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第1379章 挨个认怂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7:37 字数:2361 阅读进度:1379/2078

桂东河原本打算帮孟祎出头,顺便自己也发泄一下胸中的火气。

可他万万没料到,眼前之人,居然是褚良喻和陈先生。

这两人,前几天才把他打得身受重伤。

他修炼邪功,采阴补阳,这才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如今再次相遇,他除了憎恨之外,更多的,则是对陈阳的畏惧。

但孟祎却并不知发生过什么,她见桂东河不动声色,还以为桂东河是在酝酿怎么收拾陈阳和褚良喻。

她微微扬起下巴,用一种指点江山的语气,对褚良喻和陈阳道:“你们两人,就算现在跪下求饶,也已经迟了。”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呀!”

陈阳忍了好久,见直到此刻,孟祎还在装逼,他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真是小。

这个世界,小人也真是多。

他转过身来,看向孟祎,笑道:“孟小姐,怎么,你刚刚和我拖延那么长时间,就是等这几个人来帮你出头?”

“死到临头,你还笑得出来。”

孟祎面露冷笑,得意道:“我告诉你,东河哥是郦衡舟师傅的徒弟,一身修为超凡脱俗。给你当保镖的道士虽然有几分本事,但绝不是东河哥的对手。你不是要比谁能打吗?那就来吧。”

看着孟祎自信满满的样子,陈阳摇了摇头,指了指桂东河,笑道:“孟小姐,不是不可以打。不过在此之前,你先问问桂东河,看看他敢对我动手吗?”

孟祎见陈阳不把桂东河放在眼里,双手叉腰,胸脯颤抖着,叫嚣道:“小子,你口气太大了,你知不知道东河哥他……”

“小祎,住口!”

没等孟祎把话说完,桂东河突然一声冷喝,打断了她的话。

孟祎愣了下,一脸疑惑地回头看向桂东河,正想发问,却见桂东河面如死灰,仿佛大敌当前,却又无法战胜的感觉。

孟祎心头咯噔一跳,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产生。

那小子,不会比东河哥还牛吧?

孟祎摇了摇头,实在不愿相信这个信息。

她对桂东河道:“东河哥,他不过是大陆的乡巴佬罢了,你何必……”

“我说了,让你住嘴!”

这次,桂东河几乎是吼出来。

他瞪了眼孟祎,心头不满道:“你这蠢货,还嫌事情惹得不够大,若是激怒了那陈先生,谁他`妈都不是对手?”

见桂东河生气,孟祎意识到,事情似乎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她赶紧闭上了嘴巴,缩到桂东河的身后。

桂东河吞了口唾沫,强自保持镇定,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上前道:“陈先生、褚大师,真没想到,我们如此有缘,竟然在这里相遇了。”

褚良喻就是笑,并没接话。

陈阳打量着桂东河,淡笑道:“是呀,挺有缘的。”

说完,他指了指躲在桂东河身后的孟祎,玩味道:“对了,你不是要帮她出头吗?刚才还说要我跪地认错,还要用十万伏特的电击棍打我。怎么,现在不玩了?”

桂东河嘴角一抽,狠狠地瞪了眼叶添龙和叶恒宇,那些话,都是他们说的,谁知现在会引来麻烦。

被桂东河一瞪,叶添龙赶紧站出来认错,给陈阳跪下,哭丧着脸道:“对不起,陈先生,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他堂堂吴州富商,却给陈阳跪下。

看到这一幕,那些认识他的广竹县二代们,全都傻眼了。

叶恒宇想到在中草堂时,桂东河被震伤的一幕,他生怕自己遭殃,也赶紧跪下认错,对陈阳哀求道:“陈先生,我们错了,你放过我们。你不跪,我们跪。”

叶添龙父子的认错,无疑是表态,他们这些以桂东河为首的人,全部都认怂了。

这一幕,把孟祎看得十分不解。

陈阳和褚良喻,真有那么厉害吗?

陈阳鄙夷地扫了眼叶添龙父子,目光看向桂东河,道:“该你了。”

桂东河打了个激灵,虽然有千万个不愿意,但也知道,今天这怂,是不认不行了。

“等我师傅到了,这些债,我一定要你千倍万倍地偿还。”

心里狠狠地发誓,桂东河表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微微低头,对陈阳拱了拱手,道:“陈……先生,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此时,见桂东河居然向陈阳赔礼道歉,孟祎整个人都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这还是那个傲世万物的桂东河吗?

不对劲,完全不对劲。

孟祎和桂东河睡了不知多少次,她深知桂东河为人自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香江那边,除了他师傅,他还从没怕过谁。

可是,眼前这个陈先生,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孟祎居然从桂东河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忌惮之意。

难道,他是忌惮那个叫做褚良喻的道士?

孟祎看了眼褚良喻,心想这道士五六十岁,修为比桂东河高,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一想,她顿时就释然了。

她咬牙切齿地看了眼陈阳,心里暗道:“哼,你不过是仗着这道士厉害罢了。等郦老来了,你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边孟祎心里发横,陈阳那边则是对桂东河点了点头,笑道:“认错的态度十分恳切,值得表扬。不过,要想我原谅你,还得看你待会的表现。”

众人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却是目光一转,落在了孟祎的身上,问道:“美女,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孟祎打了个激灵,连桂东河都道歉认输,她还能怎么样。

她看了眼桂东河,本想桂东河站出来帮自己说句话,但桂东河目光转向空旷处,看也没看她一眼。

她咬了咬牙,只得站出来,不甘心地对陈阳道:“陈先生,对不起,我知错了。”

她话音一落,陈阳冷喝道:“过来。”

孟祎吓得身体一颤,眉头紧锁,亦步亦趋地走到了陈阳的面前。

嗤啦。

陈阳猛然出手,一把拉住她的衣领,略使巧劲,她上身的冲锋衣和里面的内衣,顿时都被撕成两半,从身上直接扯下来,露出了她只穿着黑色蕾丝罩罩的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