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第1207章 如杀狗罢了(5更)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4-02 00:15:26 字数:2572 阅读进度:1207/2078

丹火和天地灵火,还是有所区别。

丹火是金丹凝聚而成,随着修者死亡,金丹消散,丹火也会消失。

而天地灵火却能够永存,即使修者死亡,也能传承下去。

禾巨鸣虽然不是修者,但看到陈阳的灵火,他动了心思,如果能夺得灵火,交给胡子归,那么胡子归的炼丹本领能大大提升,对禾家有天大的好处,很可能一举改变禾家的处境,重回巅峰。

此刻,他心生恶念,突然对陈阳发难,想要抢夺灵火。

“荒芜绝地!”

禾巨鸣一拳轰出,只见他拳头凝聚狂暴真气,那些真气仿佛有种腐朽的力量,给人一种身处绝境,生命力消散的奇异感觉。

他真气掠过桌面,桌布、碗碟全都化为碎片,仿佛经过岁月侵蚀,彻底干枯。

“禾巨鸣,你干什么?!”

“输不起吗?竟然恼羞成怒,对东日动手!”

“住手,你简直不要脸!”

见禾巨鸣突然动手,周家众人都大惊失色,厉声呵斥。

可是,禾巨鸣就坐在陈阳旁边,相距不过半米。

如此近的距离,就连周坤正、周坤方、周坤元三名结丹境想要救援,也根本来不及。

而看禾巨鸣那招“荒芜绝地”的威力,绝非一名开光后期可以抵挡,就算有灵火,你也终究是炼丹师,无法越级战斗。

瞬息之间,禾巨鸣的拳头,到了陈阳的面前。

枯朽、狂暴的威力,让陈阳感到了压力。

不得不说,禾巨鸣抱着必杀的决心,这一招丝毫没有留手,攻击的威力,比冰林岛上的结丹异兽,强了不是一点点。

毕竟,那些异兽刚刚苏醒,对力量还无法完全掌控。

而禾巨鸣,却是一名实战经验丰富的结丹修者,而且还使用了强大的神通。

此刻陈阳面对的攻击,是他有生以来,面临的最强一击。

不过,他依旧没有丝毫畏惧。

他相信八荒霸体的力量,抵御禾巨鸣的荒芜绝地,不会有问题。

他立刻运转八荒霸体,体表浮现淡淡的赤色光华,然后收敛。

紧接着,他挥拳攻向禾巨鸣。

不过,他并没有运用裂天拳,毕竟裂天拳是他现在的最大底牌,他不愿轻易暴露。

“疯了吗,还不闪避,竟然凭肉身抵挡?”

“东日在干什么,找死吗?”

“快退开啊!”

眼看陈阳出手,周家人都惊呼了起来。

见此,禾巨鸣冷喝道:“不知死活,看我一拳把你的手臂,打成渣滓。”

下一刻。

两人对攻一拳。

轰隆一声巨响,犹如巨雷在房间里炸开,狂暴的冲击波震荡开,桌椅板凳全部都掀飞了出去,屋顶哗啦破开了一个洞,瓦片刷刷的落下来。

全场一片狼藉,尘埃四起,只见陈阳和禾巨鸣的身影,都往后退去。

“什么情况,禾巨鸣也被击退了?”

见此,众人目瞪口呆。

紧接着,只见禾巨鸣往后退了四步,陈阳却只退了三步,然后他脚后跟踩住土地,硬生生把自己的后退势头止了下来。

虽然只有一步的差距,但两人却有了强弱之分。

“八荒霸体,果然强悍!”

陈阳心头暗喜,对八荒霸体的威力非常满意,刚才如果使用了裂天拳,一拳之下,肯定能重伤禾巨鸣。

另一边,禾巨鸣看着尘埃中的陈阳,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对攻瞬间,他只觉一股巨力从拳头传来,真气不受控制的变得紊乱,手臂一软,整个人难以卸去那股巨力,往后退开。

而且,他退后的距离,比陈阳更远。

禾巨鸣心头惊呼道:“怎么可能,他才开光后期,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此时,尘埃渐渐散去。

众人看着傲然而立的陈阳,眼中满是震惊、崇敬之色。

开光后期,硬捍结丹前期,在不动用真气的情况下,还占据了上风,这简直太恐怖了。

“炼体者!”

有人惊呼出声,众人反应过来,炼丹师东日是一名炼体者。

“可是,炼体太艰难,需要磨砺体质,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看来,他是个坚毅之人。”

“他是炼丹师,想必有特殊的方法,可以炼体吧。”

“太强了,又是灵火,又是炼体,等他进阶结丹境,我难以想象,他会有多可怕!”

全场一边赞叹的声音,周家一些年轻姑娘更是望着陈阳,目光中直冒桃心。

虽然不知道陈阳的年龄,但对于强者,大家不由自主地产生崇拜。

“恼羞成怒,动手杀人吗?”

这时,陈阳看向禾巨鸣,冷喝一声,道:“居然敢对我动手,如果你还想来,我奉陪到底。”

“哼,杀你,如杀狗罢了!”

此言一出,霸气无比,令禾巨鸣不由地身体一颤。

面对一名开光后期,他感到了畏惧。

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叫做东日的炼丹师,还没有发挥出全力。

这个人,到底哪来的,太可怕了。

一时间,气氛冷厉阴沉,全都被陈阳的气势笼罩,带进了他的节奏里。

他指着禾巨鸣、禾巨邪、禾巨狂三人,冷声道:“按照刚才所说,你们输了,把你们禾家的修炼资源,交出三成给周家。我限令你们五天之内做到,不然的话,我会联手周家三位结丹前辈,一起去你们禾镇讨要。哼,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陈阳看向禾巨鸣,喝道:“叫我一声老祖宗,然后滚!”

这话喊出,已经将禾巨鸣三人的面子,损得体无完肤。

三人没有动,禾巨鸣也没叫老祖宗,如果真就这样做,他们以后还怎么在人前抬头做人,禾家的面子,也会彻底完蛋。

禾巨鸣咬了咬牙,对周坤正道:“周坤正,你真的打算,和禾家,完全撕破脸吗?”

事实上,虽然桃源武会之后,禾家实力折损,但依旧强大。

如果真和禾家开战,周坤正并不乐意见到那样的局面。

可此刻陈阳站出来帮周家,而且帮周家赢得了禾家三成的资源,他如果不说句话,实在不地道。

他把心一横,对禾巨鸣道:“输了就是输了,三成资源,希望禾家尽快奉上。另外,你和东日的另一个赌注,你最好是兑现。”

“周坤正,你……”

禾巨鸣抬手指着周坤正,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眼看对方有三名结丹境,而且周坤正是结丹中期,加上炼体者陈阳,禾巨鸣这边没有丝毫的胜算。

他不敢嚣张,低着头,咬牙切齿地挤出了句:“老祖宗。”

说完,他深深地埋着头,转身朝着周府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