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7.第1387章 冷痕登场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7:47 字数:2457 阅读进度:1387/2078

听到陈阳的话,陷入苦战的郦衡舟,气得牙痒痒。

可此刻生命攸关,他也不得不向陈阳求助。

他一拳挡开黑鳞蟒的攻击,大声喊道:“陈阳,此刻不是计较的时候了,你我联手,才能解决这妖兽。否则的话,你以为等我死了,以你的实力,可以独立斩杀这只妖兽不成?”

陈阳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看戏的样子,没理会郦衡舟。

桂东河急道:“陈阳,难道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吗?”

“你的死活,关我什么事?”

陈阳瞥了眼桂东河,耸了耸肩,道:“再说了,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小青年罢了,怎么敢和这大怪物作战。你们一直让我动手,不会是认错了人,把我当成了哪个高手吧?”

听到这话,桂东河皱了下眉头,难道,师傅真的认错了人,此人并不是斩杀厉宇豪的陈阳?

“陈阳,快快出手,我看过你的照片,不可能认错人。”

感觉自己撑不了几分钟的郦衡舟,再次向陈阳求助,语气中已经带着几分哀求。

不过,陈阳依旧不动。

郦衡舟不知犯下多少罪孽,就算死一百次,也死不足惜,他自然不会在意郦衡舟的死活。

“陈先生,请你……”

桂东河还想劝,孟祎却一把拉住他,冷冷地瞥了眼陈阳,没好气道:“哼,这个胆小鬼,怎么可能是什么高手。东河哥,你们肯定是认错了人。别求这小子了,等你师叔来了,先斩杀这妖兽,然后再对付他。”

闻言,桂东河也是心里打鼓,陈阳现在还不出手,难道真要等师父被杀,然后再出手?

可是,这妖兽如此强大,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独自对付这么强的妖兽。

那么他不出手,应该是真没实力。

看样子,可能真认错了人。

如此一想,桂东河朝着郦衡舟喊道:“师父,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认错你妈啊!”

陷入绝境的郦衡舟,心里破口大骂。

他还想向陈阳求助,可是却战局紧张,他连说话的工夫都没了。

眼看郦衡舟似乎就要落败,陈阳看了眼孟祎,道:“孟大小姐,郦师傅就要落败,你还想活命的话,就赶快自己逃吧。”

孟祎犹豫了下,心想真在这里等死,就什么都没了,实在不值得。

“郦衡舟死了,我还能做我的孟家大小姐,我何必陪葬。”

孟祎把心一横,也不顾桂东河了,打算自己逃命。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大喝,从空中传来:“郦衡舟,别慌张,我来助你。”

闻声,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着道袍的老者,从空中飞落而下,举剑朝着黑鳞蟒攻了上去。

“你这畜生,居然敢逞凶,找死!”

那老者一剑斩落,剑气轰击在黑鳞蟒的身上,虽没造成伤害,但也给郦衡舟争取了脱身的时间。

郦衡舟真气运转,嗖的从深潭中飞出。

他本就不敌,在水中,更不是黑鳞蟒的对手。

不过,他也不敢在陆地上战斗,一脱身,赶紧朝着空中飞去,想要脱离黑鳞蟒的攻击范围。

却不料,黑鳞蟒反应极快,蛇尾一抽,又将他拦住。

郦衡舟就地一滚,狼狈的躲开,哪里还有半点高人风范。

他警惕地盯着黑鳞蟒,对刚到那人提醒道:“冷痕,小心,这黑蛇防御力惊人,而且速度很快,不容易对付。”

“你在下面牵制他,我远距离进攻,寻找机会,攻击它眼睛要害。”

冷痕非常冷静,立刻做出了布置,飞在空中,并不靠近黑鳞蟒。

“哼!”

郦衡舟冷哼一声,对于冷痕的布置,感到相当的不满。

这意思,就好像让他做诱饵,而冷痕却当猎人。

不过,他也没得别的选择,只能应道:“好,你注意着点,可别让我被这黑蛇给吞了。”

“放心,我何时坑过你。”

冷痕一脸正色道。

“嘶!”

黑鳞蟒发出嘶鸣,嗖地从深潭之中跃出,竟是不攻击郦衡舟,却朝着冷痕冲了上去。

它腾空而起,达到几十米高,身上水花溅落,颇有几分蛟龙出海的气势。

不过,冷痕有所防备,立刻提升高度,躲过攻击。

砰轰。

黑鳞蟒重重地落在地上,地动山摇,将地面砸得皲裂开,露出一道道地缝。

“哼,小子,竟然不出手。等我和冷痕解决了这黑蛇,再和你算账。”

郦衡舟冷冷地瞥了眼陈阳,身形一动,朝着黑鳞蟒攻上去。

两人对战一只黑鳞蟒,顿时就没有了刚才的颓势,还隐隐占据上风。

黑鳞蟒两头顾不上,又不能飞行,被逗得团团转。

不过,他们要想攻击黑鳞蟒的眼睛要害,也不是那么容易。

一时间,双方陷入激烈的战斗之中。

“东河哥,这就是你师叔吗,好厉害啊!”

眼看局势改变,孟祎立刻打消了逃命的念头,拉着桂东河的手,激动道。

桂东河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松了口气,道:“这位是我师叔冷痕,我只是听师父提过,这还是第一次见。他也是位高手,有他和师父联手,这只黑蛇死定了。”

“东河哥师门底蕴深厚,我就知道郦师傅不会落败,等斩杀黑蛇,回到香江,我必然举行一个盛大的派对,好好为你们庆贺。”

孟祎忘了刚才挨的一巴掌,又开始拍桂东河的马屁。

她看了眼旁边看戏的陈阳,阴阳怪气道:“陈先生,郦师傅肯定是认错了人,才会对你友善。等郦师傅解决了大蛇,到时候,就有得你苦头吃了。”

闻言,陈阳笑了起来,道:“孟大小姐,就算我打不过郦衡舟,我还打不过你不成?难道你就不怕,我现在把你杀了?”

孟祎打了个激灵,忌惮地看了眼旁边的褚良喻,道:“你不过是仗着这道士的保护,自己没有本事,逞什么凶。”

“行了,小祎,别和他多说了。”

桂东河连忙制止孟祎的挑衅,虽然他现在不相信此陈阳就是彼陈阳,但他依旧不是陈阳的对手。

万一真把陈阳惹急了,打他和孟祎,还是很轻松的。

“哼!”

孟祎对着陈阳冷哼一声,道:“我听东河哥的,不和你计较。”

“呵呵。”

陈阳玩味一笑,懒得理会孟祎,继续观看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