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第1117章 有内奸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 炒酸奶 更新时间:2017-01-01 04:13:47 字数:2441 阅读进度:1117/2078

陈阳面色一沉,道:“你们禾家可以试试,如果你们伤害了青云山庄的人,我保证,桃源五怪会不顾一切的斩杀禾家子弟。你应该明白,我那五个徒弟很听我的话,而且,他们并不喜欢禾家。”

禾巨鸣没想到,他威胁陈阳,陈阳也威胁他。

不过,他还真的忌惮桃源五怪。

不然的话,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谈判,他们禾家早就直接把陈阳给绑了。

沉默了下,禾巨鸣道:“陈阳,你不要以为,桃源五怪能一直保护你,我们完全可以暗杀你。”

陈阳笑道:“我已经给五个徒弟说了,如果我死了,不要找别人,就找禾家!”

“你……”

禾巨鸣瞪着陈阳,无言以对。

“我不喜欢禾家,所以无论你开出怎样的条件,我对合作都不会感兴趣,再见!”

陈阳扔下一句话,起身朝外走去。

“哈哈哈哈……”

突然,禾巨鸣笑了起来,喊道:“陈阳,难道你对禾穗,也不感兴趣了吗?”

禾穗!

陈阳心头咯噔一跳,停下了脚步,看向禾巨鸣,道:“你什么意思?”

禾巨鸣指了指陈阳刚才坐的位置,一副掌控局势的模样,道:“坐下来,我们慢慢谈。只要你答应合作,提供血玉丹,我们禾家可以把禾穗交给你。”

陈阳没动,咬牙道:“你在威胁我?”

禾巨鸣笑道:“不,我只是在帮你,不然的话,桃源武会之后,禾穗可就要成为禾廷的小妾了。”

陈阳道:“你们禾家,果然卑鄙,居然拿一个女人来要挟我。”

禾巨鸣得意道:“这不是卑鄙,这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沉默了一会,陈阳终究担心禾穗,沉声道:“我没空给你们炼制血玉丹,但是我可以把丹方和炼制方法交给你们,然后你们必须把禾穗交出来。”

“成交!”

禾巨鸣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朝着远处喊道:“来人,拿纸笔。”

纸笔拿上来,陈阳刷刷刷的写下丹方和炼制方法。

禾廷拿在手里看了下,对着二楼喊道:“老吴,来看看丹方。”

二楼走下来一名老者,身着灰袍,一身的药味,显然是常年处于炼丹的环境中。

此人,正是禾家培养的炼丹师,吴子归。

禾巨鸣把丹方递给吴子归,道:“老吴,你看看这丹方,有没有问题。”

吴子归拿着丹方,看了好一会,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最后面露为难之色,对禾巨鸣的:“四老爷,这丹方……我看不太懂。”

“你竟然看不懂?”禾巨鸣面露愠色,没好气道:“我可是收到消息,你徒弟邱仁智都能看懂这丹方,你居然不懂?”

闻言,陈阳心头暗道:“原来邱仁智,是这家伙的徒弟,怪不得他不愿说师傅是谁。”

吴子归对禾巨鸣道:“四老爷,我那徒弟天资很差,被我逐出了师门,绝无可能看懂这丹方。一定是陈阳指导他,他才看懂的。”

陈阳不耐烦道:“别废话了,你就照着丹方和炼制方法做,血玉丹一定能炼成。”

禾巨鸣思索了下,对陈阳道:“既然如此,这丹方和炼制方法,我们就先拿回去试试。如果成功,我们就放了禾穗。但若是失败,哼哼,你知道后果的。”

“到时候如果因为这老头丹道造诣太低,导致炼制不成功,可别怪在我的头上。”

陈阳瞥了眼吴子归,转身走出了酒楼。

身后传来禾巨鸣的声音:“老吴,回去之后,赶紧炼制血玉丹。只要炼成此丹,对我们禾家的中坚力量,有非常大的提升。”

炼成,哼,你做梦去吧。

陈阳心里冷哼一声,快步朝着风来客栈赶回去。

他知道吴子归不可能炼成血玉丹,因为那个丹方,他少写了一味最重要的灵草,猫鸢草。

虽说是合作,但禾家肯定不会讲信用,而且就算给了真正的丹方,吴子归也不可能在一个月内,炼成血玉丹。

再说了,以禾廷傲慢的性格,岂会让人把他决定纳妾的女人带走。

所以,陈阳给了一个有缺陷的丹方,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我炼制血玉丹的事情,除了诗韵父女和邱仁智之外,就是此次代表禾镇出战的几人知道。那么这件事,肯定是这些人透露的。”

“另外,我帮禾穗这件事,我只给老伟和诗韵讲过,按理说,禾家不可能知道才对。”

“如此的话,昨晚我和诗韵讨论的时候,有人听见。但是,那个人只听了一半,所以不知道我还说了老伟的事情,他只给禾家汇报了,我要帮禾穗。看样子,禾家安插的奸细,就在黄述昊、黄宇轩、黄强、黄剑联、付廷鹏、卢杰这六个人当中。”

“昨晚吃过晚饭,他们都离开雅间,后来谁又回来过?”

陈阳心里思索着,一回到风来客栈,他立刻叫来了黄述昊。

黄述昊一进门,他就笑问道:“述昊,昨晚我和诗韵聊天的时候,见你又回来了下,然后离开,你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回来了下?”

黄述昊挠了挠脑袋,一脸茫然的表情,道:“昨晚我离开后,就直接去找二叔了,没回来呀。”

闻言,陈阳可以确定,那个奸细,不是黄述昊。

陈阳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述昊,你先坐,别发声,待会我给你说怎么回事。”

黄述昊一头雾水,坐了下来。

接着,陈阳又让小二先后叫了黄强、黄宇轩、付廷鹏和卢杰来。

这四个人,表现和黄述昊都一模一样。

“难道是黄剑联?!”

陈阳皱了下眉头,他原本更怀疑付廷鹏和卢杰,但没想到,两人都没有嫌疑。

他又让小二去叫黄剑联,谁知黄剑联不在。

“陈阳,到底怎么回事?”

“对呀,你刚才问我们同样的问题,干什么?”

“赶快解开谜底吧。”

众人见没叫来黄剑联,都好奇地问陈阳。

就在这时,黄剑联却是回来了,他见大家聚在一起,笑着问道:“又聚在一起,要喝酒吗?”

陈阳眼珠一转,翻手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玉佩,笑问道:“对了,剑联,昨晚喝完酒,我见你返回,谁知你看到我和诗韵在一起,就没进雅间,然后又走了。我捡到了这个玉佩,你昨晚是不是回来找这东西?”