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8.第1258章 蚩尤牌位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6:06 字数:2405 阅读进度:1258/2078

服了不少丹药,加上八荒霸体的恢复效果,陈阳也花了足足十三天的时间,这才将伤势完全恢复。

期间,他一直待在通道中,哪里也没去。

这地方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在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他不敢贸然而动。

更何况,天魔道可不止厉宇豪一个人来了,万一走出去,碰巧遇上另外两个结丹中期的天魔道成员,那可就麻烦了。

伤势完全恢复之后,陈阳的八荒霸体,又有所精进。

他发现,这种重铸身体的过程,是一个炼体的好方法,只是有些太残忍了。

除此之外,他还意外发现,自己隐隐有要进阶开光巅峰的迹象。

他也不着急前进,反正纳戒中还有储备的粮食,短时间内也饿不死,既然到了临界点,干脆冲击开光巅峰。

他立刻服下血玉丹,修炼《九转星辰诀》。

真气、星能,都在稳步提升,越来越浑厚。

三天后。

一股霸道的气势,从陈阳的身体释放出来,他的精气神又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终于进阶了!”

陈阳目光中闪过精芒,右手虚空一抓,一道星能龙爪手出现。

虽然依旧是同样的形态,但凝聚龙爪手的真气显然浑厚、强大了许多,其中流动的蓝色星能也增多了不少,令得星能龙爪手的威力大增。

陈阳面露喜色,心里暗暗思忖着:“现在的星能龙爪手,虽然杀伤力还比不上裂天拳,但应该足以和结丹前期硬捍。如果遇上厉宇豪和楚宁珊,我倒是不用再冒着受伤的危险,去接近他们了。”

高兴过后,陈阳这才发现,自己忙着疗伤、修炼,被厉宇豪攻击后,衣服全都碎了,没来得急穿上衣服,此刻还是光溜溜的。

还好纳戒中有准备,他穿上衣服之后,暗道:“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不知道秀娜他们怎么样。有黄伯父和独孤海烨在,只要不是遇到尸傀那样的存在,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不过,刚一进来,就遇到了尸傀,后面指不定有什么样的危险。我还是要尽快找到他们才行,这帮家伙,终究是有些不靠谱”

接下来,陈阳将速度发挥到极限,在迷宫中四处穿梭。

他没想过自己走出迷宫,他只是为了把迷宫记录下来,让计算机去计算路径,找到出路。

探索机器人,再次不负众望,把他带到了出口。

不过,第一次出口,是绿毒蟑螂。

第二次出口,是坑人的光桥。

由此可见,迷宫是走出来了,但遇到的危险,却还存在。

所以这次,陈阳提高了警惕。

但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怎么回事,这次陈阳直接走进了一处墓殿之中,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这座墓殿,比尸傀所在的那座大殿,可就大多了,只怕不下五万平米,有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

墓殿四周的通道,也更多,粗略一看,不下十个。

这座墓殿,建造得很宏伟。

三十多米高的穹顶,七十二根雕龙刻凤的巨大石柱,四周墙壁上也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

雕工虽不精致,但却有种古朴庄严的气质。

在墓殿北面,有座高台,坐北朝南,约有六米多高。

高台上,有座三米多长的大椅。

椅子漆黑,像是金属打造,其上雕刻花纹,镶嵌珠宝,十分气派恢弘。

整座墓殿的造型,看起来,像是古代皇帝金銮殿的格局。

不过,北面那座气派的大椅子上,并未坐皇帝,而是放着一个小小的石头牌位。

牌位和普通的牌位大小差不多,上面雕刻着两个古体字:“蚩尤”。

“什么意思?让我们朝拜蚩尤?”

陈阳皱了下眉头,朝着北面高台走去。

一股无形的威压,将整座墓殿笼罩,随着陈阳靠近北面高台,这股威压越来越强烈。

而陈阳的心里,不知不觉,产生了敬畏。

这种感觉,或许就像普通百姓,觐见皇帝一样,不由自主地,就会产生敬畏之心。

“威压,来自那个牌位!”

陈阳看向那个“蚩尤”牌位,眼中闪过惊讶之色,光是一个牌位,就有如此气势。

如果蚩尤还活着,真的站在面前,只怕光是他的气势,就能把人给震慑住。

“看样子,蚩尤绝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陈阳暗暗赞叹了句,顶住威压,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高台前。

他并未走上去,而是注视着高台。

只见通往高台的台阶,总共有九层阶梯,第三层阶梯上,雕刻着一行字:

“面见蚩尤大帝,行三跪九叩之礼,方可开启秘藏,得到传承!”

电影、电视剧、小说里,主角进了墓葬,磕头就可以得到宝物的桥段,陈阳看了不知多少。

可是,陈阳还从没见过,墓葬之中,还有主动提示要磕头跪拜的。

俗话说,一切都是机缘。

你提示了,还算什么机缘。

更何况,以陈阳的性子,要让他跪拜,别说是蚩尤,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也别想。

“三跪九叩!我说蚩尤你已经死了,还让别人跪拜你,你还真是嚣张呀。”

陈阳撇了撇嘴,嘴角勾起弧度,笑道:“我陈阳不跪天地,只跪父母亲人。不过,我父母不知道哪去了,我也就只跪过爷爷,其余人,我还没给谁下过跪。”

“至于你蚩尤,就算你气势再强,曾今再牛逼,想让我给你下跪磕头,你也是妄想。”

“哼哼,你让我跪,我还就偏偏反其道而行!”

“我到要看看,你有多牛逼!”

陈阳眼中闪过精芒,迈步朝着高台上走去。

当他脚底踩在高台的刹那,威压陡然增强了一倍,那种犹如实质的压力,就像一座万斤巨鼎压在陈阳的身上,令他不由自主的,腰部就被压得往前弯。

“哼!想让我弯腰,我偏不!”

陈阳冷哼一声,强撑着挺直了腰杆,踏上了第一级阶梯。

当站上阶梯的刹那,陈阳突然发现,自己真气凝缩丹田之内,仿佛沉睡了一般。

他尝试调动真气,却发现不能做到。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整座高台封锁,这片空间内,不能动用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