲慢无礼、不可一世,并非好人。

两个不是好人的人,要杀一个好人,在杜诚看来,这绝对是邪恶的。

“他们想把陈阳引到城堡,可是现在人质被我放了,回去之后,我怎么交代呢?”

杜诚陷入了苦恼之中。

从平日南宫飞极二人的态度来看,他们丝毫不把杜易飞放在眼里,更别提他杜诚了。

要知道当时刚见面,他就将南宫飞极打成重伤,可见在他们眼里,别人的性命算不上什么。

杜诚毫不怀疑,如果惹怒了南宫飞极二人,他们绝不会放过自己。

“如果我不回去,他们肯定会迁怒父亲和妹妹他们。不行,这个责任,还是要我来承担。”

杜诚不愿自己的家人替自己受罪,虽然没能完成南宫飞极二人下达给他的任务,但他还是立刻返回了城堡。

见他独自一人回来,南宫飞极和南宫飞森都面露不悦之色,目光冷冷地盯着他,仿佛俯视着蝼蚁。

杜易飞眼看气氛不对,趁着南宫飞极二人还没发火,他问道:“杜诚,怎么没带人回来?是不是出了意外,陈阳发现了?如果是他发现,你能活着回来已经不错了,毕竟你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杜诚的妹妹杜芹上前看着杜诚,担忧道:“哥哥,你没受伤吧?那个陈阳很厉害的,可别给你留下了什么暗伤。”

杜家其余人,也都关切地询问杜诚的情况。

见此,南宫飞极和南宫飞森的面色,却是不那么好看。

“够了!”

南宫飞极冷喝一声,目光扫过其他人,逼得众人退开。

然后他看向杜诚,不满道:“哼,让你办这点小事,你也办不好,你还有什么用?你们杜家,真是一群废物。当年我们南宫家的先祖,就不该扶持你们杜家,随便找个家族,也比你们聪明。”

听到这羞辱的话语,杜家众人都是面色难看,但却敢怒不敢言。

南宫飞森瞥了眼杜诚,语气淡漠道:“原本我们在这里,静待陈阳即可。可现在搞得我和飞极,还要亲自跑一趟东安。虽然结果都是陈阳身死,但打草惊蛇,他说不定躲了起来,却是不好寻找。”

“哼!”

南宫飞极冷哼一声,对杜诚道:“说说吧,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诚压住怒火,对南宫飞极拱了拱手,道:“禀告飞极大人,我本已掳走一人,但我见她一介女流之辈,我于心不忍,把她放了。”

闻言,杜家众人都是一愣。

南宫飞极则瞪大双目,眼神中满是怒色,喝道:“什么,你竟然把他放了?!”

话音一落,他一脚踢在杜诚的身上。

杜诚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往后倒飞出去,撞在城堡内壁,直接撞穿,落在了院子里。

他口中哇哇地涌出鲜血,却是被一脚踢成重伤。

见此,杜家众人面色都变了。

“你这混蛋,竟敢违抗我们的命令,简直是找死!”

南宫飞极怒斥道,站起身来,朝着杜诚走过去,阴厉的杀气,令所有人都感到背脊发寒。

“使者息怒,我儿他心底善良,所以才于心不忍,还请使者放过他。”

杜易飞赶紧跪下对南宫飞极二人求饶,其他杜家人,则是过去将杜诚扶起,给他吃下丹药。

南宫飞极俯视着杜易飞,冷声道:“你的意思,你儿子心地善良,我和飞森,就是心底黑暗,为人可恶吗?”

“不,我绝非此意。”

杜易飞赶紧解释道。

可南宫飞极哪里会听,扬腿就是一脚,踢在了杜易飞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